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八集:但为君故 第九章 魅影

逍遥小散仙 第八集:但为君故 第九章 魅影

时间:2017-11-22 「小玄!」   夭夭惊讶地望着他。   小玄握紧龙骨珊瑚,不由分说再度抽送起来。   兴许是因为这天真无邪的女孩儿,兴许是因为这唯命是从的小妖精,他才敢这么恣情肆意这么肆无忌惮。   「不敢了不敢了!里边要……要坏掉了!」   夭夭啼呼讨饶拚命挣扎,怎奈两只脚儿给套在环洞之中,腰股又给男儿紧紧固住,根本无法逃脱。   小玄百般戏耍,望着她那惹人心疼的娇容,她那红晕遍浮的雪肤,以及她那因为扭曲而更加妖媚的迷人娇躯,週身欲焰有如油泼,手上越来越重,握着龙骨珊瑚千戳百捣。   夭夭魂飞魄散,很快就在痛楚与酥麻中掉出了第二回花精。   「舒不舒服?」   小玄吻着她柔声问。   夭夭点点头又摇摇头,娇吁吁地喘道:「夭夭不要这样玩,夭夭好害怕。」   此际的她目饧如醉香汗淋漓,模样无比娇慵可怜。   小玄眼勾勾地瞧她,接又东张西望,腿丫在鼎底踏了几下,忽弯身去捞取什么东西。   「小玄……你去哪儿?」   夭夭正在惶惑,已见小玄站直起身,手上多了一个斑斓奇物,正是适才告诉他的蟾蜍石。   小玄手上用力一握,挤得石中之水四下溅射,将之捏缩成龙眼大小。   「让我下来啦?腿好麻。」   夭夭央道,只觉吊在两边鼎沿的脚腕给勒得阵阵酸痛。   「再玩一会。」   小玄朝她诡秘地笑了笑,握石的手悄悄地移到了她的腿心。   「啊!」   夭夭猛地睁大眼睛。   原来小玄剥开了她的蛤唇,正在把蟾蜍石往花缝里塞。   「你……你怎么……」   夭夭慌张娇呼。   「好不好玩?」   小玄笑问,用指将已完全塞入花径的蟾蜍石往更深处推去。   「快……快拿出来!」   夭夭急叫。   「不舒服么?」   小玄笑嘻嘻道。   「它会……会吸水,会变大的!」   夭夭恐惧地叫道。   「就是要这样啊。」   小玄邪邪道。   「等会拿不出来了!」   夭夭慌道。   「咦,推不动了,到底了是么?」   小玄盯着她问。   「快拿出来啊。」   夭夭只觉深处一紧,嫩嫩花心已给蟾蜍石压着。   小玄指上加力,试着又推了几推,不想倏地一陷,蟾蜍石不知给顶到了哪里去了。   「嗳呀!」   夭夭失声娇啼,原来石头已给男儿顶进了花心下方的玉穹窿,那里极是娇嫩,顿时浑身酸软,雪肤上浮起片片鸡皮疙瘩。   「哪里去了?」   小玄奇道,手指在花径深处乱勾乱探。   「唔……」   夭夭颤颤低哼,真是「雪上加霜」不但秘窝遭侵,嫩心还给男儿频频拨到触着。   小玄寻找不到,便又退到浅处来觅,顺手重重地揉摁了花壁上方的肿胀处几下。   夭夭骤感尿意又生,抽着气儿叫道:「快取出来啊!」   「我不是在找么?放心,一定给你取出来。」   小玄哄道,他遍寻不获,忽然想起飞萝赠与自己内丹的那次来,心忖:「难道是跑入花心里去了?」   「啊,它在变……变了!」   夭夭只觉腹内深处急剧涨起,原来是那蟾蜍石吸汲了她阴中的蜜汁,开始膨胀起来。   「它在哪里?」   小玄忙问。   「里……里面,最里面!」   夭夭嘤咛道。   「最里面?没有啊?」   小玄又往深处寻探。   「下边,下边一点点!」   夭夭酥胸剧烈起伏,都快喘不过气儿来了。   「啊,碰到了!原来藏在这里!」   小玄兴奋道,指尖终于触着了已经胀大的蟾蜍石,但却不知给卡在哪里,半天没能勾取出来。   「快……快拿出来……涨死人了……」   夭夭不住催促。   小玄努力了半天,用尽办法,不但无法将蟾蜍石取出,反倒刺激得女孩欲丢欲尿。   「啊!它……它……」   夭夭突然娇啼,原来饱汲了她蜜汁的蟾蜍石已经恢复到鹅蛋大小,将趴伏在玉穹窿上的花心子高高的顶了起来。   小玄也察觉到了这个奇异变化,不禁诧讶万分。   夭夭粉腮赤红,难耐地直扭腰腿,搅提鼎中汤水哗哗作响,倏地一声娇哼,从紧紧箍咬男儿手指的蛤口中迸出一注烫汁来,汁中白浆混浊,竟是小丢了一遭。   小玄再也把持不住,拔出手指,在女孩的痉挛中再一次刺入了她,巨杵趁着如油的滑腻狠捅到底,赫将女孩的嫩嫩花心压入池底寸余之多。   这一下真是厉害,夭夭只觉酸、麻、痛、痒纷至沓来,雪腹不听使唤地一阵抽搐,便即大丢起来,夹含阴精的浆汁喷洒了男儿一腿一腹。   小玄想不到她这么快又丢,不觉兴动如狂,当下大刀阔斧长抽狠撞,勇狠之度远超从前。   夭夭的嫩心每次皆给顶得深陷池底,但眨眼又给塞在底下的蟾蜍石拱弹回来,依然高高地勃着翘着,无可奈何避无可避的承受着龟头与蟾蜍石的下一次夹击。   「不……不玩了不要了……我不玩了……」   小桃精失声颤喊。   但这刻的小玄哪还顾得怜香惜玉,隐觉射欲涌动,反倒一枪比一枪深入一棒比一棒痛烈。   夭夭何尝经历这等狂风暴雨,不由美完又美丢罢又丢,娇躯魂魄皆欲化去。   终于,深陷池底的蟾蜍石不知何时给顶出了丢得鬆软的穹窿嫩窝,在小玄的一次抽退时,随着急流喷洒的浆汁一冲而出,「咕咚」一声坠入汤水中。   小玄复又挑入,对比起先前有蟾蜍石的拱垫,只觉女孩深处变得又鬆又软,极力抽刺了几下,蓦地精至,两手捧住绵嫩粉股朝自己狠狠一按,铁茎同时倾势耸出,刺住花心突突激射。   「啊!」   夭夭尖啼一声,支撑了数息,便在美极中昏迷过去。   「夭夭……」   小玄柔声轻唤,怜爱无比地亲吻女孩的肌肤。   「小玄……」   小桃精悠悠醒来。   「适才好不好玩?」   小玄坏坏地问。   「嗯。」   夭夭居然点头。   小玄颇感意外,促狭道:「那……下次还要不要这么玩?」   「嗯。」   夭夭竟仍点头,乖得叫人心都疼了起来。   小玄喜极,与她额贴着额道:「宝贝,下次我不这么疯了。」   谁知夭夭却摇了摇头。   「嗯?」   小玄不解。   「夭夭好喜欢小玄适才那样子哟,跟别的时候很不一样呢,流了好多好多的汗啊……」   夭夭迷濛着眼儿,似犹沉浸在先前的销魂余韵中,隔了会又道:「无论怎样,只小玄高兴,夭夭就会快乐的。」   小玄呆住,望了眼前的女孩许久,方才重新亲她,唇烫似火吻如雨落。   两人柔情蜜意,又是小别重逢,接下的日子里,小玄夜夜皆把夭夭召唤出来,两人你恩我爱浓云密雨,真个如胶似漆蜜里调油一般。   不知何故,夭夭化成人身的时间悄悄增长,只是两人你贪我恋无暇算计,不但没有发觉,反而总嫌良宵苦短时如水逝。   至于其它时间,除了浸泡药汤,小玄便苦心钻研云影中的机关术及御甲术,并开始着手製造「魅影」的準备工作。   遗憾的是,他发现製作魅影所需的材料欠缺许多,而且大部分似是必不可缺的。   但小玄始终不肯放弃,有时居然想冒险使用已有的材料来做代替。   「勉强使用别的材料代替,不知会不会又像无敌大将军那样招致反噬呢?」   小玄犹豫不决,泡在药汤里愁眉不展。   忽然间,他的眼睛一亮,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大药柜上。   「那里有好多宝贝,不知有没有我要的东西?」   想到这里,便「哗啦」一声跃出大鼎,汁水淋漓地急步奔到大药柜前,然后一屉屉地查找起来,片刻已找到了一样所需的材料,不禁怦怦心跳,接下果然又找着了几样,只喜得心花怒放。   如此翻寻了整个下午,他已从千百格抽屉中几乎找到所有的所需材料。   「哈哈,老杂毛的宝贝还真不少!他糟蹋了我的千年灵鸾,我用他一点材料也不算过分!」   小玄兴奋万分,当即每样取了一些,还顺手牵羊拣了几样暂用不着稀罕材料,用纸包了,分门别类收入如意囊内。   是夜,他便溜入密林中,寻了个僻静之处,开闢出块空地并草草搭建了个木棚子,然后开始按照云影中的记述动手製造魅影。   一直忙到天亮,终于搭造成了魅影的大致轮廓骨架,又调配了部分材料,製作了几个内部机关,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屋睡觉。   如此连续进行了五六天,魅影已由初具规模变成血肉渐丰,而小玄也从无比繁複的製作过程中领悟到许多新的机关术及御甲术知识,但觉奥妙无穷,越发癡迷沉醉。   除此之外,他还偶尔按照云影中的记述修习借形术,不知是否因为之前曾听飞萝剖析过其中的关键处与难解处,抑或别的什么原因,进展竟是十分顺利迅速,最近一次,居然成功地幻做了一只小小的可爱胖熊,逗得夭夭无比开心。   到了第十一天晚上,魅影已近完成,终于来到了最后的点灵阶段,按云影中所述,需要製造者注入鲜血作为灵源。   「玉皇大帝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求你们一定要保佑我这次成功啊……」   小玄心中怦怦直跳,合掌默祈了会诸方神明,从臂上解下八爪炎龙鞭,注入离火直气,蓦见其上鳞片逆张,朝腕口轻轻地割了一下,然后赶忙将伤处捂在魅影的天灵盖处,让血从其上的槽口流入,与此同时,口中默默颂念御役禁制。   忽然间,魅影躯上开始微微发亮,片刻后通体光芒闪闪,各种颜色的光亮缤纷耀目,极是绚丽。   小玄兴奋万分,强抑激动继续注血颂咒,好不容易挨到最后关头,大喝道:「亲亲水儿!」   这句当然不是御役禁制中的原本咒语,而是他自己为魅影设定的启动口令。   但见躺在地上的身躯光芒大盛,魅影的身子开始动了起来。   小玄睁大眼睛瞧着,剧跳的心脏似要从胸腔里蹦将出来,但是过了好一会,魅影仍没爬起,倒似痛苦之极般在地上挣扎。   「怎回事?按云影中所记,这魅影应该是动如脱兔迅似闪电的呀……」   他怔怔思着,脸上的兴奋渐渐凝固。   「亲亲水儿!」   小玄又再大喝一次。   但魅影身上的光芒却在迅速减弱,而且动作渐微渐止,终于完全不动。   「呜……失败了?又在哪里出了问题?」   小玄面色灰败,对着光芒尽逝的魅影冥思苦想,然却找不出出问题的癥结,心焦处忍不住大呼:「宝贝你怎么不起来!」   突听旁边有人哈哈一笑:「它要是起得来那就怪啦。」   小玄一惊,转头望去,却见白眉翁笑吟吟地立在不远处,也不知来了多久。   「你几时来的?」   小玄讶问。   「不久,就在你点灵的时候。」   白眉翁笑答。   「你……你知道我在干啥?」   小玄又问。   「嗯。」   白眉翁应。   「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了?」   小玄再问。   白眉翁点头。   「你……你怎么会知道?你一直在跟蹤我?」   小玄瞪着他道。   「我有这闲功夫么?每天要打发的人就够我忙的了。」   白眉翁道:「你莫忘了,这迷林可是老朽的地盘,又有什么能瞒得过我的。」   小玄目瞪口呆,突然想起这些天来与夭夭的缠绵来,蓦地面红耳赤。   白眉翁似乎看破了他,笑道:「有个小妖精相伴,日子过挺滋润吧?」   看来这家伙什么知道了,小玄把心一横,豁出去道:「是你糟蹋我的千年灵鸾在先,所以我才拿你一点材料来用的!」   「要用便用,用多少都没问题。」   白眉翁道。   小玄颇感异外,那些材料大都非常珍稀,想不到他竟这么大方。   「不过,有些材料你好像没有用对。」   白眉翁的目光扫了下魅影,接道:「所以你这宝贝只能在地上躺着。」   小玄一听,急忙请教:「哪里用错了?」   「你这宝贝的身架骨是用宝瓶竹做的吧?」   白眉翁反问。   「没错,云影里说这魅影用霓玉来做身架骨最好,但还说如果没有,便使用金精髓或宝瓶竹代替也可,只是速度方面会差一点而已。」   小玄道。   「代替是可以代替,但既然改用宝瓶竹,那么用于别处的一些材料也须跟着对应变换,譬如用来涂抹肤面的霞焰粉、用以维持灵源的凤津兰汁,它们的性相皆与宝瓶竹冲突得很厉害,因此必须加以调炼或者乾脆更改成别的材料。」   小玄啊了一声。   白眉翁继道:「还有,虎煞石十分霸道,亦不能直接就这么拿来使用,须得敲碎后放入鬼枯滕汁三蒸七煮拔掉其毒,方可使用。」   「这些你……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小玄瞠目结舌。   「你有问过我么?」   白眉翁道。   小玄哑口无言,好一会才道:「眼下怎办?有什么办法补救没有?」   「有,不过……」   白眉翁沉吟道。   「不过什么?」   小玄急道。   「不过你便因此而欠我一个人情……」   白眉翁道。   「没错,我以后报答你如何?」   小玄忙道。   「无需你报答,只要你答应为我做一件事。」   白眉翁道。   「什么事?」   小玄问。   「还没想到。」   白眉翁眨眨眼道:「只要你先答应我便成,日后想到之时再告诉你。」   「没问题,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   小玄赶忙申明。   「嗯,不会叫你去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的。」   白眉翁道。   「好,我答应你,你快告诉我补救之法吧。」   小玄迫不及待道。   「把这宝贝交给我,并给我两天时间,我帮你重新调校一下其中的材料,然后……」   白眉翁道。   「然后什么啊?」   小玄急问。   「然后,你把它带到迷津幽源里去重新再点一次灵。」   白眉翁道。   「为什么要到那里去点灵?」   小玄疑惑道。   「因为,那里与水晶潭气脉相接,对各种性相、品质相互干扰或冲突的材料具有稳定作用。」   白眉翁道。   小玄陡然记起飞萝跟他说过的水晶潭的奇效来,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们能利用那儿化解霞焰粉、凤津兰汁与宝瓶竹的冲突问题是么?」   「嗯,那里是绝佳的炼宝造兵之地,如果你的宝贝身上还有别的没给发现的问题,多半也能一併解决。」   白眉翁道。   「那真太谢谢了,这两天就拜託你啦!」   小玄兴奋道,之前的颓丧一扫而光。   接下两日,白眉翁便亲自出马为魅影调炼材料,而小玄则紧紧跟在一旁观望,不时发问,白眉翁皆耐心解答,教了他不少奇妙罕异的调配及提炼之法。   「这是什么?」   小玄盯着白眉翁手上一碟色彩不住变幻的粉未问。   「幻焰鸾骨粉。」   白眉翁道。   「这个……」   小玄道:「这个要用在哪里?云影里面没有提到这种材料啊。」   「我要把它加入魅影外表的涂抹材料中。」   白眉翁道。   「这样乱加东西没问题吗?」   小玄吞吞吐吐道。   「当然没问题。」   白眉翁睨了他一眼。   「你能确定吗?」   小玄担心道。   「嗯。」   白眉翁应了一声,就要把碟中的粉未倒入面前沸腾着汤水的小鼎中。   「等等。」   小玄急忙抱住他的手臂:「你真的能确定么?你凭什么能确定?」   「就凭我数千年来对材料性相的了解与研究。」   白眉翁瞪着他道。   小玄这才放手,乾笑道:「这就好这就好。」   「放心吧,如果弄坏了你的宝贝,我就赔你个比它好十倍的如何?」   白眉翁没好气道,粉未倒入沸汤之中,登时扑腾起大片绚丽焰光,煞是奇妙。   「没事没事,你儘管试。」   小玄笑容可掬,心里七上八下。   「我觉得用它来加强霞焰粉,效果应该会更好。」   白眉翁拿只大木勺搅拌着汤水道。   「嗯,多谢多谢。」   小玄口是心非的笑道,心里只祈求别出什么差错足矣。   「不用谢,这幻焰鸾骨粉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白眉翁道。   「我的东西?」   小玄一怔。   「是啊,它便是从你那只灵鸾身上提炼出来的材料。」   白眉翁抛下木勺,拍了拍手。   「啊,你不是把那只鸟儿拿去做菜了么?」   小玄摸不着头,记得当时还因此差点跟他翻脸。   「做菜的是一部分,那只鸟儿身上还有一些地方提炼成材料更好,比如它的骨头,内脏,血液还有毛髮。」   白眉翁慢悠悠道。   小玄呆住。   「放心,那些材料等你要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会交还给你的。」   白眉翁继道。   小玄不由分说地一把紧紧捧握住他两手,感激得声音都给梗住了。   白眉翁使劲抽回手去,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两天后,小玄抱着经白眉翁校炼过的魅影进入迷津幽源,将它放躺在莲形巨石中心。   他再次合掌默祈了诸方神明,这回大大地扩大了範围,一气念出长长的名单来:「大罗天元始天尊玄穹高上玉皇大帝未来金阙玉晨天尊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太上老君中天紫微北极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后土皇地祗燃灯古佛释迦牟尼佛弥勒佛药师琉璃光如来阿弥陀如来大势至菩萨观世音菩萨,求你们行行好,保佑我这次一定要成功吶……」   小玄祈毕,狠喘了几下,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用八爪炎龙鞭上的鳞片割破手腕,抵放在魅影的天灵盖上注入鲜血,同时开始默颂御役禁咒。   魅影的身躯陡然发亮,赫比前次更加绚丽灿烂。   小玄惊喜交集:,强按兴奋继续颂念,经过冗长的初始设定,终于吐出最后的启动命令:「亲亲水儿!」   剎那间,骤见光芒爆起,如彩虹似流星般一贯而出,在洞中四处飞纵疾掠,速度只能用骇人来形容。   小玄目瞪口呆地望着,根瞧不见光瀑中的魅影,好一会后才想到试验控制,当即心中念道:「过来!站我面前别动!」   此念方起,便见正贴洞壁飞纵的光芒疾掠过来,一眨眼已在他跟前立定。   小玄这时才瞧清了魅影此刻的模样,只见它通体闪耀,水晶般剔透的身躯里散发着变换不休的梦幻光芒,无眉无眼无鼻无口的脸面在光芒中显得益发诡异神秘。   「一定是成功了,我再试试他的威力……」   他游目四顾,忽指着上方,心中念道:「把那根最大的钟乳石给我截下来。」   魅影立时爆起,惊虹般直贯到十几丈向的洞顶,旋闻巨响,然后就见一根给拦腰截断的巨大钟乳石朝下疾坠,「碰」的惊天动地一声坠入水中,掀溅起大蓬水花。   小玄心中狂喜,高声叫道:「我来追你啦,莫给我捉着喔!」   说罢提起直气纵身一跃,登时拔地而起,竟然直飞上高达十多丈高的洞顶。   「啊!这是怎么回事?」   他还从未有过这种无需任何凭借就能飞跃这么高的经历,不禁大讶,蓦尔省悟这一定是因为得到了飞萝的内丹,从此跨入了霞举飞昇之境。   魅影果然听话,见小玄飞至,猛地一纵,闪电朝远处掠去。   两个在洞中你追我赶,小玄只觉身轻如风,想要去哪瞬息便至,真个自在如意逍遥欲仙,口中大呼小叫,心中如癡如醉:「这便是飞的滋味了!我会飞啦!我终于会飞啦!」

上一篇:刺激女性阴蒂的正确方式 下一篇:被当成赚钱工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