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八十六章

十景缎 第八十六章

时间:2017-12-01 只见童万虎呼呼挥刀,几名侍卫都被他刀势逼开,不能近身。旁边一个精瘦汉子双爪飞舞,乃是丁泽,另有一名胖子使动双锤,却是郭得 贵,白虎寨三名寨主,一时俱到。混乱之中,陆道人挺剑追来,喝道:「大胆狂徒,休得惊扰郡主!」   童万虎怒道:「他妈的牛鼻子,十九年来的旧帐,咱们可得算清楚!」   一刀直劈陆道人面门,丁泽跟着攻上。陆道人手中长剑「嗡」地一晃,银光瞬息闪现,一招间已迫开二人。   龙驭清见情势纷乱,暗暗生疑:「这头白毛老虎究竟是什么东西?」只听白虎巨啸一声,虎首左右微转,面对向扬藏身的衣柜时,便停了下来,虎鬚稍稍一动,猛地纵跃过去。赵婉雁骑在虎背,没做準备,险些跌了下来,连忙伏低身子,以稳身形。   此时正有两名侍卫站在柜前,眼见白虎扑来,吓得大惊失色,慌忙惊叫奔逃。   龙驭清眼见陆道人正在应付童万虎、丁泽二人,无暇分身,后来的柯延泰、邵飞也不敢招惹白虎,心道:「这白虎甚是神异,然也不过一 头野兽罢了,在我龙驭清面前,焉有你胡来的余地?」他有心在王府众人之前展露神功,显示他皇陵派掌门的本领,当下疾步上前,喝道:「 畜生,休要放肆!」掌力一拍,往虎颈侧边击去。   白虎猛然侧过头来,一声大吼,张开大口,龙驭清若掌势不停,手掌便要送入虎口之中。龙驭清反应奇快,腾身翻掌,狠狠打中白虎前额 ,砰然巨响。以龙驭清功力之深厚,任何武林高手脑门中了这一掌,都要头骨爆碎,当场毙命。白虎中掌,却只是一挫头,脚下略显蹒跚,随 即一声震天大吼,一爪扒向龙驭清。   龙驭清没料到白虎这般皮厚骨坚,倒颇出意料之外,却也不惧,手臂横扫,竟然将力道惊人的虎爪格开一旁。白虎前脚被向外震开,随即 一收,利爪顺势再抓龙驭清手臂。龙驭清抽身一退,白虎一爪击在地上,又是几块方砖崩碎。   赵婉雁伏在虎背上,几次差点摔了下来,紧紧抓住白虎皮毛,心道:「怎地童寨主他们全都来了?这……闹成了这样,向大哥还是没有动 静,究竟……究竟如何?」   正做没主意处,忽见小白虎从人群中高高跃起,扑向龙驭清。龙驭清哼了一声,运功于臂,一掌猛劈过去,小白虎却陡然一个后翻,尾巴 一卷,竟挂在龙驭清手腕上,身体一起,往他手臂咬去。龙驭清双目一瞪,一股凌厉内劲震发出来,小白虎「呜哇」叫了一声,尾巴便卷不住 手腕,摔开数尺。   但它动作敏捷之极,一摔在地上,接连打了几个滚,随即弹起,飞扑龙驭清双脚。   龙驭清大怒,心道:「这小畜生这等讨厌!」飞起右脚,要将小白虎踢开,小白虎却又飞快躲开,窜到龙驭清身后,大声咆哮。龙驭清回 身发掌,小白虎身形幼小,挨不起这等强猛的掌力,只是不断闪避,单论行动之机敏矫健,倒比之轻功高手犹有过之。龙驭清不耐起来,双掌 一圈一划,身周丈许之地尽为重重霸道劲气所披盖,小白虎往外一跃,才至半途,便被劲风所捲,歪歪倒倒地站立不稳。   龙驭清眼见小白虎已然受困,正要重掌落下,猛听「磅啷磅啷」几声大响,房中突然一片花花绿绿,无数衣衫、长裙、罗袜漫天飞舞,又是一阵硬物碎裂声,众人惊呼声中,但见白虎载着赵婉雁和一团衣物破窗而出。小白虎趁龙驭清愕然分神的瞬间,窜入侍卫群中,旋即不见蹤 影。   王府众人见到郡主被白虎载走,无不大惊,陆道人虚招一幌,撇下童万虎和丁泽,直追出窗,却已不见白虎蹤影。他回身一看,童万虎等 三人已往门外杀了出去,龙驭清却不出手阻挠,不禁心头火起,喝道:「龙掌门,你武功卓绝,何以不拦下这些贼子?」龙驭清被白虎窜逃, 虽然不觉如何要紧,却也大为不悦,听得陆道人语带怒意,当即冷冷地道:「这些人瞧来并非高手,难道靖威王府众多护卫,便没人能敌得过 了?龙某何必多此一举?」   陆道人鼻中一哼,心道:「王爷身旁有尚有好手保护,谅那童万虎也不能有何作为。当务之急,必须寻回郡主。」当下也无意多说,身形 一纵,直追出去。   赵婉雁骑着白虎冲上大街,城中百姓一见,无不大骇,急忙哗然奔逃。   赵婉雁紧紧按着虎背上那大团衣物,伏低身子,心跳得如同打鼓一样,低声道:「虎姐,拜託了,一定要冲出城外,不然……不然向大哥 就糟了。」白虎似乎明了,奔得犹似风驰电掣,转瞬间已奔到城门。   城门士兵见到一头猛虎狂冲而来,吓得手足无措,哪里敢拦?白虎放声大吼,暴风狂飙般飞奔出城,少数几名士兵见得虎背上似有一名少 女,却哪里想得到是靖威王府的郡主?   白虎奔出城外,往大道之外奔行,不多时,窜入一处小松林,树木不多,却也足以隐蔽。白虎行速放缓,在松林中寻了一处草地,趴了下 来。赵婉雁呼了口气,回头一看,来路更无半点人影,这才稍稍安心,将虎背上衣物掀开。只见一个男子面目显出,正是向扬。   却原来小白虎与龙驭清纠缠之时,白虎嗅得向扬气味,已冲到衣柜之前,赵婉雁趁乱将向扬扶出,以柜中衣服掩蔽,要将向扬带离。临走 之时,白虎几个甩尾,将柜中其他衣物乱卷乱散,众人更没瞧见向扬何在。龙驭清不知白虎与向扬、赵婉雁的一段奇事,也没刻意去追,否则 赵婉雁要带着向扬逃出,便大大为难了。   赵婉雁轻轻将向扬移下虎背,让他倚靠在白虎身上,见他双目紧闭,额上微微渗出汗珠,不禁担心,低声道:「向大哥,你到底怎么了? 」拿出手帕,替他了擦了擦汗。   她不明武功,看不出向扬此时如何,若是文渊、华瑄见了,便知道向扬正以「九转玄功」的功法疗伤,行功之际,耳目鼻舌均失知觉,真气缓缓流转週身经脉,收效虽慢,却甚安全,不受外魔滋扰。龙驭清逼迫赵婉雁时的谈话声音,向扬固然不觉,房中混战大闹之时,向扬也全 然不知。但是赵婉雁将他扶出衣柜时,触碰到了他的身体,向扬立时惊觉,真气为之一乱,好在他伤势本重,内气不足,微微紊乱之后,旋即 归入正轨,并未走火入魔。   其后他躺于虎上,白虎行得虽快,倒甚是平稳,又有赵婉雁帮他稳身,也不觉如何,只是真气难以顺行,这才冒汗。   向扬行功受了连番打扰,真气运行已然停下,只因身上有伤,并不醒来只是沉沉睡着,休养气力,虽然不是昏迷,赵婉雁也分不出来。她 贴近向扬脸庞,觉他呼吸稍促,但是面色平和,心道:「向大哥的伤快好了么?」虽不知自己猜测正确与否,但见向扬静静倚虎休息,也放心 不少,向白虎微笑道:「虎姐,谢谢你来救我,又帮了向大哥。可是你怎会知道啊?」   白虎侧头望着赵婉雁,喉间发出一阵低低的声音。忽听几声哗呜哗呜,小白虎远远跑了过来,一跃跳至赵婉雁怀里,往她脸上舔了一下。 赵婉雁拍拍小白虎,笑道:「宝宝,你也没事吧?」小白虎叫了几声,尾巴甩了几个圈。突然另一条大尾巴挥了过来,捲住小白虎的尾巴抖了 一下。小白虎朝着母亲呜呜而叫,又甩甩尾巴。   赵婉雁心道:「是宝宝去找虎姐过来的么?」转念一想白虎寨离京城的距离,从龙驭清来到开始算起,却又无论如何赶不及来回,甚觉奇 怪。她也不多想,心道:「白虎寨的人可不会来救我跟向大哥,或许另有它事,带了虎姐过来。」   想到童万虎等人跟父亲的怨仇,又不由得心中黯然。   白虎突然站了起来,缓缓往林外步去。赵婉雁一怔,扶着向扬,道:「虎姐,怎么了?」小白虎也连声叫唤。白虎掉过头来,低沉地闷吼 一声,又往前行,小白虎登时止住了叫声,前爪在地上扒了扒土,忽然衔住赵婉雁裙摆,往反向直拉。   赵婉雁道:「虎姐,你要我们先走么?」白虎不再掉头,只尾巴甩了甩。   赵婉雁心道:「虎姐耳目灵敏,是不是发现有人追来了?可是我一个人,怎么带向大哥走啊?」眼见白虎不停往前走去,小白虎又不住拉 扯,心中也自急了,只得将向扬扶起,慢慢走动。她虽然没什么力气,但扶着向扬缓缓行走,倒还使得。小白虎跑在前头,当先查探。行出二 十来步,赵婉雁回头再看,白虎已经消失在松林间。只听极远处似有人声呼叫,又有一声虎啸隐隐传来。

上一篇:阴物是何样 下一篇:殡仪馆的打更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