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十一章 床上激战

肉棒公主 第十一章 床上激战

时间:2018-02-06 时光飞逝,船队已经来到维纳斯城的港口,停泊在了无人烟的码头里。初到步的第一天,黑兹尔安排船上的士兵日夜轮流在城里执勤,晚上返回船上休息,免得这一大群人忽然一下子霸佔了维纳斯城守军的城堡和兵营,佔用他们的空间。   战船上的士兵依然在讨论先前在撒斯王国的补给船上发现树精灵的事情。由于树精灵深受尼白地人的敬重和畏惧,而且拥有强大的力量,因此阿曼达得到黑兹尔的厚待。由于精液、淫水和乳汁都是树精灵的主食,因此黑兹尔索性把先前从补给船上抓回来的俘虏当成树精灵的性奴,把他们关进阿曼达休息的房间──位于第三层中央的宽敞的货仓里,让她享用。此外,黑兹尔又特别安排士兵轮流的伺候她,极力争取她的好感和信任。不少士兵,尤其是那些年青人,都纷纷争取接触阿曼达的机会;虽然尼白地人都害怕树精灵,尤其是害怕成为他们的性奴,成了他们繁殖和製造粮食的机器,可是又因为魔法学上那些「魔法力量能够藉着性爱互相传递、互补不足」的理论影响之下,有的人又对于与树精灵交合产生暇想,希望藉此变成强者。当然,普通人也不敢冒险的只身在森林里寻找和引诱树精灵,因为下场往往是成为了树精灵的性奴,直到最少一个月以后,当她对这性奴感到厌倦,才会把他/她放走;然而,只要树精灵忽然又想念这性奴的时候,就有可能会再次把他/她抓回去。可是,现在这树精灵是在尼白地王国的战船上,而且跟那些接受人类供奉的树精灵一样,由于食物的供养充足,表面上似乎无意随便捕捉人类作为性奴,因此人类对他们的介心就自然下降,并且也开始希望争取与她接触的机会。   不过,阿加莎并没有加入那些新兵们的疯狂当中;身为魔法学者的她,并没有盲目的争取接触阿曼达的机会,反而趁着晚上空闲的时间,坐在床上,燃点烛台,安静的看书。她正在看的,正是一本关于精灵的魔法书籍。   「精灵是活在地上的天使,人类应当对他们保持一定敬畏的心态……虽然他们与邪恶原则上势不两立,但是他们的威力强大,而且自恃比人类高一等,因此人类不应过分恐惧他们,也不应过分奉承他们,免得任由他们玩弄。」   「树精灵是尼白地王国的森林里众精灵当中最强大的精灵。她们数量比人类与其他精灵都稀少得多,而且都是独居的,因此在与同类交合同时,也经常捕捉   人类和其他精灵作为繁殖后代的工具。她们都是雌雄同体的,寄居在枯木上;虽然身体与枯木分离,可是由于依赖木头内储存的能量生活,因此总是会带着那笨重的木头到处走动。被寄居的枯木的树根和树枝都会重新充满了生机,变得坚硬,可是不会再长出树叶,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又一条可怕的大肉棒,还有一些如同吸管般的管子吸吮精液;然而,民间传说,这些肉棒所射出的精液却是女人和男人养颜的补品。」   「树精灵虽然以捕猎人类和精灵,吸食精液、淫汁和乳汁维生,可是成为她的性奴的人类或精灵,并非如同我们想像当中如同的痛苦。由于她们视性奴为自己珍贵的财产,只要性奴乖巧、听话,就会悉心照料他们的起居饮食,甚至还容许他们暂时返回家园;玩厌了就会把性奴放走,当然往后亦有可能把他们再次抓回来。当然,树精灵懂得尼白地人不认识的念力魔法,能够操控人类的思想,但是基于上帝的命令,除非受袭,否则都不能施行如此的魔法,要不然就会遭到天遣……」   忽然,房门传来敲门的声音。阿加莎把书本盖上,放在桌子上,然后拉开房门;那是一位通讯员,特意前来向阿加莎传召黑兹尔的说话。   「阿加莎中尉,黑兹尔将军吩咐,请阁下马上脱光外衣裤,只穿着内衣裤的前往第三层的货仓里。」   「第三层的货仓……那不就是那树精灵暂时居住的房间了吗?」   「是的,将军吩咐中尉前往室内一同招待树精灵……」   「黑兹尔似乎把我当成是她的廉价妓女了。」阿加莎知道这是军令,也只好服从。于是她解开衣钮和腰带,然后脱下外衣和长裤,身上只剩下红色的乳罩和三角内裤;又披上大毛巾,然后急步离开房间,在通讯员的引领之下前往房间。   「请进吧。」当货仓的大门前站岗的侍卫把笨重的木门推开的时候,一阵淫叫、淫笑的声音就如同水流般从货仓里涌出来。   阿加莎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里,环视四周,发现最少有几十根肉棒,把一个又一个的战俘悬挂在墙上,然后被强暴;至于在地上,也有一些尼白地王国的士兵,双手和双脚都被肉棒绑住了,任由肉棒的凌辱,容许精液随便的喷射在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听见黑兹尔和丹尼斯淫叫和尖叫的声音,阿加莎就继续往前走,来到声音的源头;只见黑兹尔和丹尼斯全身从头到脚都是一片白浊,双腿发软,躺卧在阿曼达的肋旁,嘴巴还争相舔弄着阿曼达那粗   壮的肉棒。丹尼斯的肛门里被一根白色的巨物塞住了,偶然从屁眼的空隙流出一点一滴的精液,至于自己那本来黑色的阳具,依然保持坚硬,不过龟头和肉棒都被阿曼达的浓精染白了。至于黑兹尔,除了肛门被无情的插入以外,女阴还塞着一根黑色的肉棒;前庭大腺源源不绝的喷出淫水,而那双娇嫩的乳房亦涌流出一股白色的乳汁,逐一都被那些红色管子末端的嘴唇吸光,可是马上又喷出另一股液体,似乎没有停止下来的趋势。从二人那双呆滞而且失神的眼神,阿加莎心里马上就感到不妥。   「你是谁?」阿曼达睁开蓝色的凌厉的眼睛,盯着阿加莎,双手抓着阿曼达和丹尼斯的头髮,语气充满了诡异的气息。   「树精灵不是能够看穿人类的一切思想的吗?既然如此,为何你还要问我,不亲自从我的脑袋里寻找答案?」阿加莎冷静地说。   「你这自以为聪明的家伙,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是不会胡乱使用如此能力的吗?」   「既然如此,请问阁下可否解释一下,你刚才到底对黑兹尔将军和丹尼斯将军做了些什么事情?」   听见阿加莎如此的反问,阿曼达便默不作声,原封不动的坐着;阿加莎也继续站在原来的位置,毫无恐惧的以坚定的眼神回应阿曼达。于是两双蓝色的杏眼便对峙了好一阵子。   「这个阿加莎果然不简单。」在远处操纵着阿曼达一举一动的理查,坐在地上,凝视着那显现在水晶球上的阿加莎的双眼,自言自语的说。事实上,阿曼达早就已经被他操控住了;儘管他无法消灭阿曼达本来的自由意志,不停的精神和肉体的凌辱已经消磨了她的意志,使她的精神崩溃,完全失去了抵抗理查的力量操纵的能力。   「再这样下去,她很可能会拆穿我的计谋。看起来,我得小心一点才行。」   没多久,在理查的命令之下,阿曼达终于开腔,打破沉默。   「我的名字是阿曼达。你呢?」   「我的名字是阿加莎,全名是阿加莎。格拉迪斯。谭邦尼(AgathaGladysTamponner)。」   「谭邦尼氏?那么你是公主殿下了吧。」阿曼达笑着说。「不过,即使你是贵族,身为人类竟然胆敢站起来对树精灵说话,这也是太无礼了吧。」   「敢问阁下,上帝何时颁令要人类必须向你们这些精灵下跪了呢?」阿加莎理直气壮的反问,使得阿曼达无言以对。   「哈哈,你这家伙真聪明呢……来吧,赶快把乳罩和内裤脱掉。」   「抱歉,你不是我的上司,无权命令我为你提供性服务。」如此出奇不意的回答让阿曼达心里感到诧异。   「那么,你想怎么样?」阿曼达奸笑着说,几根肉棒已经伸长至阿加莎的面前,準备随时把她抓起来。   「想干我的话,就应当想尽办法,引起对方的性慾。」阿加莎说。阿加莎心里想:在正常情况之下,树精灵听见人类竟然反过来要求她们勾起人类的性慾,必然会发怒,最起码也会感到不满。因此,如果阿曼达没有作出如此的反应,阿加莎就可以肯定,这树精灵有点问题。   「就这样而已?那好吧。」于是阿曼达便把其中一双手放在胸前,挤压那双巨大的乳房,发出诱人的眼神。   「这样就差不多了。」阿加莎心里想:果然,如她所料,这不是正常的树精灵;她不仅没有生气,而且反而照着阿加莎的说话,亲自勾引阿加莎。她显然是另有目的的;可是,阿加莎却想不出阿曼达背后到底有什么目的。   于是阿加莎脱下身上的毛巾,小心翼翼地走到来阿曼达面前,脱下乳罩,露出丰满的双乳,然后脱下内裤,露出诱人的肉棒和阴唇。   「果然如黑兹尔所说,你是一个双性人;这可真难得呢。」阿曼达便轻轻推开黑兹尔和丹尼斯,站起来,张开双臂,拥抱阿加莎,嘴唇轻轻的亲吻阿加莎的脸儿。   阿加莎也拥抱着阿曼达,把嘴唇贴近阿曼达的嘴唇,开始湿吻起来;在这一瞬间,无论是阿曼达还是在背后操纵她的理查,脑袋忽然都被那双红唇和淫舌的魔力沖昏了。当然,阿加莎主动的进行湿吻,是拥有目的的;虽然根据魔法学的主张,人类可以透过性爱从对方身上得到对方与自已本身所不同的魔法力量,但是同一时间,当人类处于性兴奋的状态的时候,意志会变得异常的脆弱,因此如果对方法力高强,而且心怀不轨,就很容易入侵对方的思想当中;就是像阿加莎这些不太懂得念力魔法的尼白地人,也能够透过这一刻,利用本身的魔法力量感受对方大概的思想状况。   可是,理查马上就从短暂的兴奋当中醒过来,意志马上回复,使得阿加莎无法清楚了解阿曼达在想些什么;不过,在短暂的一刻,她却感受到阿曼达的思想混乱一片,甚至还听见一声挣扎的声音。   「她到底在挣扎些什么?」阿加莎心想疑惑地问。   「好了,阿加莎,」湿吻结束的时候,二人的肉棒都已经完全勃起来了。「现在就让我来干你的小穴吧……」   「不行……」阿加莎当然知道,如果她随便容许阿曼达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疯狂地干炮,那么本身性慾旺盛的自己马上就会完全沉醉于兴奋的感觉之中,意志变得薄弱,容易被对方入侵。因此,她决定拒绝阿曼达的要求。   「现在不由你说不。」在理查的命令之下,阿曼达忽然发狂了,把阿加莎一下子压倒在地上,两双手分别抓着她的双臂和双腿,发出咆哮的叫声,肉棒瞄準着阿加莎的阴唇,一下子就要把龟头插入淫穴里。   「你在干什么?」可是,阿加莎却敏捷地用小腿挡住肉棒的侵袭,然后强而有力的双腿一下子就挣脱了,在瞬间朝着阿曼达的阳具一踢,使她尖叫一声,就把她推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啊!」由于阿曼达的全身每一处神经在此刻已经被理查完全操纵,因此理查的下体也感到一阵强烈的痛楚,高声地尖叫起来,跌倒在地上。不过由于树精灵本身的生殖器比较强壮,加上阿加莎的力度也不算大,因此并没有对于阿曼达的下体造成任何伤害。   「对不起,阿曼达;你没事了吧?」在把阿曼达踢倒以后,阿加莎忽然感到内疚了,害怕伤害了阿曼达,就急忙把阿曼达扶起来。   「没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当然,阿加莎并非人们想像中那么善良;尽躯她大体上也算是个义人,做事总是有点奸狡。她趁着阿曼达未能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毅然拿起肉棒,把龟头狠狠地塞入阿曼达的下体,龟头直插子宫颈,然后抽出,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你在干……啊,什么啊啊啊啊啊……」阿曼达眼神失焦,高声地呻吟起来,乳始激烈地晃动起来,意志马上就沉沦在性兴奋的感觉当中。   「很……兴奋了吧?」   「啊啊啊啊可恶的……家伙啊啊啊啊啊……」理查也倒在地上,疯狂地发出高声的淫叫,意志减弱。趁着这机会,阿加莎一方面兴高采烈、全神贯注地抽插,免得自己过分沉醉于性兴奋当中(事实上,无论如何,她自己本身在同一时间意   志也会减弱,因此作为主动一方的她必须保持清醒,不应过分沉醉于快感当中),另一方面则再次尝试窥看阿曼达的思想。   「真的很混乱……」初时阿加莎只感到一片混乱,以及听见挣扎的声音;于是,她决定改变策略,把双手放在阿曼达的肉棒上,温柔地套弄起来,使得阿曼达的意志进一步被慾火焚烧,进一步窥探她的思想。   「啊,看见了。」终于,一段模糊的片段在阿加莎的脑袋里浮现出来;她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思考。她隐约看见阿曼达躺在地上,全身被一条又一条粗壮的肉棒缠绕,发出痛苦的呻吟。然而,这片段在几秒之间马上就从脑袋中消失了。   「阿加莎,救我……」就在阿加莎睁开双眼的一刻,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轻声的哀求;这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从阿曼达的嘴巴里发出,可是阿曼达只管淫叫,一直未曾开腔说话。   与此同时,精液马上就要在阿曼达的子宫里爆发了。至于阿曼达的肉棒,在阿加莎不停的玩弄之下,变得火红火热,也即将喷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一言不发,肉棒马上就在阿曼达体内激烈喷射。阿曼达的双乳激烈地上下摇晃,放声娇吟,双目失神,全身发软,唯有下体的肉棒依然保持坚硬。   没多久,阿加莎又把肉棒从阿曼达的阴道抽出,直接喷射在她的肉棒上;与此同时,阿曼达的肉棒亦开始爆发出一股白浊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时候,除了高声的娇吟以外,二人还是一言不发,互相的凝视着对方眼睛,好像在思考些什么。   「阿加莎……你的肉棒……还真强壮呢……」阿曼达终于开腔了。   「你也是呢……」阿加莎说,身体躺卧在阿曼达的上方,肉棒压着她的肉棒,继续喷出剩下的精液。至于阿曼达的阴唇,积压在子宫里精液与前庭大腺的淫水混合,喷出阴唇,溅落在阿加莎身上。   「那么……现在你的性慾,应当得到满足了吧?」阿加莎笑着问。理查意识到阿加莎这问题另有意图,因此没有让阿曼达开腔回答。   「如果是的话……请你马上释放黑兹尔和丹尼斯,回复他们的自由意志。」   「好吧……」理查经过仔细的思考,便决定让阿曼达暂时答应她的要求,希望藉此争取阿加莎的信任。阿曼达的肉棒便放开了二人沾满精液的身躯,而他们的理智也渐渐回复过来了。   「这么快……就结束了吗?」儘管如此,黑兹尔和丹尼斯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刚才被思想被别人操纵住了,反而还在回味刚才的快感。   「这家伙果然不简单。」理查心里想。「哈哈,这场游戏愈来愈具有挑战性了。」   时间马上又过了一天,一只又一只鸽子和麻鹰在尼白地城和维纳斯城之间的海峡上穿梭;它们都是为了传递即时的军方消息而频繁来往。普通的信件通常都会用鸽子来传送,然而如果是重要的紧急信件,例如直接送到亚历山德拉女王手上的即时战地情况汇报;因为鹰的速度快,而且在旅途上较不容易受到其他雀鸟的攻击,安全性较高。然而由于饲养的成本高,数量不多,因此只有紧急信件才会用上麻鹰;不过,身为王室人员的阿加莎就是其中一个例外,她拥有自己的麻鹰,能够即时送信返回王宫,与亚历山德拉和马丁通信,免得他们忧心。   「女王陛下,来自维纳斯城的紧急信件。」即使身处战场之外,王宫里依然是一片混乱,整天僕人们总是跑来跑去的去寄信和收信,而亚历山德拉写诗的时间也少得多,大部分时间都是为战争的事情烦扰着。   不过,对于尼白地人来说,无论如何繁忙,性爱依然是每天必须进行的社交和娱乐活动,也是最好的减压方法。因此,在这寒冬的中午,亚历山德拉选择留在睡房里风流快活,暂时忘却繁忙的政务。   「女王陛下……」当僕人进入房间的时候,只听见一阵高声的呻吟;亚历山德拉全身赤裸,趴在床上,舌头舔弄着粉红色的阴唇;那是苏菲亚的阴唇。苏菲亚双腿张开,娇小的乳房被亚历山德拉的双手抓压,棕色的长髮被拉扯着,粉红色的嘴唇情不自禁的发出兴奋的呻吟。   「是黑兹尔的信了吧?阿加莎的信寄来了没有?」亚历山德拉问,双眼依然凝视着苏菲亚的阴唇。   「有一封是黑兹尔将军的信;另外还有阿加莎公主的信,是给女王陛下和主教阁下的……」   「那么请你把阿加莎的信拿来吧,黑兹尔的信先放在书桌上。」把信放下以后,僕人就离去了。   「啊啊啊啊……把阿加莎的信……啊,拿给我……」在苏菲亚的要求之下,亚历山德拉便把信递给她。苏菲亚打开黄色的信纸,躺在床上,一边高声呻吟,一边阅读着信的内容。   「甚……么……啊啊啊啊?」忽然,苏菲亚高声的尖叫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弄痛你了?」亚历山德拉温柔地问。这时候,她刚好把一条木製的自慰棒塞入苏菲亚的下体。   「啊,亚历山德拉……」苏菲亚喘嘘嘘的说,「先前黑兹尔……啊啊,是不是在敌船上发现了……一个树精灵?」   「是的。怎么了?」亚历山德拉说。昨天她已经收到了相关的通知;虽然这事情十分奇怪,不过亚历山德拉认为这事件始终与战事无关,不太重要,因此并没有刻意向外公布在敌船上救出树精灵的事情。   「啊啊……你看看吧……」亚历山德拉接过信件,略读了一遍。阿加莎在信中向亚历山德拉和苏菲亚提及了有关树精灵被发现的事情,而且还写下了她对于这树精灵的怀疑。   「这个名为阿曼达的树精灵十分奇怪,她似乎不像是普通的树精灵。首先,被撤斯王国活捉,而且被放在一艘连半支大炮也没有的补给船上,已经是十分不寻常……」阿加莎写道。「其次,我还发现她意图透过性爱操控黑兹尔将军和丹尼斯将军。以我所知,除非是受袭,否则树精灵是不能随意入侵及操控人类的思想,要不然就会遭到上帝的责罚。再说,她这样做,又有什么目的呢?这样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我刚才跟阿曼达干炮了一场,感受到她的思想十分混乱。儘管她立心不良,她又不像是邪恶的化身;我只隐约感受到她好像被千万根肉棒缠绕住了,心里不停地挣扎、惊叫,甚至她还哀求我拯救她。」   「这推论可能有点儿离谱,不过根据以上的证据,我认为阿曼达的思想很可能被远方某一股力量所控制,现在的所作所为全部都不是出自于她的意志。的确,这拥论有点荒谬,因为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控制精灵的思想,尤其是树精灵的思想;就是树精灵也难以控制树精灵的思想。因此,妈,我希望你能够把此信转交至苏菲亚老师手上,好让她告诉我应当怎样做。」   「真奇怪,黑兹尔的汇报当中没有向我提及这些事情呢。」亚历山德拉说。   「这当然……他们都不是魔法学者……自然就察觉不到有什么不妥。」苏菲亚说。   「那么,你建议阿加莎应当如何应付?」亚历山德拉问。   「这个嘛……啊啊,干完以后再说吧……人家……啊,还在兴奋呢……」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可爱的蕩妇。」于是亚历山德拉再次把自慰棒深入苏菲亚的下体,弄得她大呼小叫;她又把自慰棒的另一端用自己湿润的阴唇包裹起来,拉入阴道。于是两个纯洁的女阴便被这一条又粗又长的自慰棒连接起来。   亚历山德拉俯伏在苏菲亚的上方;二人的双手按在对方的双乳上,舌头互相交缠,眉来眼去,交头接耳,眼神充斥着无限的淫慾和甜蜜的爱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位床上的熟女开始发出兴奋的呻吟,跟随着自慰棒在阴道进出的节奏高声的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把淫水喷出来吧……」亚历山德拉说。   「啊,那你呢……啊啊啊啊!」苏菲亚问。   「放心吧,我当然会……」   在娇吟的声浪沖击之下,淫水马上就朝着对方的下体激烈地喷射起来。她们只顾着呻吟,信也交给僕人放在一旁,暂时把先前的事情都忘掉了;她们却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刻,阿加莎的信被一只嫩滑的手从书桌上偷偷的拿去。

上一篇:赵主任-中年妇女 下一篇:老公允许的出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