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青的情人 第22章

小青的情人 第22章

时间:2018-02-05 「啊!天哪,我的上帝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东西啊!?」   杨小青尖叫起来,但是除了僧侣们齐声的吟唱,却没有人回答她。……   肏进小青阴道里的大圆头,一面撑胀她膣腔的肉壁,一面往她更里面的深处推进。……像一条活生生的蛇,以凸大、厚圆的蛇头锧入小青狭窄的肉管,强迫肉壁紧绷着而一路张开;容纳了它之后,又再收缩回去,紧裹在随它引入的较细、较柔的「蛇身」上面;……   小青极度敏感的阴道膣,强烈地感觉溜滑、湿黏、又如含着软骨般蠕动的「蛇身」;脑中浮现这只进入自己体内的动物,竟不是条蛇,却更像一条顶着蛇的头,而身躯有如蚂蝗(俗称水螲、或吸血虫)的怪物!   而它那既是圆形却又会不断变形的肉身,和它似乎一挤、一压就会破裂的软体,紧贴在自己也是湿黏黏、滑溜溜的阴道里,简直就好像它除了那颗鉅大的蛇头,整个柔软的身体都会溶化成可怖的黏液、稠浆;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   ……   「呵~!啊~!她需要的刑虫,已经进去了!」僧侣们齐声呼颂起来。   「啊,女人可耻的身体!也是条淫秽的虫,多淫秽啊!」一遍遍唱着。   「不,上帝!……不!……上帝,不要啊!……」   杨小青在蒙住的黑缎下摇头喊着。但她赤裸的身体,在强尼将大半截春药条都塞进阴道里时,却不由自主地蠕动起来。尤其是她仍然维持着四肢不得动弹、两臂、双膝都大大展开的姿势;只能蠕扭着纤腰、削瘦的胸腔、和骨嶙嶙的双肩;净白的小腹一上一下地起伏;顶着黑茸茸阴毛的阴阜不住往上掀动;而两片丰腴的臀瓣阵阵挤缩着……   这时候,塞入阴道里的那条春药,药性开始发作了,引得小青阴屄的膣腔肉壁不断分泌出大量淫液,沿着药条上特为「导流」的两道细槽,向外顺流出来,一直淌到还挂在屄外面、大约有半尺长的尽头;然后一滴接一滴的掉落到地毯上、强尼早已準备用来盛装它的一只玻璃碗里。   杨小青猛挤屁股、会阴部阵阵收缩的同时,也感觉自己阴道口的肉圈,紧紧匝在那条柔软的「蚂蝗」身上,好像每一夹就会将它夹得变形,压破裂开,而它里头灰黑色、黏稠的体液,就会和自己的润湿溶为一体;变成浓糊糊的、膏浆状的东西、从屄里挤出来,淌到屁股底下了!   「啊~!女人可耻的屄,已经和刑虫溶为一体了!」僧侣们大声唱道。   「啊~!多么可耻!……女人的屄,是多么可耻啊!」僧侣们齐声重唱。   「连充满在她的屄里的刑虫,她都会爱、会疯狂啊!」一遍遍唱着。   「不!……上帝!上帝啊!不要让我爱……别让我为它疯狂啊!」   小青哭喊似地尖叫,在黑缎下猛摇着头。但是她的身子却由不得她,对强烈的药性、和先前吞下的药丸子产生强烈反应;阴道和子宫不断收缩、抽搐,淫液往外直流……   而那颗顶在小青子宫口上、鸡蛋般大的药条头头,撑着那儿的肉稜、绷着膣腔肉壁,紧紧压迫隔着阴道前方的膀胱,令她感到尿涨无比,连小肚子都失控地起伏、颤抖了起来!   强尼沉默不语,只顾仔细观察此刻杨小青如鲜花盛开的私处,用手指撑开她肥腴的大阴唇,轻轻佻拨着已肿成如两片花瓣似的、滑溜溜的小阴唇,逗得它一闪一闪的也往外撑张;现出内侧殷红红的嫩肉、和中央夹着细长药条的屄口肉圈。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小青一股股源源溢出的蜜汁,覆满在药条上,就更耀眼夺目地晶莹发亮;而顺沿流淌下的淫液,滴滴嗒嗒地掉落入玻璃碗中,几乎都像可以听见它的声音了!   当然,除了僧侣的吟唱、呵吼声,疯狂中的小青是什么也听不见的。她只体会到那颗鉅大的蛇头,深深卡在自己身子里,不再往更里面抵入,也不退缩出去,一直令自己尿涨得都要爆裂了;但阴道里,除了一腔黏糊、溶溶的东西,却几乎又感觉不到细瘦、柔软的蛇身?蚂蝗身?……难道它已经像丈夫的鸡巴,每次肏入不到一分钟就会洩掉似的,死在自己的肉管中吗?!……   「不,太可怕!太可怕了!……啊~天哪!要尿了!都要尿出来了!」   小青被这感觉吓坏了,喊叫出的同时,她也像在梦中,因找不到厕所而忍不住要洒出尿来似的,以为自己将尿湿裤子,便用尽全力憋着尿液。但也正因为如此,使自己产生了更强烈的性慾,感觉阴道里更空虚不堪,更迫切需要让男人的性器肏进去了!   事实上,杨小青并没有真的洒出尿来。只在她硬挺突起的阴核肉芽端、尿道口纤细的肉折子上,挤出一两滴抑制不住的、亮晶晶的小便,滚流到小阴唇的肉瓣上,溶在氾滥中的淫液里。   强尼眼看见小青此刻的反应,便迅速由床几抽屉里取出一根细长的塑胶管子,回首对录影机笑了笑,小心翼翼地一手捏住小青的阴核,用另一手把细管的一端肏进她精緻小巧的尿道口中;然后他缓缓地、轻轻压着小青的膀胱部位。小青鲜艳的阴唇花瓣随着抽搐起来,同时低沉地惨叫出声:「啊噢~呜~~!!……上帝啊!我尿了,尿出来了啊!」   小青的尿液从透明的塑胶管里急急地喷了出来,流洒到强尼搁在床下的另一只大约一公升容量的玻璃瓶中。于是强尼又拾起相机,对着小青的屄〔喀嚓!   喀嚓〕地拍摄了两张她被导尿的景象。   「嗯~!!……嗯~!~~哦~喔!」   小青一面尿、一面不停地哼着。强尼放下相机,轻抚她的阴阜、小肚子。   等小青尿完,塑胶管下端也只剩最后几滴尿液,落到快满的玻璃瓶里,他才把尿液的瓶盖盖上,收到柜子里。再回到床边,一面低下头吻小青的阴核,一面将塑胶管由她的尿道口里拔出。然后伸出舌头,在她那粒湿漉漉的肉芽上来回舔弄、扫拨……   「啊~!!……天哪!……什么东西舔得我……要命死了啊!……」   小青大声歎叫起来,把整个屄不断往上掀动,迎凑强尼湿热的舔弄。同时听见僧侣的诵经声中隐隐传出女人阵阵的呻吟,充满了一种痛苦、却又带着难以形容的欢愉。不知怎的,她也像受到相同的刺激而哼出一模一样的声音:「喔~~哦呜!……喔~哦。哦……呜~!!……」   女人的呻吟愈来愈清晰,愈来愈大声,而且像咏唱般地抑扬顿挫,同时和着由缓而急的、有如宗教热情渐渐炽旺起来的尖呼、狂喊。而被强尼舔在阴核上的小青,也跟着受不了似地语无伦次、娇唤、尖啼了:「啊~!上帝,上帝啊!……我受不了,舒服得……又要受不了了啊!」   强尼开始拉着那段挂在小青屄外、已溶化成细线般的春药条,缓缓将深埋在阴道里的那颗蛋状的「蛇头」向外扯出。小青原来紧夹而夹不到东西的膣道又被撑了开来,像男人的大龟头往外抽走时,立刻强烈感觉好捨不得它,忍不住哀求着:「不!不要啊!……上帝,不要抽走,不要抽走你的……大鸡巴啊!」   但强尼不语,还是把那颗大头头扯了出去。小青的屄顿时无比空虚难熬到极点,失去控制般地挺起屄,朝天直抖……连连喊着「不!」,整个头和上半身左右猛甩,将蒙在脸上的黑缎罩单也甩掉了。   ………………   杨小青睁开眼睛,看见刺眼的聚光灯前,一个高大的、魁武的男人身影,正朝自己伏下来,不知是惊、是喜?歎叫出一声:「啊!」的同时,发现自己赤裸裸的身子,是两臂摊开、双腿大分的姿势,雪白白的肌肤,为背着光的、男人鉅大的身影笼罩,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见到他双腿间挺举的那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鸡巴。   剎那间,不知应该惧怕还是狂喜的小青,感觉全身像着了火般的,迫切需要甘霖的浇洒,但脑中仍然浑沌而模糊不清;只记得自己曾经如在梦中受到强烈刺激的刑罚,像不知在何处被逼出了尿似的,膀胱、子宫里突然都空洞洞的,令自己阴道中又骚痒难熬得亟需一根大鸡巴肏入。   而此刻,眼前这个连名字都搞不清的男人身体,从胸膛到肚子都长满了西洋男人才有的体毛;他又粗、又长的肉茎底端,茸茸的、橙红色的阴毛,更贲张得像一把中烧飞舞的怒火,看在小青眼里,教她立刻抑不住狂热地就用英语喊出了:「宝贝~!……快给我吧!求求你,快把……大鸡巴,肏到我里面吧!」   「想要了吗,甜心?想要男人给你快乐吗,可爱的金柏莉?」强尼问她。   原先充斥在房间里的僧侣咏唱,不知何时已换成女人们欢愉的吟颂,和着八~年代流行的迪斯可音乐节拍,还夹杂了阵阵男女作爱时的喘息、呻吟、与淫靡靡的哼声、呼吼、浪叫。听在小青耳里,彷彿剎那间从刑罚的恐惧中解脱了出来,忘却了一切难耐和不堪,兴奋无比地对男人唤着:「当然想啊,宝贝!……都快想死了~!……快来,来肏我吧!」   小青两眼淫兮兮地瞟着强尼,但她除了身体鲜活而敏感之外,整个心智、思维却仍然迟钝、呆滞;只有一个强烈的意识支持着她无比激昂的情绪:……要男人立刻进入自己的身子里,让她快乐。至于他是谁、他将会用什么方式对待自己,也都不重要了!   强尼把小青的两膝推到她的胸前,将她娇小柔弱的身躯推向床里,叫她抓住床头板。小青十分熟稔地依言照作,举直手臂攀在床头板上,也因此露出了腋下的两丛黑毛,辉映对比着自己洁白的肌肤、纤小的双乳、和一根根蠃瘦削弱的筋骨。……   此时的杨小青,已管不了尽陈在男人眼前自己的身体和姿态,她只顾极力扭动自己的屁股;媚着充满肉慾的两眼,呶起薄唇,嗲嗲地娇唤叫淫秽无比的声浪。那挑逗男人的模样,活像个早经无数男人的应召女郎;但和那种卖身女人不同的是:她完全不须装作蕩妇似的来讨好顾客;打从心底、和慾火中烧的身体里,小青早就跟急迫不堪的蕩妇一模一样了!……   「可爱的金柏莉!……没想到你发起浪来,比妓女还更风骚百倍啊!」   「嗯~!宝贝,那就赶快……像玩妓女一样的,来肏我吧!」   身材魁武的强尼,挤入小青的两腿间,俯下身子,他那颗鉅大无比的龟头肉球,顶到她等待已久屄洞口,像绷着一环小小的橡皮圈似的,将小青的屄肉撑得前所未曾的张开了……   「啊~!……啊~~!!」小青放声尖叫起来,闭上的两眼迸出了泪珠。   「啊~,啊~~!!天哪,你好大啊!好大、好大啊!」她持续地喊着。   「这就是你最爱的,对吗?金柏莉!」强尼追问她,同时沉下身子。   「啊~!!是嘛,是嘛!!……我就是。最爱。给大鸡巴肏的嘛!噢呜!   ……肏我!大鸡巴。肏我吧!……啊~!。啊~~!「小青急喘地应着。   ………………   或许是因为大麻烟、琴酒、快乐丸、强姦丸、春药条的缘故;也或许是一整天下来,和徐立彬口交、与大学同学聚餐时的情绪、及在银星舞厅里跟男人紧贴狂舞累积的亢进使然;此刻,在强尼床上的小青,已完全丧失了脑子的功能,只有身体是敏锐的、有感觉的了!   从男人鸡巴进入体内的剎那,杨小青就像疯掉了似的,什么都不顾地迎着他的抽肏,狂喊、尖呼;猛烈振蕩、腾抖自己娇小的身子;急盼他全根鸡巴的没入、填满、和充塞。她高啼着语无伦次的淫声浪语,呻吟出快乐到极点的感觉,激情地放蕩了起来……   然而强尼肏进她里面,还没抽送多久,小青的高潮就忍不住怒涛汹涌般地氾滥、爆发了出来;而且一直洩个不停,身子连连打抖、抽搐,喉咙里不断迸出像一条被虐打的小狗似的、咿咿唉唉的吠叫、呜咽声。引得男人不但不轻柔下来,反而更变本加厉地狂抽猛抽……   小青被强尼如强姦似的迅速戳着,在持续的高潮下,整个身子失控地不停颤抖。同时,像梨花带水般地猛甩着头而泪水四溅、急得喘不过气来地尖呼着:「天哪!你肏.死……我了!……你。肏死。我……了啊!……」   「好不好!金柏莉,肏得好不好哇?!」强尼一拍不漏地肏着小青问道。   「好……!好。好啊!天哪……好得都。受不了。死了……啊!……」   强尼持续猛烈地刺肏着小青完全被折捲起来的身躯,整只大鸡巴噗吱、噗吱地尽根没入、又急抽到头,再又尽根没入、急抽到头……掏出她源源不绝的淫液,流满了一屁股。他的两粒大睪丸拍哒、拍哒地打在她已经被掀离床面的屁股眼上,也更加倍刺激着小青,令她忍不住疯狂地嘶喊,喊到连嗓子都沙哑得喊不出声了,强尼才停下抽肏,只将整根肉棍深埋在小青的阴道里,大龟头顶在她子宫口上缓缓揉磨……   杨小青被肏得两颗眼珠都翻白到脑子里,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滴,直到急促的喘息终于慢下来之后,才睁开翻回了黑眼珠、水汪汪的两眼,楚楚怜人地瞧着强尼说:「你……好要命喔!把人家……肏得。几乎都要死掉了!」   「我答应过,一定让你快乐的呀!舒服吗,小甜心?」强尼问她。   「嗯!舒服极了!宝贝,你。那么兇猛的。肏我,让我真的。快乐极了!   你……你真的好……好厉害、好棒喔!「小青心里高兴得泪中都带着笑。   强尼伏下头,热情地吻住小青,舌头在她口里抽抽肏肏的,引得小青立刻反应着拚命吮吸它,喉咙里呜呜地又嗯、又哼的。然后他一把将小青抱起来,自己往后一仰,躺在床上;把小青推成跪坐在他身上的姿势,叫她在鸡巴上面,上下套弄。还故意用中文问小青:「你喜欢……棒的男人的。大棒子,对不对?」问得小青点头时都笑了。   「爱~!我爱大棒子!我好爱大棒子喔!」小青也用中文回应他。   然后,小青就两手撑着强尼毛茸茸的胸膛,套坐在他的鉅棒上,开始上上下下地掀动屁股。也很快地又性感了起来,像作过不知多少次的蕩妇一样,完全无视那刺眼的聚光灯、和仍在摄录中的录影机,正把自己此刻扭腰甩臀、毫不知羞的模样,和咏唱着中英文夹杂并陈的叫床声,都摄入了镜头,成为强尼留下的永恆纪念。   ………………   房间里的音响中,夹着男女作爱声的歌唱,和杨小青在鸡巴上套坐下时的欢悦浪叫,共谱成一片动人的交响曲。对小青而言,女上男下的这种姿势,自己可以主动控制节奏的快慢、和在鸡巴上套弄的角度、深浅;低下头可以一览无遗瞧见男人的反应,可以对他搔首弄姿地挑逗;而当自己仰起头、闭上眼睛,像骑在马上奔腾、驰骋时,自己身子紧包着那根鉅大无比的肉茎,也就更容易体会男人的坚挺、强壮;是最能令她放浪行骸,表现淫蕩、疯狂的玩法了。……   只可惜小青一天下来的亢进,和在银星狂舞后的体力已将用尽,两条细瘦的腿子支撑不了多久这样的姿势,很快就气喘嘘嘘地扑倒在强尼身上,一面继续摇晃屁股,一面以英语细声娇唤着:「累死我了,宝贝!……你……你怎么那么强悍、那么厉害嘛?!」   「当然是为了让你快乐,你才会更风骚、淫蕩呀!……金柏莉,我看你好像特别会疯我们老外喔!……尤其,你床上的英文,说得那么道地,浪蕩起来,更加倍诱人。告诉我,小甜心,你先生是个洋人吗?」强尼问她。   杨小青笑了,媚媚地瞟着强尼,一面摇头、扭屁股,一面噘唇应道:「不,他姓张,我……我在床上的英文,都不是他教的,是我……」   「……从别的老外男人那儿学会的吗,张太太?」强尼抢着又答又问的。   「嗳哟~!别问那么多嘛?宝贝!人家不已经跟你这老外。玩了吗!?而且你还有这根好大,又好会玩的……鸡巴,要我不疯狂都不行哪!」   小青嗔着时,她团团扭着的屁股也增大幅度、加快了摇晃的节拍,引得男人的大鸡巴在阴道里进出时还发出咕吱、咕吱的声音;惹得强尼更兴奋起来,将肉茎不断猛烈朝小青的洞穴里拱挺、反刺,同时伸出两手,紧抓住她的小乳房,用手指揪她那两颗硬突突的奶头,配合他鸡巴的冲刺节奏,上下拉扯。令小青顿时又受不了地嘶嚎、惨叫了起来……   「天哪!……宝贝!宝贝!!你……肏死我了!……又要搞死我了啊!」   「当然啦!对付你这种女人,就是要这样的啊!……张太太,你自己说!   你是不是早就浪透了!?……早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蕩妇,妓女啊!?「   强尼问的这种话,听在杨小青耳中,无宁是再熟悉也不过的,若是在平常,她一定会羞惭得两颊通红,害臊似的对男人娇嗔着、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多么浪蕩,同时从羞惭之中产生强烈的性兴奋。但现在,小青的阴道被鸡巴连续冲进、子宫被大龟头猛击、震得全身弹上弹下的;加上自己双乳被强尼魔爪般的两手扯拉不停,痛楚中却感觉无比的刺激,就好像整个人都被男人蹂躏得甘苦交织……   剎那间,身子深处,第二次连续的高潮又抑不住地爆发了!   不断地急喘中夹着高声的娇啼,小青猛烈甩头、凄厉地尖叫着:「啊!。耶稣!我又来了!……耶稣啊!我。又来了啊!……啊~!!」   嘴上用英文喊出高潮的同时,小青内心里,也正以中文吶喊着:「啊!是嘛,就是嘛!我是蕩妇……早就是不要脸……浪透了的蕩妇啊!   大鸡巴,肏我!……肏我!像肏妓女一样,把我戳死我算了!!「强尼猛一挺身,把高潮中的小青震倒在床上,不待她惊叫出声,就迅速将她纤小的身躯翻成跪爬的姿势,并令她把贴在床上的头往床外侧着、好让录影机把她翘高了屁股的姿态,完整拍入镜头;也清楚地摄录下她被男人从后面奸肏时激动的表情、和动人的叫唤声。   小青立刻依言照作,纯熟地将上身伏趴在床上,分开跪着的双膝,撑举起自己的白臀;习惯性地一甩头,把散乱的黑髮撂到脑后,脸侧向床外,迎着那明亮、刺眼的聚光灯,像对录影机镜头说话似的,哀声哀气地求着:「肏我嘛!从后头……肏到我里面去嘛!求求你,宝贝!……别让我吊在半空中,不堪死了!……宝贝,戳我!肏我嘛!」小青急得滚出了眼泪。   「啊~!啊!!耶稣。耶稣啊!啊~~!你好大。好大啊!……!」   强尼掰开小青浑圆、皓白的臀瓣,湿淋淋的大鸡巴再度刺入她屄里时,她放声地嚎叫起来,两条撑着屁股的大腿,连续地发抖、颤动。   「……看来,张太太也非常爱这种像母狗挨肏的姿势啊!嗯~?」   「爱!好爱。好爱喔!……爱死这样子被人肏了!……」   强尼勇猛地抽肏,小青失了魂似的尖叫着;而她那自然反应的身子,完全不须她意识的指挥,就自动、主动将屁股连连耸高,迎接起男人鸡巴的出入。在他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大幅抽抽的节拍下,小青很快地又在止不住眼泪的哭喊中,嚷出了她今晚的第三度高潮了!……   「天哪!啊~~哦呜~哇啊!……我又出来了!又出……了啊!宝贝!   肏我!肏我!。肏.我。啊!!我……要死了!。舒服。死了啊!!……呜~呜。呜~呃啊!……呃~……啊~!!「当小青如断了气般地呜咽着时,她几乎已虚脱的身躯又被男人提了起来。   强尼站在床上,像抓小兔子似的,把小青两臂拉着跪坐、面向那根仍然高高挺举的、沾满了淫液的大肉茎。然后令她吮吸他的鸡巴。   神智不清的小青,脑子里一片浑沌,想也不想地就引颈仰头、张大开嘴巴含住那硕大无比的龟头,拚死命似的吸了起来……   小青的嘴虽然长得还宽阔,但一套上强尼的大龟头,仍然是被撑得满满的,几乎要透不过气;以致她一面吮、一面连鼻翼都闪呀闪的急促呼吸,喉咙里阵阵娇哼不止。而当强尼以手托在她的后脑,开始把鸡巴朝小青口里抽肏时,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哽噎,连连迸出唔唔的声音,同时瘦嶙嶙的胸口也都像痉挛般地抽搐着……而大颗大颗的眼泪就又滚下了脸颊!   「可爱的金柏莉!……吸鸡巴吸得真动人!……既然你已经快乐了,就把我强尼也吸出来,让我全都喷射给你喝下去吧!……啊!好舒服,张太太的这张巧嘴,真是迷人、诱惑到极点了!……啊~!吸吧!用力、拚命吸吧!……啊!…   …啊、啊~~!!「强尼喷出了大把大把的精液……   像半昏迷了似的杨小青,嘴唇紧紧匝在强尼的肉茎上,放开了喉咙,让那强而有力射出的、热烫无比的、浓稠的浆汁,一股接一股地喷进自己喉咙里。直到男人全都洩完,她才咕嘟、咕嘟地,像喝浓汤似的,全数吞嚥下了肚。   ………………   强尼下了床,捻熄聚光灯,关上录影机之后,回到床边,瞧着瘫痪在那儿的小青一直笑迷迷的不语;而小青好不容易半睁开眼睛,对他也无语地望着时,她才渐渐想到自己今晚从「银星」出来之后,所作的一切,竟是像一场梦似的,那么虚幻、虚无……   而自己一直追求的,心里真爱、真正爱自己的男人,却早已不知去向。眼前唯一的「真实」,只是自己赤裸裸的身体,在深夜的台北、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里,不知所措!……   而唯一奇妙的感觉,是他刚喷出的精液,在自己喉咙里散发的「芳香」;是自己身子底下,连番爆发了三次高潮之后,从屄到子宫里,还持续的慰藉与「满足」。   只是,这一切都多么荒谬、多不可思议啊!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妈和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