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导游阿姨

导游阿姨

时间:2018-02-05 大学的时候家里跟一位游览车导游小姐很熟,是一次出去旅游的时候结识的,来连续几次都是她带的,加上也是同个地区的人,自然熟了起来。 那几次的出游我是几乎都没有跟到,跟老爸老妈旅游也通常是看山看水买买东西,引不太起兴趣,加上他们出游也都是在非假日,比较不会人挤人,所以印象中只有跟着家人去过一次,也只看过那一次。 阿姨大概35-40左右年纪,听说有一个孩子,国小吧!与丈夫离了婚,现在一个人带着小孩,出来带团,生活也还过的去。 大家逐渐熟稔了之后,因为出团常常回到出发地已经晚上六七点了,有时甚至会拖到八九点多,那阿姨本身住在另一处比较远的地方,加上我们村里常叫她带团,所以她几个月大概都会有两三次往这里跑。家里的人觉得她出团三四天跑来跑去,又是一个女人家,晚上再兜回去家里的话实在太累了也不太好,所以久而久之,她偶尔便会在我家过一夜,隔天再回去。 我本身住二楼,我房间隔壁刚好是一间空房,平常放放衣橱一些有的没有东西,客人来便作客房使用,也因为这样,通常也会把这间房间打扫的很乾净,甚至连冷气都有。我的房间和隔壁客房之间有一扇窗户,平时客房空着的时候大部分也是关着,但偶尔太热了为要通风会开起来,但还是以关着居多。客房另一边是门,门的旁边有另一扇窗户,这扇窗户平时就是打开的了,不然整间房闷着,会有霉味。 阿姨第一次来我家住,我是迷迷糊糊的,因为她好像是半夜才来,我在睡梦里只听得有人在交谈,然后有人在我隔壁房住下了,我也不去管它,因为偶尔我亲戚也会来住,我以为是什么姑妈、阿姨、小孩的,就继续睡我的大头觉。 直到隔天起来,阿姨在我家跟家人聊天,我才知道原来昨天太晚,她直接在这里过了一夜,等下才要回去,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这位,嗯恩卸了妆的样子竟然还蛮美的哩,呵,那次我跟出去她有化妆,打扮又蛮时髦,我就觉得她是个成熟有味道的女人了,不过心里总想是脂粉堆出来的,没想到这次看到她脂粉未施,皮肤的确有在保养,水水的欧。 那时她穿着一件大T恤,跟家母在聊天,可能是刚起床也没啥防备吧,清楚看的出来上衣里面并没有穿胸罩,她的胸部大概也蛮有料的,把大T恤撑的开开的,加上质料薄,激凸很明显,但因为是黄色的衣服,所以不能算曝光,除了那形状外,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她的T恤很长很大件,我到现在还觉得奇怪怎么有那么长的T恤阿说是裙子又不像可是说不是裙子又刚好把屁股盖住,露出整个大腿来,所以我就在想,她到底有没有穿裤子啊,我从楼上走下来,打了声招呼,我妈去招呼早餐,我就跟阿姨说着话。 青春男生刚起床的时候其实下体都会很硬,虽然过了有一会儿了,但是我其实还没完全消下去,保持一种半软半硬的状态,加上我那时还没梳洗,穿的又是宽薄的四角裤,看她穿这样,整个人又散发一种性感成熟的风韵,跟她讲了一下话后,忍不住又愈来愈硬,她那时坐着,我站着,她一定很清楚看到我下面撑起了一大块,我自己平时就不会很害羞保守,所以也就任着下面硬挺着,并不遮掩,我注意到她讲话时开始眼睛时不时的往下看,但还是稀鬆平常,嘴角更勾起了笑意,然后用下巴抬了抬,指着我下面,说了一句「交女朋友没阿?精神很好欧,ㄏㄏ~~!」 她都这么大方了,我更不以为意,调皮的说(谁叫阿姨这么性感阿~~!真的吗~~?)她笑盈盈地站了起来,胸部晃的好厉害,走过我身边的时候,用手轻轻从我硬挺的阴茎下面勾了一下上来,(遛鸟啊~~!你~~!),笑笑抿嘴瞪了我一眼,去厨房帮忙了。 我则去浴室刷牙洗脸,当然在那之前,是先把浴室门关上,打手枪了,呵。 自己解决完,漱洗了一下,出来吃早餐。走到饭桌旁,就看到阿姨斜斜地又用眼睛睨了我一下,一样那样老神在在跟老妈聊得很开心。 她们已经快吃完了,我坐下来,一张长桌子,我跟老妈各坐一边面对面,阿姨坐在桌子短的那边,等于坐在我斜左边,老妈吃完后进厨房东弄西弄,阿姨问我多久回来一次阿有的没的,跟我说话的时候一边跟在厨房的老妈搭腔,(我家那小朋友阿长大有妳儿子这样就好拉),她从第一次看到我就很喜欢我这我是知道的,我们第一次出游她带团就一直说要给我当乾妈,可是我们大概也差十多岁左右ㄅ,说妈又太勉强了一点,说当姐又大了一点,就只好什么都没当成,呵~~! 一会儿她又回来跟我说话,突然她大弯了个腰,我以为她要捡东西,结果她看了一下我的下体,「消下去啦」,然后抿着嘴笑得很开心,像是我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到一样。她弯腰的时候虽然只有一下子,但领口还是大开了一下,但因为角度的关係,只隐隐瞥见上胸围的隆起,但因为没穿胸罩,胸部还是摇晃的很厉害,水水嫩嫩的。吃完她就先上楼了,老妈把餐桌收了一下,叫我等一下吃完自己把东西拿到厨房,然后就去客厅看报纸了,我问阿姨什么时候走阿,她说大概收拾一下等下就离开了吧,然后我也就上楼去了。 阿姨昨晚睡在我隔壁的客房,我要回房间的时候一定会经过那房间,但因为不是走过就会经过那扇总是开着的窗户,而是要回转往二楼浴室的走道才会正对那扇窗户。我上楼的时候客房门是关着的,那时我顺道绕去浴室想拿髮胶,可是在我经过窗户的时候突然发觉,那扇窗户还是没关?不会吧?就刻意瞥了一下,只见到阿姨正在整理东西,不过刚刚的大T恤已经脱掉了,但却换上了内衣裤而还没穿上衣服,就在那里拿东拿西。 那一刻我心跳真是加速,老实说阿姨身材算保养得很好,只不过腰和大腿稍稍肉了一点,但也还不到胖的地步,以一个快40岁的女人说来这样的身材的确是相当魔鬼的。她的上围刚刚就发现了应该不小,这时候虽然隔着胸罩但还是挤出了深深的乳沟,大概有Dㄅ,她穿的内衣裤可能是家居的关係不是一整套的,而是胸罩水蓝色的,下面则是黑色的内裤,包着屁股的部分略带透明,超性感的。 阿姨收东收西大概都好了,突然转过窗子这边来要拿吊在衣架上的衣服,这时却与在窗户外的我眼神撞个正着,我只好有点慌张假装刚从浴室出来经过这里,说「阿姨需要我帮忙吗?」然后故作镇静大大方方地站在窗户那里往里头假装探头,因为刚刚阿姨的那一勾,又加上她搞笑又有点不太避讳的说话方式,我心里隐隐有些觉的阿姨搞不好是故意不关窗户的,呵,此时阿姨也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看着我笑了一下,隔着窗户大方地走了近来,到衣架上拿了衣服,「不用了啦,大概也都收好了,不然你帮我把包包提下去好了」,「欧」。 我绕到门口敲了敲门(有点好笑的动作,都已经看光了,哈),然后直接打开门走进去,刚好看到阿姨套下上半身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又转身要去拿裙子。「谢谢欧,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那宝贝才能大到帮我提东西阿,呵。不过假如他真的那么大了,我看我也都老啰」,「不会拉,阿姨身材超好,超年轻,根本不像有小孩,叫我追阿姨我也肯的」,「真的吗?身材都走样了吧?」她虽然上半身已经套好衣服,但下半身只穿着一件内裤,她看了看自己,又摆了摆脚的姿势,在大腿屁股上东捏西捏,「是阿,看阿姨身材一点都不输给我同学欧,ㄏ」,她也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的内裤,前面虽然缀有蕾丝,但还是清楚看到阴毛了,只是因为内裤也是黑色的关係,不是非常明显,但还是可以看到一团浓密的毛髮包裹在薄薄的内裤里,她动来动去拿裙子套上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臀部,因为内裤很合身甚至有点紧的关係,把她丰满的屁股约束、包裹的更加丰满,她的臀部从背后近看来几乎完全是透明的,那种屁肉的白罩着薄纱的黑,透出来的颜色超撩人、超性感。 我等她穿好衣服裙子,又在镜子前理了理头髮,才一起下楼。 没想到下楼时她不忘又亏我一下,看着我下体(其实我又翘了),「又不安分拉」。 她笑着又轻轻撩了「它」一下,「小心给你妈看到,会不会不好意思阿」。 然后她就故意走在我前面,在楼下的时候也刻意帮我挡着,我则是在阿姨背后挺着一根大肉棒,硬的不能再硬,放下包包就藉口想要离开。 「阿姨,下次再来玩阿,我想上厕所,妈我先上去阿」,然后就咚咚咚上楼了。 老妈带阿姨出门,开车送她回去。我则到浴室,又打了一枪。 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着这阿姨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有点让人担心,怕假如讲话或是「看的」太过份会被指责,坏了彼此的关係,又增尴尬,但是又感觉阿姨好骚,有种成熟女人的大方,对性的大方。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回想着她T恤里晃动的双峰,那黑色的内裤以及内裤包裹的阴毛和因透明材质而大露于外的屁股,还有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用手指尖端的指甲,轻轻撩过我硬挺下体的触感,然后加快右手握着阴茎的力道和速度,夹紧屁股,下腹部往前一挺,整个射了出来,几近虚脱那样地,在半个小时后,又一次到达高潮。 阿姨第二次来住我们家已经是几个礼拜后的事了。其实不是第二次拉,而是那次我刚好有回家住,是我遇到她住在我家的第二次,在这中间她还来住过几次吧。 那天她九点多就到家里了,提着大包小包,穿着超短窄裙(这样好导游吗?阿哉,可能要问陈美凤吧,ㄜ,冷。),上衣没啥特别,也没什么印象了,她有穿丝袜,露在窄裙外的大腿好肉感欧,果真是成熟女人的风韵阿。 我帮她提着大包小包上楼,她则在楼下跟家人聊天,我本来很邪恶的想说也许可以打开包包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康的,不过本人虽然小色,也还是一派光明阿(ㄎ,不是拉,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没这样想就是,你知道,人有时候就是会有这种莫名的光明面阿,就像小丸子突然想用功一样)放好行李之后,我进我的房间关了电视(刚刚突然被叫下去提东西),也下楼去了。 到了楼下他们正在「开港」,我也随便转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阿姨说这次到哪去,然后累死了巴拉巴拉的,老妈则问起上次她介绍的保养品的问题,也是巴拉巴拉的,反正就是一连串不太有重点的聊天就是。 我坐的位置的关係,没办法看到阿姨性感的小裤裤(残念阿,ㄜ,恶天使怎么跑出来了?打下去打下去),因为阿姨坐在我斜对方,中间是我老妈,不过我从侧面看着阿姨的腿,坐着短裙又被扯的更高了一点,整个大腿几乎都展现出来了,这样在外面跑会不会太危险了一点阿,不过我马上又想起,搞不好这也是一种江湖手段阿,就像我们教学有时候也要盖乖宝宝章,买糖果送学生是一样的道理,呵。 阿姨看我在家似乎还蛮高兴的,一直叫老妈下次也一起过去她家玩玩,不然她一个人在家也很无聊,还说什么不过担心我去会太无聊之类的话,我当然接说「不会的拉阿姨,不然下次也找个时间过去看看阿,我也想看看阿弟ㄌㄟ」,我妈也插嘴「对阿,约个时间好了,一直都没见过你儿子ㄟ」,然后又是一阵没重点的聊天,只是在聊天过程中,阿姨会对我笑,我也对她笑,只是在这样的笑里面好像还有除了笑以外的什么,不过对我来说,又是一阵怀疑,怀疑这笑里的什么是不是根本就没有什么,ㄏ,但也因为这种情愫,让人更多了一份期待。 坐着坐着眼看也没啥搞头,我就又上楼去了,她们聊了大概有半小时吧,老妈才催促阿姨去洗澡了,累了几天,好好休息吧,有什么话先洗完再说了。 阿姨就到二楼準备要洗澡了,两间房间的这扇窗户依然是关着的,另一扇窗还是开着,但阿姨只是在里面整理东西,我家的浴室也没啥机关,所以只听到水声哗啦哗啦,然后是浓浓的沐浴乳香,那种声音和气味,竟然也会让人有种蠢蠢欲动的兴奋感,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洗完澡阿姨出来,像泡沫化成的维纳斯,整个人又白又嫩,头髮是湿的,身体也还有没擦乾的水珠(我的下面也是湿的,唉),汲着脱鞋走过来我房间里跟我说话。 阿姨是第一次到我房间,一进来就说「好多书欧,你平常关在这里就在读书吗?」 「没拉,大部分是装饰用的,很多还是厚纸板ㄠ成的ㄌㄟ」阿姨笑了,她用一条大毛巾还在擦着头髮,当然看的出来还是没穿胸罩,因为这次她穿的不是那种很怪的超长连身T恤,而是女性睡衣,真正的女性睡衣,会这样说是因为,那睡衣短短的,大概抬手就会露出肚子吧,下面搭配一件也同样是丝质的看不出来是裤子还是裙子的东西,总之飘飘的就对了,也是短的不能再短,上下整套是淡紫色的,而没穿胸罩的奶子真的是看的一清二楚,因为那睡衣又薄又宽又贴身,D罩杯的胸部激凸明显不用说了,胸前开口往下挖了一大片,她只要稍一低身,奶奶一定就会跑出来打招呼了,加上她这时又擦着头髮,双峰晃个不停。 她走进来我一回头看见她穿这样子,心里真的骂了一句髒话(不是我不高兴,而是有时候太兴奋也是会骂髒话的),然后眼睛实在无法从她胸前移开,她睡衣飘飘的,我整个人更是飘飘的,一颗心好像被吊着一样,体内又开始强烈打着血液,听的到轰、轰、轰的声音。 刚刚简单的两句话稍微掩饰了我的期待、兴奋,还有不安。 「你都多久回来一次阿?家里只有妈妈在要多回来,不要有女朋友就忘记老妈拉,你们这些小孩子」。 然后就是闲话家常,阿姨一直叫我要去她家,她要烧一桌好菜请我吃,也可以教教她儿子功课,她说这些的时候,我答着腔,但是整个画面却都黑黑的,我只看到几乎没有遮掩的一双美腿,偶尔转动身子因为裤子超短而露出的屁缘,好肉好嫩的感觉(她有穿内裤吗?)。 还有,那一直在不断晃动的双峰,当然有些微下垂,但那应该是丰满造成的,还有没穿胸罩的乳房所自然形成的弧度。她奶头蛮大的,虽然衣服质料不透明看不清楚,但那凸起的形状却更加让人无法抽离。 「晚上不怕睡不着阿你」,阿姨又抿着嘴笑,我才发现这一次我真的看得太夸张了,不过也许不是我看得太夸张,而是她这样的穿着,这样的动作,说看到的人不会失态是绝不可能的吧,更何况我正值性慾的颠峰期,阿姨也太坏了吧! 她难道不怕我真的做出什么太过难堪的事来吗?我这次完全可以确定她是故意的了,她并不反对让我看这样的春光,甚至还有意製造机会,但我可以更进一步吗?她只是以一个年近40的熟女对我游戏似的挑逗,而获得一些关于性的、青春的恶意快感,就此而已,还是也还鼓励着我再往前跨一步呢? 我不好意思笑了笑,「阿姨你身材太好了拉,这样我真的会受不了」。 「呵呵,有需要要跟我讲欧~~!」 阿姨真是太可恶了,竟然还这样亏我,让人辨不清真假。这游戏选择权全在她,我只能亦步亦趋,猜对了她没损失,她的年龄她的位置已经可以大方面对她的选择,猜错了,游戏结束,她真的只是比较开放而调皮地逗我,而我会错意,反而搞的关係尴尬不堪。 我下体像火在烧,坚硬的我好难受,但另一方面,我无比地兴奋,某个程度说来,起码阿姨不反对对我展现她的身材这条底线画出来了,我也不再彆扭更加恣意饱嚐这样的春色,她的淡紫色睡衣又薄又宽又贴身,上下同样都短的不能再短,感觉好柔好滑轻飘飘的,隔着这样的「遮蔽」看一个成熟女人的胴体,那时虽然我已经有了性的经验,但美丽的身体却没看过几次,这样的性挑逗就更不用说了,我感觉龟头好敏感,只要稍为摩擦都会带来莫大的快感,我从刚刚就偷偷的用大腿内侧磨搓着我的硬屌,那时我一下子肛门反射性地收缩,肉棒强烈跳动着,竟然射了出来。那晚阿姨在我房间又聊了一下便回房休息了,那时我虽然射了出来,可是因为阿姨在我也不便起身去厕所,于是也就这样坐着,后来到厕所清理内裤前头湿了一片,只好换了一条新的内裤。

上一篇:少年阿宾 第59章 歧路 下一篇: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七卷:第一章 小兵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