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七十七章

十景缎 第七十七章

时间:2018-02-06 蓝灵玉望着慕容修身影远去,心中如同一团乱丝,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一瞥眼,见到桌上断指,对慕容修的厌恶之情不觉稍减,心道:「 他倒不是穷凶极恶之辈。」再想起他先前对自己的暴行,心里登时一片迷惘,歎了口气,在房中找了个小盒,将断指放在其中,拭去桌面血迹 ,以免他人见到。   整理妥当,蓝灵玉拿起小盒,不知如何处理,眼前忽然浮起慕容修欺侮自己时的得意神情,不禁怒从心起,叫道:「这等恶徒,何必理他 ?」将小盒往墙角用力一掷,「啪啦」一声,盒盖撞开,断指跳出,角落地上又洒上了不少残血。   蓝灵玉怔怔地看着,又是一声歎气,走了过去,蹲下身子,重新将断指收在盒中,慢慢清理着血污,心道:「他以为断了一根手指,我就 会原谅他么?」又想:「这人品行如此可恶,又何必会要他人原谅?可是他却弄断了自己的手指。」   她经此一番变故,只觉疲累不堪,对于慕容修之事避而不思,趴在床上,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之中,却彷彿见到慕容修 身影轮廓在眼前飘动。   半睡半醒之间,忽听几下叩门声传来,蓝灵玉慌忙起身,应道:「是谁?」   外头那人道:「三姐,是我啦!」蓝灵玉听是杨小鹃,微感尴尬,低声道:「进来吧。」   杨小鹃开门进房,脸上神色有些不好意思,关上了门,道:「三姐,刚才……刚才……你,你跟那个大慕   容……「蓝灵玉心中大为紧张,连忙道:」四妹,你可别跟别人说起。「杨小鹃道:」我不会乱说的啦。只是……三姐,你……你什么时 候开始跟他……我……我都不知道呢……「   蓝灵玉一顿足,歎道:「唉,四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杨小鹃睁大眼睛,奇道:「那是怎么样?」蓝灵玉羞于启齿,只得道:「别 问啦。四妹,让我静一下罢。你可千万不能跟其他人说起,大姐跟二姐更加不行,不然我……我……我真没脸见人了。」   杨小鹃见她神情异于平时,也不好多加追问,当下道:「我知道,三姐,你放心吧。」顿了一顿,又低声道:「既然三姐你这样说,那… …三姐,我走啦。」   蓝灵玉无力地点点头。杨小鹃也不多说,快步出了房去,蓝灵玉一人独坐床沿,又不自觉地歎了一声。   当天傍晚,众人便发现慕容修失了蹤影。蓝灵玉知道其中隐情,却如何能说?   杨小鹃不明究里,又答应了蓝灵玉,自也不说。小慕容却甚感奇怪,暗道:「旁人看大哥神出鬼没,也就算了,大哥要走,总该跟我说一 声,怎地一声不响就走了?」   她心中疑惑,却也想不到是跟蓝灵玉有关。既然兄长不在,长夜无事,小慕容自是往文渊厢房去。一进房,便见文渊、紫缘、华瑄都在房 中,文渊正将文武七絃琴放入琴囊之中。华瑄见小慕容来到,甚是欢喜,叫道:「慕容姐姐,你来得正好!来,我们一起去。」小慕容眨眨眼 ,道:「去?去那儿?」华瑄道:「文师兄正要出去练功呢,紫缘姐姐也要一起去,我当然也去,慕容姐姐,你也会去吧?」   文渊微笑道:「师妹,你又不听我弹琴,来了岂不无聊?」华瑄微微噘嘴,道:「谁说我不听啦?我只是听不大懂嘛。」小慕容笑道:「 我可也听不大懂。   你又要用这张琴练功么?那也不必刻意跑到外头,在房里不也能弹琴吗?「   文渊道:「房里不够宽敞,我要练练外门功夫,还是在外面比较施展得开。」   小慕容见紫缘抱着一张琵琶,笑道:「紫缘姐,这琵琶里面也有玄机么?」   紫缘微笑道:「就只是琵琶罢啦。」   文渊繫上长剑,看着三个姑娘,不禁微微苦笑,道:「不过是去练练武功,你们不必通通跟来罢?」小慕容笑道:「有什么不好?又不会 碍着你。」文渊笑了笑,道:「走罢!」   巾帼庄位在半山腰,四人出了巾帼庄,往山下缓缓走去。夕阳西斜,晚霞渲染得长空一片红艳,四人沿路观赏山中景色,甚是惬意。山路 上有几处巾帼庄设置的守栏,留守的女子见到四人,自也一一开栏让行。   来到山下郊野,文渊取琴端坐,将习过琴曲开始一一弹奏起来,心道:「要胜过黄仲鬼,内功一时是敌不过的,但要在武功招数上求胜, 却是可行。想要另闢蹊径,得先参透文武七絃琴跟武功上的关係。」十指抚琴之余,更凝神思索琴音和武学的种种融会变化之道。   紫缘则弹起琵琶,音色轻柔,与文渊的琴曲互相呼应。文渊潜心领悟武学,于乐律变化不免稍有分神,紫缘之所以跟来,主要便是助他在 音律上多有领会,进展更速。但听草原上乐声盘旋,直教人分不出何者为琴,何者为琵琶。华瑄和小慕容虽然不晓音韵,也听得心旷神怡。   奏完了一曲「文王操」,文渊又奏「醉翁吟」,一曲曲弹奏下去,紫缘的琵琶也配合得丝丝入扣。弹着弹着,弹完了一曲「八极游」,文 渊登时想到了任剑清,心道:「当日得遇任兄,他便是送我这一曲」八极游「,却不知他现在何处?」   心思一转,琴弦「铮」地一响,文渊陡然起身,衣袖一摆,将先前所奏琴曲演练于武功之中,似有招、似无招,连绵不绝,行云流水般练了起来。   待再巾帼庄的一段时日中,文渊对琴曲转化为武艺的诀窍时常加以推演,已经能有所掌握,现下尝试施展「八极游」功法于掌法之中,真 气运转流顺自如,掌路纵横来去,毫无羁绊,招招俐落,掌风捲袭平野长草,气势开阔,将「八极游」曲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正在全心投入之际,小慕容陡然拔剑在手,身影一飘,短剑霍地刺向文渊。   华瑄吓了一跳,不禁失声惊叫:「慕容姐姐,你干什么?」   文渊反应快捷,小慕容这一剑虽是突如其来,但他步法一变,向左微转,依然轻易避开。小慕容「霓裳羽衣剑」后着立至,接连三剑,如 同风中飘雪,以极为奇幻之方位攻至。文渊使开「御风行」秘诀,身形飞展,尽数闪过。   小慕容微微一笑,朝华瑄叫道:「妹子,还不来帮忙?」华瑄这才意会过来,小慕容只是跟文渊对拆几招,助他练武,当下抖出长鞭,叫 道:「文师兄,你小心啰!」文渊笑道:「先请师妹手下留情。」   紫缘放下琵琶,在一旁看着。华瑄和小慕容皆负上乘武功,文渊身当「八方风索」和「霓裳羽衣剑」的夹击,本该难以应付,但他此时武 学造诣已大为精进,华瑄跟小慕容也不能当真跟他死斗,十数招过去,华瑄首先被文渊夺下长鞭。   小慕容笑道:「华家妹子,你也让得太明白了罢?」华瑄脸上一红,道:「我本来就打不过文师兄嘛。」说话之间,小慕容心神微分,文 渊右掌已按在小慕容背心,笑道:「还打吗?」小慕容伸伸舌头,道:「不打啦!打也打不过你。」   紫缘道:「向公子的武功不是十分高强吗?若是他与文公子交手切磋,当会有益得多。」华瑄道:「是啊,我看向师兄这几天在庄里无所 事事,闲着也是闲着嘛。」文渊面露微笑,道:「我可还打不过师兄,倒真可练一练。」   其时山头只余残阳,将要入夜,郊野远方三五骑者纵马奔驰。小慕容收剑回鞘,忽然说道:「大哥这会儿不知上那儿去了?要是他在,也 可以跟你练练剑法。」   文渊道:「巾帼庄危机已除,慕容兄想来也无意久留,是以自行离去。」小慕容俏眉一扬,笑道:「你可不了解我大哥了,巾帼庄里这么 多好姑娘,我大哥才捨不得走呢。」   华瑄一听,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直往文渊看。文渊一怔,道:「师妹,怎么啦?」华瑄嗯了一声,并不说话。紫缘似乎猜到了华瑄 心思,抿嘴一笑,道:「文公子,瑄妹在担心你呢。」文渊奇道:「我不是好端端的么?」紫缘微笑道:「她怕你看上了巾帼庄的姑娘呢。」   小慕容双掌一拍,叫道:「对对对,你啊,伤该好得差不多了吧?怎么还赖在巾帼庄不走?到底有何目的,还不快快说来?」文渊哭笑不 得,道:「没来由的,怎么又怀疑起我来了?」小慕容笑嘻嘻地道:「还不是因为你素行不良?」   在一旁的华瑄倒颇感不好意思,说道:「我想文师兄不会的啦。」   四人正自说笑,远方数名乘马者已驰近过来。当先一名僕役模样的男子勒缰停马,翻身下鞍,向文渊一拱手,道:「这位可是文公子?」   文渊见来人识得自己,不禁颇为意外,当即拱手还礼,道:「在下文渊,不知有何贵干?」那人尚未回答,后头一名青年已下马行来,道 :「是华师叔门下的文师弟么?这几位想必是华师妹、紫缘姑娘、慕容姑娘了,幸会幸会。」   这青年约莫二三十岁,眉目俊朗,眉宇间流露一股英挺秀拔之气,背负一口长剑,大有侠客风範。文渊听他说出「华师叔」三字,心中一 惊:「这人称师父作师叔,又知道我们几人,莫非是龙驭清的弟子?」当下道:「阁下是皇陵派龙掌门的高徒么?」   那青年道:「龙师伯反叛师门,与本门已无瓜葛,文师弟不必疑虑,在下韩熙,家父于师门排行第二,名讳上」虚「下」清「便是。」

上一篇:恶欲之源 第三十九章 了结恩仇 下一篇:经典笑话:外星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