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十景缎 第一百九十六章

时间:2018-02-08 所谓小别胜新婚,这一场云雨之欢,向扬干得格外兴起,抱着赵婉雁的美腿猛烈抽送,阳具出入之际水声啧啧,不绝于耳。赵婉雁满脸羞 涩,两手直抓床单,还是稳不住身体,被向扬沖得前后乱震,两颗美乳甩个不停,奶水洒得满床都是。   连抽了几十下,向扬换了个姿势,把怀中美腿放下,将气喘吁吁的赵婉雁抱起,互相对坐着,只是赵婉雁腿跨向扬腿上,下体紧密结合。 向扬搂紧她的纤腰,猛力一送,赵婉雁仰头泣叫一声,音带颤抖,这一送直送到心坎去了。只见爱液一波又一波,从娇嫩的牝户里流出来。   向扬空出一只手来,把玩着赵婉雁的乳房,手指轻捻乳头,沾弄了不少奶水。   赵婉雁眼波盈盈,羞赧难当,拚命摇着头,喘道:「不要、不要……」   不过她喊归喊,身体的反应却是两回事,股间的肌肉使劲夹紧,柔嫩的内壁不断吸吮阳具,让向扬一次又一次地直捣花心,享受着湿软柔 韧的女体,当真是舒爽难言。   又不知抽插了多少下,赵婉雁已经被摆布得昏昏沉沉,口中儘是婉转娇啼,满脸红潮,搂着向扬的脖子,在阳具抽弄之下,秾纤合度的肉 体剧烈震动,一对丰胸贴着向扬的身体,不断挤压变形,乳汁流满两人的身体。这倒是意外地增添了润滑效果,每当向扬用力太猛,赵婉雁向 后仰身,乳房便滑溜溜地乱颤,看得向扬目眩神驰,兴致勃发,动得越发卖力了。   赵婉雁终究体质柔弱,连受了向扬几番大力,开始失声浪叫,神态迷乱,将至绝顶。向扬陡觉她下身连番紧缩,不禁快感如潮,忍不住放 出阳精,一股热流直冲出去,顺势将赵婉雁压倒,把头向前凑去,狂吻她的樱唇。   赵婉雁被向扬压着,身体仍像鱼儿般拚命跳动,发着唔唔嗯嗯的急促鼻音,回吻着向扬的同时,一双手按牢了向扬的背,腰枝颤了几下, 下体一阵「噗滋噗滋」,股间湿稠得一塌糊涂,混杂着阳精、爱液、汗水、乳汁,黏糊糊的汁液在床上流了一滩。   向扬撑起身来,慢慢拔离赵婉雁的美妙娇躯,肉茎上满是白稠,一拔出,从嫩穴里拉出几条细丝,一拉断,上半段慢慢升起,下半段便黏 在赵婉雁粉嫩的小腹上。赵婉雁倒在床上,呼呼哈哈地喘着气,表情犹在失神之中,迷迷糊糊地喘着:「向大哥……向大哥啊……」   向扬看着赵婉雁恍惚陶醉的神态,又看看她全身是水,肌肤泛着淫靡光泽,不由得兴头又至,才刚得到发洩的慾望再次燃起,将阳具往赵 婉雁唇边一送,将她的头按近了些。赵婉雁望着那已经软下的阳具,脸现赧然之色,朱唇轻启,吻了上去,更用舌头轻轻舔舐上头的黏液,举 止便像只温驯的小猫。   受到爱侣如斯体贴的服侍,向扬体内再次热血沸腾,下体迅速重整精神,又已渐呈坚硬。他摸摸赵婉雁的头,把腰往前一挺,硕大的阳具 便往她的小嘴塞去。   赵婉雁瞇起眼睛,似乎不易承受,很勉强地将肉棒含在口中,已是满脸涨红,嗯了几声,嘴角流下一丝津液。   向扬在她嘴里抽了几下,顿觉士气大振,下体涨到了极点,不能就此满足,忙将湿淋淋的阳具抽出,笑道:「婉雁,咱们再来一次。」赵 婉雁抿着嘴,轻轻喘着气,羞答答地点头。   当下向扬翻转她的身子,捧着丰臀,从她身后攻了进去。赵婉雁跪在床上,上半身已是趴着,乳房压在床上,随着向扬的抽送一动一动, 周围床单慢慢染开了一片水渍。   这次向扬来得更猛,阳具奋力戳插,在赵婉雁湿窄的嫩穴里左冲右突,每一击都弄得蜜汁乱溅。来回数十下,赵婉雁已经娇喘不迭:「慢 一点、慢一点……啊、啊……」   向扬笑道:「好,就慢点。」抽出的动作是慢了,插的劲道却更快了,缓抽猛插,弄得赵婉雁更是粉颊羞红,咿咿啊啊地连声浪叫,一点 矜持也留不下来。   不过多久,向扬又换姿势,自己躺了下来,让赵婉雁跨坐自己身上,成了倒浇蜡的姿势。但见赵婉雁云鬓散乱,唇吐兰息,已经被干得虚 弱乏力,坐在向扬上头,一副纤柔欲倒的模样,双手撑着他的胸膛,不住声地娇喘。   向扬上身微拱,抓住她的腰,替她先摆了起来。赵婉雁轻咬着下唇,身体摇了几下,便露出沉醉神色,迷迷濛濛地看着向扬,自己开始摆 起腰来。   只见她丰润的双乳不停晃蕩,乳汁和汗水如雨洒下,私处吞吐着粗大宝贝,每一坐必没至根,不仅向扬大感痛快,赵婉雁自己更是声声娇 唤,满脸的失魂落魄。   如此激战半晌,赵婉雁再度濒临高潮,急扭着纤纤柳腰,口中娇呓着:「我……我不行了……向大哥,你快来……啊、呀……」   向扬却因先前洩出极盛,此时守着精关,还没有再洩的冲动,当下只是微笑,任她动得花枝乱颤,双手玩弄她的乳房。赵婉雁感觉体内肉 棒不似要洩,怕向扬尚未满足,当下咬牙苦撑,任凭全身上下热得几欲融化,还是竭力忍耐,没丢了身。   向扬察觉嫩穴中肌肉急缩,滋滋有声,又见赵婉雁神情难耐,当下笑道:「婉雁,加把劲啊!」赵婉雁胡乱摇头,秀髮飞散,哭泣似叫道 :「我……真的……啊……你……呀……」她乱叫一阵,身体亢奋已极,再也忍不下去,忽然伏在向扬身上,将整副娇嫩的身体奉献上去,拼 尽全身力气扭动着,羞耻不已地叫道:「向大哥,你快来吧……我、我真的不行了!我、呀……」   浪叫声中,赵婉雁瘫在向扬身上,耐不住阳具冲击的滋味,终于丢了,柔嫩的胴体不断蠕动,贴着向扬,连连娇吟。向扬看她神色如癡如 狂,又感到下体深受磨蹭,一阵剧烈快感传来,紧紧抱住赵婉雁,再度喷出了大量阳精,娇小的蜜穴再次满溢……   几度缠绵过后,一番缱绻温存,赵婉雁已沉沉入梦。向扬轻抚爱侣肌肤,替她盖好被单,望着她甜美的寝颜,心中充满爱怜之情。   忽然,小白虎从窗外一纵入房,低声连吼,声似急切。向扬凛然一惊,暗道:「怎么?外头出了事么?」披上衣袍,一拍小白虎的头,道 :「陪着婉雁,我去看看。」身形微动,已然轻捷之极地跃出窗外。   窗外便是白府院落,黑夜之中,树影森森,一人伫立院西群树之间,缓步朝向扬走来,步履之中真力深蕴,显是非凡高手。夜色昏沉,向 扬瞧不清那人面貌,当下不动声色,站在当地,伺机而动。   来者走至近处,向扬看清对方面目,见他一身道袍,长鬚轻飘,神情肃然,仔细一看,竟是陆道人孤身前来。   向扬心头一震,暗道:「多时不见陆道人,竟然找来了这里!」情知对方必是来寻回赵婉雁,当下不加思索,脚步微开,单田中真气腾动 ,虽是气定神闲,「寰宇神通」的至高心法却已隐隐催动,随时可以应战。   果然陆道人停下脚步,第一句话便问道:「向扬,我们郡主可在此处?」向扬道:「不错!」陆道人脸色稍舒,道:「郡主身子可好?」 向扬道:「好得很。」   夜幕之中,两人不近不远地对峙,气氛凝重。陆道人突然拔剑,剑诀起处,「天罡降魔剑」着着神妙,倏然而袭,转瞬间连攻向扬一十三剑。向扬目光如炬,看準剑所将至,或移步,或转身,将陆道人的猛攻悉数避过,同时出招反击,右掌独使「疾雷动万物」,掌快如飞,若有 千重掌影,陆道人左手一圈,掌力纷纷拍出,一一迎击雷掌,劲风逼得陆道人袍袖鼓张。   「疾雷动万物」招数未毕,向扬左掌已然蓄势大成,一掌推出,隆然而响,声威慑人,正是「雷车奔轨」的重招。陆道人脸上白气连闪, 赫然使出「三清归元真诀」,突然还剑入鞘,双掌一併,聚为一股深厚功劲,雄浑精纯,欲破「雷车奔轨」。   但是向扬这一掌非同小可,臻至「天雷无妄」境界的九通雷掌,威力不可同日而语,陆道人慎重一拼,竟仍无法消尽向扬一掌之力,只抵 去了八成掌力,不禁身形剧震,连退数步。显而易见,此时向扬功力之高,已足以压制昔日的强敌陆道人。   陆道人居于劣势,脸上却无忧色,反而微微点头,状甚满意。但听他说道:「听说你以一己之力,击败龙驭清,果然所传非虚。」向扬道 :「打得赢龙驭清,可未必就胜得过你。」   陆道人微微摇头,淡然道:「龙驭清武功在我之上,我心知肚明。向扬,如今你有此功力,当能保护郡主,使她终身不受欺凌。盼你永无 异心,好好对待郡主,贫道就此别过。」   向扬甚感错愕,道:「你说什么?你不是来接回婉雁的吗?」陆道人道:「王爷与皇陵派共同起事,如今事败,王府上下性命堪忧,贫道 岂会带郡主回去?」   靖威王与龙驭清互相合作的事,向扬早已知道,听了陆道人这一番话,不禁问道:「这么说来,你今日不是来与我为难的。但你不把婉雁 带回给赵廷瑞,岂非有亏职守?」

上一篇:一下一下把高傲的妈妈肏成我的女人 下一篇:姊姊作客做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