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章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章

时间:2018-02-09 龟鹤楼上,我和辛垂杨浅斟低酌。好心的伙计故意弄暗了铜灯,让人越发看不出辛垂杨的年龄,乍一看,我俩倒像是一对私会的情侣。   「别情高才,乃今之苏张,当真后生可畏。」辛垂杨似乎并不在意屋子里的灯光有些暧昧,轻轻放下象牙箸,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虽然能隐约听出一丝揶揄,可点漆双眸流露出来的绝对是丈母娘看女婿的欣赏与欢喜。   虽然心中瞬间闪过一丝迷惘,但我还是很快清醒过来,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姿态而已。李思和魏柔是我俩各自的软肋,彼此都有顾虑,她最佳的应对方案只能是借魏柔为隐湖争得最大的利益了。   「师叔过奖。」一番寒暄之后,两人的称呼也随着融洽的气氛而发生了变化:「听说师叔近来多驻足镇江,可惜缘吝一面,今番总算遂了心愿。」   辛垂杨最近多次在镇江露面,我在得到她关于茶话会的一番言论后,前两次路过镇江都传出话要拜见她,可都不见她的蹤影。她自然知道此事,说那时正好不在镇江云云。   鬼才信你!我心里一阵冷笑,在我想来,辛垂杨滞留镇江,明显是为大江盟打探消息。由于和自己的老巢扬州隔江相望,慕容千秋对镇江的重视甚或在应天之上,城里聚集着大批江北同盟的骨干,加之地头蛇槽帮原本就在镇江拥有极其深厚的根基,大江盟的线人几乎被清理殆尽,想要获得情报只好另闢蹊径。   隐湖隐藏在镇江的线人实力令我吃惊,我中午放出消息要见辛垂杨,没出三个时辰,她已经和我面对面把酒言欢了,这让我知道,前两次她根本就是在躲我,而眼下茶话会大局已定,再不相见,可就连台阶都没得下了。   「……师叔所指茶话会之弊端,晚辈深以为然,只是恐欲速则不达,才意徐图之。」   「柔儿已经跟我说过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再过两日,我会带柔儿和她师妹蔺无颜赶赴应天。」   「多谢师叔成全。」我一语双关地笑道。   虽然之前我已经听到传言说隐湖业已决定参加茶话会,但听辛垂杨亲口应允,我还是暗暗舒了一口气。而能够在应天见到魏柔,自然可以偷慰我的相思;至于蔺无颜,这个连名字我都从未听说过的少女,大概就是魏柔的替代者了。   隐湖还是不肯放弃自己的传统啊!我心里暗忖,纵然鹿灵犀、辛垂杨都是天纵之才,一个悟得人道,另一个更是秘密颠覆了隐湖百年的传统,两人都有心改变隐湖,但传统的力量还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魏柔心事方明,就毅然捨弃了这个隐湖史上有数的杰出弟子,看来那些隐居在太湖小岛上的隐湖前辈应该对门中的事务依旧拥有极大的影响力。   「别情,你别心里骂我就好。」辛垂杨心照不宣地笑道:「柔儿是我一手带大的,自然有些私心。不过,执掌隐湖虽然荣耀,但柔儿毕竟是女儿家,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啊!」   辛垂杨的轻歎不似作伪,大概是想起了前尘往事,只是为谁而感,倒让我颇费思量。是杨慎吗?他文采出众,人物风流,又出身世家,实乃佳配,辛垂杨若是嫁给他,相夫教子,正是女儿家嚮往的生活,也不必整日里和一帮男人在江湖上勾心斗角了。   然而,杨府的惊鸿一瞥最多让她在午夜梦迴之际多一些旖念,但绝不会刻骨铭心,二十年的江湖生涯大概也早让她抛去了年少时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她心中难求的有情郎究竟是江湖上的哪一位英雄?   不过这个问题对辛垂杨来说就像李思一样都属于禁忌的範畴,我谢过她的大度之后,便藉口要修订名人录,问起了蔺无颜的情况,然后不知不觉地把话题转移到了茶话会上,两人取得了相当的共识,甚至辛垂杨在听说已经有近二百家门派先期抵达应天后还有些过意不去,说茶话会事务繁杂,她没帮上什么忙,反倒让我专门跑了一趟镇江,委实罪过。   「师叔见外了,不是还有七天才开幕嘛!一切都来得及。何况,有蒋小侯坐镇应天……」   「一个纨裤子弟而已。」辛垂杨插言道,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又在演戏吧!我一怔,心中暗忖,虽然蒋迟曾经接受了慕容的宴请,但那是因为顺路罢了,就算辛垂杨心向大江盟,也没有必要表现出不满来,特别是在我的面前。   「蒋小侯天资过人,师叔切不可以寻常世家子弟视之。」迟疑剎那,为了魏柔,我还是好心点了她一句。   「别情,你能提醒我,我很高兴。」辛垂杨微微有些诧异地瞥了我一眼,旋即嘴角绽出一丝笑意,似乎很满意我的态度,然后语重心长地道:「老实说,江湖对你颇多非议,隐湖不能不受其影响。我最初对你就很有些不满,多亏柔儿替你辩解。其实,隐湖与你的目标完全一致,都是为了江湖的繁荣与稳定,只要坦诚相见,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   「晚辈正有意和隐湖进行全方位的合作。」我飞快地道:「虽然一直没有见到鹿掌门,但只要有师叔在,我想一切都不成问题。」   辛垂杨略有迟疑,才展颜笑道:「别情,你别给我带高帽,隐湖诸事还要师姐拿主意,但合则两利,我想师姐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覆的。」   辛垂杨不上钩也在我的意料之内,毕竟她对我还是戒心重重,但话里已经隐约有些跋扈的味道,打下一个楔子,或许未来就变成一招妙棋。   「有师叔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沉吟片刻,我问道:「师叔,晚辈还有一事相求,鹿掌门是阿柔的师傅,于情于理我都该去拜谒她,只是她仙蹤缥缈,我实在不知到哪里去会她,而阿柔又不肯告诉我……」   「柔儿不是不肯告诉你,而是她同样不知道。」辛垂杨不疑有他,直言道:「事实上,就连我都不清楚师姐身在何处,除非她想见我。依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工夫了。再说……」   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咽进了肚子里,笑道:「想想我一天有操不完的心,有时候还真羡慕师姐呢!」   说着说着,她脸上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或许,我天生就是劳禄命。」   转头望着窗外,有些意兴阑珊地道:「就像这大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   话说了一半,却戛然而止。我见她蛾眉轻蹙,便向窗外望去。天色已晚,门檐下的气死风灯已经点燃,照得四周亮如白昼。楼门前停着两辆豪华马车,七八个精壮小伙护住马车,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行人,中间,一肥硕汉子拥着两个绝代佳人缓步走进楼里,正是慕容世家家主慕容千秋。   「他消息倒快。」辛垂杨的声音透着一丝冷意。十大门派的掌门通常都是在茶话会开幕的前一天到达,我俩自然部明白慕容千秋绝不是去参加茶话会而路过此地。   「不见得是为师叔和我而来的。」我才见过慕容千秋,江湖上又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他的确没必要特意跑来见我,而那两女一脸慵懒之色,显然刚刚欢好过,慕容千秋这厮八成是享用完了美人儿,到龟鹤楼这座镇江最出名的饭庄滋补身体来了。   辛垂杨不再言语,却目不转睛地望着慕容千秋一行,慕容千秋身后是一袭青衫的隋礼,常伴左右的慕容仲达和王惕却不见了蹤影。   如此鬆懈的防御,慕容千秋这家伙真是好大的胆子!我心头微微一动,若是大江盟有心伏击的话,眼下的慕容千秋简直就只有死路一条!再说,到了镇江,槽帮帮主李展怎么不陪同呢?他可是地头蛇啊!   我正暗自奇怪,楼下传来了慕容千秋不疾不徐的声音:「我是扬州慕容,我的客人到了吗?」   「已经到了……」   掌柜的话刚起了个头就立刻低沉下去,周围嘈杂的声音扰乱了我的六识,让我无法听清楚下文。   不一会儿,楼梯上传来一阵缓慢而笨重的脚步声,半天才上了楼,走过我所在的包房,直到走廊尽头,才停了下来。   那儿正是龟鹤楼眼下最热闹的地方,我和辛垂杨到了不久,就从那间包房里传出来一阵阵靡靡的歌声和放蕩的嬉笑声,一直持续到现在。   听淫靡之音并没有因为慕容千秋的到来而减弱分毫,我心下顿时奇怪起来。慕容千秋身为主人,却姗姗来迟,显然没把客人当回事,而且还似乎有意隐瞒自己的武功;这客人也没有因为主人的怠慢而进退失据,依旧我行我素,两下的关係还真耐人寻味。   辛垂杨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她突然拉动了铃绳,须臾,那个伶俐的伙计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   「公子还要点什么?」   辛垂杨却不搭话,只是好整以暇地夹起一颗焦山白果放入口中。慢慢咀嚼起来。   我见状只好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对伙计道:「小二,告诉东头的客人声音放低些,他们实在太吵了!」   伙计有些为难:「小的已经去劝过两回了,都被骂了出来。」随即谄笑道:「公子您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看就是贵人,就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了。小的去给您再热壶女儿红来,老闆说了,吵着了客人,这酒算是小店给您赔不是了!」   「这可不是龟鹤楼的作风啊!」我故意沉了沉脸:「什么客人,连贵楼的朱老闆都不敢得罪?」   「当官的呗!」伙计似乎对那客人印象颇差,怨愤道:「还是几个军爷,不然,老闆早撵人了!」   「军爷?」   我和辛垂杨对视了一眼,微微皱起了眉头。能让财大气粗颇有背景的龟鹤楼有所顾忌,绝非等闲之辈,可我才从江卫出来,江卫的几个重量级大员都在卫里,这几位军爷究竟是什么来头?   「是镇江卫的李大人、谢大人还是乌大人?」我看似随意地问道。   「都不是。」伙计闻言,愈发恭敬的道:「听口音,好像是浙江杭嘉一带的。」   「哦?那可是浙江督司武大人的辖区啊!」我一怔,心道,莫非是我那岳丈的属下?可慕容千秋虽然和我这位岳丈大人关係相当密切,但向来都是单向联繫,知者甚寡,瞒还来不及,怎么会如此招摇地接触他的属下?心头一动,便问起那几人的相貌来。   随着伙计的形容,我的脑海里渐渐浮起乐茂盛的影子。   怎么是他?!疑念大生的我竭力保持着从容镇定的模样,又随口问了伙计几句,才把他打发走。   「别情,有什么不安吗?武大人……是不是你如夫人武舞的父亲?」   我点点头:「听着好像是我岳父大人辖下的几个将领,不知慕容千秋怎么和他们搅到了一起?」以隐湖在镇江的线人能力,想调查出乐茂盛几人来并不困难,我没必要替慕容千秋隐瞒,只是言辞中却有意将辛垂杨引入歧途。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别情,慕容用心深刻,你岂会不知?」   我摇摇头:「为官者不得擅自结交江湖中人,这是官场铁律。师叔你看慕容千秋有意隐瞒武功,那几位将领很可能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就像我当初在扬州,只知道他是听月阁的老闆一样。何况,他明显对这几人并不十分重视,与之结交可能并非是针对大江盟,而是另有原因。」   这正是令我狐疑之处,慕容千秋应当知道乐茂盛的价值,身为军中新锐代表,又经剿倭一战,乐茂盛的前途不可限量,慕容千秋为何如此怠慢他呢?就算知道我和乐茂盛不睦,也没必要这么肆无忌惮地失礼啊!   「另有原因?」辛垂杨眼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遂即沉吟起来:「别情可愿为我解惑?」   「晚辈哪敢班门弄斧。」我笑道:「可能师叔不太了解身为商人时的慕容千秋,他经营的东西只有两样,私盐和女人,师叔不妨从这两方面入手。」   辛垂杨满意地一颔首,表示明白了我的意思。不过似乎因为慕容千秋的出现,她明显有了心事,很快就结束了这场会晤匆匆离去。   我却藉口要确认这几名武将的身份以便告知武承恩而留了下来。见辛垂杨的身影已然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才吩咐邱福去东头那边悄悄传话给慕容千秋,告诉他我在这里等他。   很快,一脸惊喜的慕容千秋就冲进包房:「别情,你不在应天坐镇,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鼻头抽动了两下,恍然道:「好嘛!原来是来私会小情人的,你可真是不爱江山爱美人啊!」   我一愣,看慕容千秋的模样,似乎并不知道我的行蹤:心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立刻肃容问道:「慕容,你什么时候来的镇江?」   「昨天就到了,怎么了别情,出事儿了吗?」大概是见我表情严肃,慕容千秋收起笑容,狐疑道。   「我到镇江已经快四个时辰了。」我眉毛拧在一处,缓缓道:「满大街的人都知道我来这儿是要会晤辛垂杨,而辛垂杨也在一个时辰之前找到了我……」心中却是一亮,自己正要插手镇江,李展便给我送来了机会。   「竟有此事?!」慕容千秋吃了一惊,脱口讶道。   老奸巨猾的他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小眼一瞇,身上的市儈气倏然退去,一股迫人的强大气势遽然而发。   「李展?」慕容千秋眼中厉芒一闪:「别情,你是说他封锁了消息?难道他吃了豹子胆了?!」   连辛垂杨都能找到我,身为地头蛇的槽帮自然没道理不清楚我的行蹤,就算慕容千秋刚到镇江,李展也应该在第一时间内把这个重要消息告诉他,眼下慕容千秋在镇江竟然成了聋子瞎子,他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係。   我脑筋飞快地开动起来,盘算着槽帮的异动会给江湖局势带来怎样的变化,权衡着各种变化的利与弊,嘴上却道:「老哥,虽然不能这么快下结论,但这中间肯定出了问题。不过,就算李展封锁了消息,可你慕容世家的人哪去了,怎么也不把消息报上来?」   「我不是乱猜!槽帮入盟的条件之一就是我慕容世家不派员常驻镇江,它一开始和我就不是一条心!」幽暗的灯光里,慕容千秋的脸色铁青,愈发显得难看:「镇江一战,我还以为槽帮是真心真意,故而这里江北同盟的弟兄虽多,却没有几个是我慕容世家的嫡系。这几日应天要开茶话会,那边有些捉襟见肘,我又怕大江盟趁机将人马潜伏下来,就把在镇江的兄弟基本上调去临时帮忙去了,没想到应天那边没事,反倒是镇江这边出了篓子!好在老天开眼,被别情你给发现了。」   说到这儿,慕容千秋才渐渐冷静下来:「茶话会前禁止私斗,这是十几年来的老规炬,习惯成自然,我这两天也就有点大意了,别情你也能看出来,现在杀我,时机最好,这个混蛋李展倒还蛮有眼光的!」话音未落,却又摇摇头:「不对,他没这份胆量,背后定有人主使!齐放,这老小子倒是个玩阴的高手!」   「……真是这样?」   我一时沉吟不语,当我发现慕容千秋被人封锁了情报来源之后,我第一反应和慕容千秋一样——槽帮反水了,可慕容千秋一席话反倒让我迟疑起来。   当初槽帮出人意料地加入江北同盟曾震动江湖,我本以为是与慕容有些交情的槽督李钺暗中施压的结果,然而从武柳那里我无意中得知,武承恩和慕容之间的关係远比我想像的深厚,槽帮加盟的内幕突然出现了变数,因为慕容完全可以借武承恩之力来保证槽帮在南运河上的安全,并以此为由来说服李展。   武承恩和慕容千秋两人的关係引起我的警惕,我可不想弄出尾大难掉的局面,只是时间仓促,我只来得及把情报留给六娘,就再没过问此事。不过,不管是李钺也好,是武承恩也好,槽帮似乎都是被迫入盟,慕容千秋也心知肚明,只是因为镇江一役槽帮出了死力,和大江盟结下了死仇,慕容千秋这才完全放心。   槽帮反水,自然是投大江盟,若投第三方,自己则腹背受敌,李展不会白癡到这种地步。可一对生死仇敌突然化敌为友,这中间若是没有绝大的利益,或是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委实无法让人理解。   「慕容,你和乐茂盛很熟吗?」我忽然想起今晚慕容千秋和乐茂盛两人的举止都很奇怪,心头蓦地一动,突然问道。   「乐茂盛?」慕容千秋怔了一下,似乎是诧异我怎么突然转移了话题:「我跟你准岳丈武大人有些交情,他手下头号锰将我岂能不认识?不过,这小子张狂的很,又和你有过节,我和他就是有一搭无一搭,嘻嘻哈哈应付罢了。」   「那今晚你约他……」   「不是我约他,而是他约我。」慕容千秋插言道:「他护送槽督李大人北返,镇江是最后一站,把李大人送过江之后,他不知听谁说的我在镇江,就派手下约我一聚,我不好推托,便定了龟鹤楼。只是李展送来的这两妞儿着实缠人,我好不容易才降服了她们,结果就晚到了些时辰,弄得乐茂盛一肚子不满。辣块他*的,不满就不满,哪个怕他!」慕容千秋一脸不屑道。   我明白慕容千秋这是示好于我,不过看样子他的确是没把乐茂盛放在眼里,或许在他心目中,我的份量要远远大于乐茂盛,为了讨好乐茂盛而得罪我显然太不值得。而听他口气,又不像是和武承恩发生了龌龊,否则,他该央求我从中调解了,底气绝不会那么足。   「那两女孩是李展什么时候送去的?」   从武承恩、乐茂盛那边看不出什么问题来,我把视线重新拉回到了李展身上。慕容千秋是老江湖,断绝消息来源这种事瞒不了他多久,若李展真有异心,大概今晚就要动手,否则被慕容千秋察觉抢先下手,后果不堪设想!如此说来,送来的这两个女孩就大为可疑,没準儿就是用来消磨慕容千秋功力的——慕容千秋虽然号称床上无敌,可毕竟年逾不惑,又没练过双修之术,吸精抽髓的鏖战一场,功力无论如何都要打个折扣。   「中午。」慕容千秋闻絃歌而知雅意,脸色顿时又变,冷笑道:「我当时还奇怪,他这是从哪儿找到了这么两个可人儿,原来其心可诛!」沉吟片刻,慕容千秋目光灼灼地望着我:「槽帮反意已明,血战在所难免。不过,茶话会开幕在即,别情你若是觉得眼下时机不妥的话,那么我就先放过这帮逆贼,等茶话会结束后,再让他们尝尝我慕容世家对待叛徒的手段!」   「稍安勿躁。」我沉声道:「此事尚有疑点,不可骤下结论。何况你和我在一起,就算李展胆大包天,也不敢冒着毁帮的危险前来攻击。」   说到这儿,我心中豁然一亮,槽帮反水不是有疑点,而是有大疑点!只是……要不要告诉慕容千秋呢?迟疑了剎那,想到慕容眼下仍是我掌控江湖的强援,即便我有心削弱他的势力,也不能让他察觉出来。   见他想说话,我连忙道:「等等,慕容……我们先做个假设,假设槽帮叛变,计划今晚暗算你,可到了中午,我突然出现在镇江,换你是李展,应该怎样应对?」   「那要看别情你来镇江的目的了。」慕容千秋迅速道:「如果只是过路,我自然不会改变计划。」   「对!我一到镇江,除了拜访乌德邦和镇江官场上的几个朋友之外,就是四处宣扬,要与辛垂杨一晤,这时候的李展只会静观其变,因为他有的是时间来补救他的计划。但到了傍晚,他却发现,我和辛垂杨来到了龟鹤楼,而这里本是你和乐茂盛约好会面的地方,问题就出现了。」   「咱俩都到了龟鹤楼,就很有可能碰上,而一旦碰面,他的阴谋就有败露的危险。」慕容千秋恍然:「李展应该在半路截杀我才对,不然,就要立刻恢复我的消息渠道……」   「然而他这两样却都没做!」我不急不徐地道:「没截杀你,还可以说是来不及布置人手,可我来这儿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他有充足的时间告诉你有关我来镇江的消息,这样,你还会怀疑他吗?」   「这……」叫我这么一说,慕容千秋也犹豫起来,一时沉吟不语。   而我此刻却想起我曾惊讶于隐湖在镇江的线人网的实力,现在想想,难保不是镇江,只是没想到我也同样选择了龟鹤楼……   两人正各有所思,门外突然传来邱福的声音:「大人且慢,我家大人正在会客……」   话说一半,就听扑通一阵乱响,似乎有人跌倒在地,接着,乐茂盛有些醉意的喝声传了进来:「滚!什么大……人不大人的,老子……才是大人!」

上一篇:弟。别拔出来 下一篇:终生性奴隶 第十一章 绝地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