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绝色肉欲 第十四章 恨天怨地毛毛虫

绝色肉欲 第十四章 恨天怨地毛毛虫

时间:2018-02-04 我俯身将手轻轻的捥在灵雨细滑如丝缎般的腿弯处,另一手搂住她的胁下托起她柔软玲珑的身躯,灵雨没有挣扎,只是软绵绵的贴在我身上,她的左乳房紧贴着我的右胸,红通通的脸颊依在我的肩颈处,轻柔的喘着气,芬芳的处子气息吹着我颈部的肌肤,麻麻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   这时我感觉到胯下的大龟头酥痒酥痒的,这是阳具挺立的前兆。   灵雨那张如白玉抹上丹朱般艳红的脸近在咫尺,我只要侧头就能吻上她吐气如兰的柔唇,这时她半瞇的美眸中射出千条万缕的情丝欲芒,几天前的晚上,她虽然看到我与她姐姐灵珊下体纠缠在一起,可是那不过是剎那间的震惊,即羞怒避之。不像刚才亲眼目睹我与金敏如此激情忘我的狂野交合,牵引出她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无边慾火。   金敏推开休息室的门,靠在门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抱着美女来到门口,休息室内是金壁辉煌的法式装潢,法式的长沙发摆设在名贵的长毛地毯上,墙上挂着数张西洋古典油画,靠墙是一张仿法国路易王朝的床,柔软而弹性十足。   他们公司的老董真会享受,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勾搭女人的战场,我忍不住看金敏一眼,不知道她有没有在这张床上躺过。   金敏瞪我一眼:「看什么?我没上过这张床……」   她说着头向内一撇,示意我快点抱着美人进去,看着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透着暧昧的神采,我心里不由七上八下,暗自祷告她别又出什么鬼主意才好,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享受这顿天上掉下来的美食。   背后传来关门声,我鬆了一口气,将娇柔无力的灵雨轻轻的放在高级的法国式床上。   谢天谢地!到目前为止,灵雨并没有反抗的动作。   躺在床上的灵雨平日慑人心魄的美眸半瞇着,水盈盈,梦幽幽的,显得无限妩媚。腰如水蛇似的轻扭,紫裙已被掀起,两条白腻浑圆修长的美腿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眼前,脚上的深紫色高跟鞋更称出她十足的女人味,我何德何能,能将如此绝艳的美女破处开苞,今生无憾。   我迫不及待的将身上衣服脱个精光,奇怪?看着在胯下晃悠悠的大阳具,怎么回事?已经麻痒了半天,怎么现在还没抬头?是不是这几天与金敏还有大美女的姐姐灵珊旦夕挞伐,炮声隆隆,现在想收兵了?   不急!   先让美女情慾高涨之后,阳具自然可以重整旗鼓再战!   公车上没能玩弄她的酥胸,现在先在她的乳房上发洩一下。   我轻轻退去了灵雨淡紫色的上衣,挺立的秀峰立时破衣而出。我索性将她已被我推倒玉乳上面的奶罩一把扯断,,灵雨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绝非一手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美女才有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新剥鸡头,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让我憧憬起刚才手指在沟底滑过的感觉,不由心跳口渴!   我微微挺起上身,盯着灵雨洁白娇嫩的肌肤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双乳,无知无觉地挺立着,随着我胸膛的挤压,微微的跃动着。我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入鼻是浓烈的乳香,嘴唇不住摸挲着那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挺的硕乳,细细舔丰胸上每寸肌肤,就好似寻宝般,可他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乳粒和周围一圈鲜红乳晕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   突然我一张嘴,将灵雨如樱挑般嫩红的右乳乳尖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灵雨那茁壮的乳粒,同时用手挤捏的捻着另一边那颗樱桃。   极度敏感处突来的刺激,本来堕入慾海昏昏沉沉的灵雨惊得睁开了水盈盈的美眸,看到一个混身赤条赤的男人趴在床上手抚着她丰美白皙的乳房,口中含着她已经发硬的乳珠,男人胯下软绵绵的大阳具连着阴囊像个钟摆似的蕩来蕩去,吓得佳人大叫。   灵雨:「啊~你是谁?走开……唔!」   我忙摀住她的嘴,安慰着:「聂小姐!你别紧张,你忘了我们是在公车上认识的?……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被摀住嘴的灵雨只是瞪大了美眸猛摇着头,两手使劲的推我壮实的胸部,下身两条雪白光滑的美腿抬起来踢动着,防止我再进犯她。   看到她的美腿带着高跟鞋在半空飞舞,那坚硬的高跟鞋尖要是踢到我的宝贝阳具,这辈子就玩儿完了,我立即扑上去把全身趴压在她身上,我两条赤裸的腿缠住她踢动的玉腿,另一只手握住她赤裸裸的乳房用力一捏。   乳房受袭,灵雨又一声大叫:「哎呀~唔唔唔!」   我捂着她嘴安慰说:「你别紧张……别叫……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强迫你……」   灵雨除非是白癡才会相信我的话,她不停的摇头踢腿挣扎,她赤裸的美腿与我光溜溜的腿交叉缠绕着,肉与肉的厮磨,激起我心理的亢奋,胯下的阳具蠕动了一下,大龟头好像有反应了。   这时她紫色的裙摆因为挣扎踢打,已经掀到腰部,露出她毫无赘肉粉嫩雪白的小腹,中心一点的肚脐犹如玉雕,赤裸的纤腰如蛇般扭动,透明薄纱内裤掩不住已被淫夜蜜汁浸得又浓又黑的阴毛,她胯间贲起如丘的阴阜,是万人着迷的包子穴。   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扯着她的薄纱内裤由脚踝脱下,在她惊呼声中,我已将尚未硬挺的阳具压在她那让男人梦昧以求的包子美穴上。   虽然阳具尚未插入她未经人道的美穴,可是由于耻骨与她贲起的阴阜赤裸的紧贴,我感受到她阴阜上的肉似乎比一般女子厚实,顶动间像有弹性似的自动与我的耻骨密实的揉磨,果然是穴中极品。   在两人浓密阴毛厮磨的沙沙声中,她湿滑无比的阴唇紧贴着我的阳具茎部,她极力扭腰想避免肉贴肉的刺激,反而使两人生殖器磨擦的更为紧密。   可是奇怪的是,如此激情的厮磨,按说我的大阳具早该坚硬挺拔直捣黄龙了,可是怎么才抬了一下头,又像个毛毛虫般变的软绵绵了?难道是我太紧张了吗?我立即警告自己要镇定,先刺激一下大龟头,再挺枪上马吧!   我在她唔唔叫声中,将两腿往外张,用力将她浑圆柔腻的大腿分开,将毛毛虫般的阳具紧贴在她的阴唇上磨擦,看到她湿淋淋,滑腻腻的淫液蜜汁全沾到我的阳具上,心里上一阵甜蜜,我与她的生殖器终于没有任何隔合,肉对肉的贴实了,阵阵酥嘛剎那间传遍全身,大阳具像汽球一样开始膨胀。   我鬆开捂她柔唇的手闪电的吻她柔唇一下,在她一怔间,又急忙再用手摀住她的嘴。   我用上了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温柔的口吻对她说:「你别生气……我只是磨擦而已……不会不经过你的许可乱来的……」   灵雨迷人的美眸向四周转一下,大概认为在床上一定难逃破身之危,不停的唔唔唔摇头,泪水夺眶而出。   我欣赏着一丝不挂的灵雨,微弱光芒闪耀着,灵雨那尊玉雕冰琢的迷人胴体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彷彿吹弹得破!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一分为二;鲜红闪亮的嫩穴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香臀浑圆,玉腿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喘息羞恼着时,灵雨浑身颤抖,酥胸玉乳,起伏不定,玉腿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我安慰着:「求求你别哭嘛……我是真的对你……哎呀!」   我讲话时灵雨用力侧翻,我一不留神,与她交缠的两腿随着翻动的身子成为侧倒在床上,我的视线刚好看到刚才背对的休息室大门,门边还靠了一个人影。   老天爷!金敏刚才没有出去,此时背靠在门上暗影中睁着晶莹的大眼看着我和大美女在床上纠缠折腾。   我惊的叫出声来:「你……」   金敏对我比一个噤声的手式,左手姆指与食指圈成一个圆圈,右手中指插入圈中,意思是要我尽快把灵雨给干了。   女人心,海底针,我真想不透金敏对灵雨到底是什么心态。   这时灵雨还在我四肢抱夹下挣扎,淡紫上衣前襟扣子已经被我解开,我将胸罩摔到床下,她挺秀怒突的双峰怒突,被我赤裸的胸堂压得像两个挤扁的气球。   看到金敏的要我干她的手式,我心想,如果现在住手,灵雨说不定还是会告我个强暴未逐之罪,与其强暴未逐什么都没享受到就吃上官司,还不如强姦成功,能将如此美艳绝伦的美女破宫开苞,得到她处女的第一次,多关几年我也认了,还有就是我把她开了苞,她就不敢在老董面前说出金敏与我公然在秘书室里狂野交合之事,因为她自己可是在老董的床上被我开苞的。   总之我脑子里千回百转,替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借口,无非就是要证明美女今天会破处逼宫是命中注定,活该遭劫,好让自己理直气壮的把大阳具硬干进她的处子美穴中,这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想到这里,我横下了心,将尚未完全挺立的阳具对着她湿润滑腻的粉红肉缝用力一顶。(可惜我的阳具尚未挺立,否则这一下只怕是尽根插入她的迷人美穴!)灵雨下体受到撞击,惊得两眼大睁,我鬆开摀住灵雨嘴巴的手,立即用嘴盖住她的柔唇,她唔唔声中,我试探着将舌尖伸入她口中一下立即又闪出来,见她没有咬我舌头,又缓缓将舌尖伸入她迷人的檀口中。   我张开眼看灵雨美艳的脸孔,没想到她这时也睁着美眸看着我,我们就这样四片唇密合,四眼瞪的大大的看着对方。   我见灵雨愤怒的眼神渐渐变的柔顺,扭动的身躯也变的柔软无力不再反抗,当她闭上美眸的一剎那,我大胆的将舌头再次深入她的口中绞缠她的舌头,啜饮她的香津玉液,缓缓的,灵雨原来在口内闪躲的柔嫩舌尖也开始欲拒还迎的与我的舌尖挑逗交缠,她又动情了。   我的手抚上了她雪白柔腻的乳峰,她身子微微一颤,将抬起欲推拒的手又放了下来,任由我的指尖揉动着她早已变硬的乳珠。我另一手也不闲着,将她的淡紫色上衣及紫色及膝裙全部脱下,她没有反抗,只是闭着眼与我深吻,羞涩的微扭着腰肢。   在我将赤裸的身躯正面压在她一丝不挂的身上时,她全身一震,激情的喘气说:「哦……不要……」   她话没说完,我的舌头已经堵住她的嘴,我与她全身上下一丝缝隙都没有的紧密黏贴着。   她身上除了脖子上的紫水晶项链之外,脚上还有高跟鞋!   靠在门上暗影中的金敏对我竖起大姆指,悄悄走前几步,晶莹的眼中透着兴奋的神采,似乎想看清楚我如何将这位美女开苞。   这时我感觉到灵雨与我紧贴的柔唇渐渐发热,她口中的吸力增强,由她颈部吞嚥的震动,我知道她在啜饮着我口中的津液。   我的手轻轻由她的乳房往下抚去,她如蛇的身躯又开始轻轻扭动。她的大腿缓缓磨动着我压在她身上的大腿,充满弹性滑腻的肌肤与我的大腿轻磨着,肉与肉的正面相贴厮磨,舒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   我的手终于滑到两人紧密相贴的胯下,触摸到纠结在一起的阴毛。我的手在她圆润的大腿上轻轻揉动,指尖轻刮大腿的内侧,如玉般的腿肌轻微的抽搐,她全身泛起了轻微的颤抖,与我深吻的檀口张开,将我的舌尖全部吸入了她的口中,用她的柔腻的美唇配合细嫩的舌头含住我的舌尖轻啜着。   我轻轻将她被淫液沾得湿透的大腿张开,日也思,夜也想的破处之梦终于要实现了。   金敏又靠近了几步,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对被我压在身下的灵雨有点幸灾乐祸。   灵雨在我身下张开大腿的同时,似乎生理需求,主动的挺起了她高耸的阴阜,使沾满了淫液又湿又滑的阴唇与我的阳具贴得更紧了,我的手扶向阳具,抬起大龟头,开始我的破处之旅。   啊!不对!我在平常早已坚挺的大阳具怎么还是像毛毛虫一样软绵绵的?   这是怎么回事?   金敏不知道我的阳具现在失灵,对我猛打手式,示意我的大阳具赶快对灵雨的包子美穴进攻。   我这时有苦在心口难开,急了一头汗,金敏见我没有动作,又打手式催我,因为她只能看到我的下体压在美女身上,却没看到阳具已经变成一条虫了。   男人生命中最大的耻辱就是美人裸女当前,阳具大罢工!   这时上面与我深吻的灵雨开始喘气了,口中发热,灌进我口的中玉津都是热呼呼的,像玉液琼浆般的美味。   下面紧贴她阴唇的阳具也感觉她阴唇发烫,一股淫液流出了她的阴道,湿滑柔腻,像头一次在公车上一样,她凸起的阴阜开始有节奏的轻轻向上挺动,磨擦着我耻骨。   我的天哪!在这最好的时机,阳具怎么还是不争气,说不肯硬就保证不硬。   金敏见我没有插入的动作,对我投以怀疑的眼神。我对金敏投以一个「安啦!」的眼神。   金敏不出声,以口型无声的对我说着:「少废话!要干快干!」   我猛点头,由于与灵雨四唇相贴,捨不得分开,我对金敏的点头也带动了灵雨的头部不停的点着。   我知道这时再没有动作,金敏就会发现男人最大的耻辱,放是用手将灵雨的雪白柔嫩的大腿尽量拨到最开。而慾火焚身,淫水横流的灵雨主动张开她傲人的美腿,贲起的阴户高耸,像在对我的阳具招手。   我不敢看金敏,用手捏着软如毛虫的阳具,将软的像麻薯的龟头挤向灵两湿滑的阴唇,希望能藉此刺激,将软趴趴的龟头磨硬。   金敏这时才看到我颓软的龟头及当机的大阳具,掩嘴想笑。   我假意不看金敏(实则是没脸看她),我握住灵雨的双足   扛到肩上,再抓过枕头垫在了她的臀部下,把   那高耸挺翘的雪白双股尽量的展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惊喜的发现,那   片毛茸茸的草地上竟已挂上了好几粒晶莹的水珠,阴毛被清洗后更显   得乌黑发亮,柔顺的贴在了股间。两片月芽形的花瓣含苞欲放,紧密   的闭合着,小小的菊花蕾则在一缩一缩的抽动。   我停了下来,再次用目光去欣赏一丝不挂的灵雨,我细细品味着美女的胴体,只见灵雨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肉匀称,浮凸毕现,曲线特美。丰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性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嘴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进了我的鼻孔,撩拨着我那阳刚盛旺的心弦。灵雨的双乳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玉峰顶两颗浅褐色的乳头红润透亮。两座玉峰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灵雨的三角禁区白光闪亮,粉红的两腿间,蓬门洞开,蜂珠激张,灵雨的阴毛乌黑捲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小丘上,一颗突出的阴蒂,高悬在花瓣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丰满,一双玉腿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   我将手伸入我与灵雨紧贴的胯下。我握着那根不争气的东西拚命搓揉着,并捏着软如麻薯的龟头在她淫液淋漓滑腻阴唇上磨擦,希望藉这种刺激,能让我以往百战百胜的大阳具重振雄风!   灵雨湿滑的阴唇经我的大龟头一磨,挑得她情慾勃发全身颤抖,贲起的阴阜不停的挺动,让柔滑的阴唇与我的龟头强烈的顶磨,她的唇离开我的嘴,把头撇向一边喘着气,好在她这时羞得两颊艳红,闭着眼睛不敢看我,否则金敏绝对无所遁形。   灵雨的喘息越来越重,我用龟头揉磨她胯下的阴唇,感觉到花瓣张开了,好像有热呼呼的淫液流在马眼上。可是不管我用龟头如何的在她的阴唇上揉磨,试过各种刺激,没出息的阳具依然固我,说不硬,就是不硬!   我不敢看金敏,想着她现在肯定是一脸讪笑。   我试着看灵雨高挺的秀峰,看能不能提高性趣,接着又低头舔着嫩红髮硬的乳珠,刺激得灵雨两手抱住我的头部往她38D以上的大胸脯压下,我的鼻尖埋在她深深的奶沟中,不但没提升情慾,反而快要窒息了。   这时突然感觉到有一根手指在轻戳着我的肛门,是金敏,她想刺激我的肛门来让阳具坚挺,真是我的知心人儿,等事成之后,我一定要跟她连战数日,报答她的善体人意。   同时我头埋在灵雨硕大的乳房上也闭目瞑想,异想天开的试图用念力与意志力让毛毛虫变成擎天一柱。显然我的念力功夫不到家,软趴趴的阳具像根死屌,动也不动。   金敏见用手指戳肛门无效,竟然低下头来,伸出舌尖舔我的肛门,在她柔软湿润又滑腻的舌尖触柔我肛门那一剎那,我血脉贲张,死屌开始蠕动增长,龟头也由软趴趴的麻薯变得有点弹性了。   灵雨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已经不是防卫不防卫的问题了,从隐秘花园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一瞬间麻痺了。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发情的抖动。   我粗大龟头的前端于是再次陷入蜜唇深处的紧窄入口。   「啊……」从迷乱中惊觉,灵雨极力地想逃开我的阳具。   我并不追击,只是恣意地玩弄霖雨蜜洞入口的周围,粗大的龟头尽情地品味着灵雨蜜洞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灵雨绷紧了四肢,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这羞辱的姿态。我不只是贪图自己的肉体,还想品嚐自己的羞耻和屈辱吧!绝不肯增加这下流的男子的快感,灵雨咬紧牙关,打算作出无反应的态度。   我乘此时机,下体用力一顶,火热的肉棒开始挤入蜜洞。终于让我破门而入只听到灵雨轻哼一声,龟头   似乎挤进了一道温润湿滑紧窄的肉缝中,我感受到处女阴道猛然的收缩,深深夹   了我龟头一下,令我全身酥麻。   我欣喜美女开苞有望了,立即挺动下身将阳具用力的往灵雨的包子美穴插入,没想到阳具茎部不够硬挺,反而扭折成弯曲的U字型。(好在这没出息的东西还是软绵绵的,要是在硬挺状态,肯定要折伤了海棉体。)我无奈的由灵雨胸脯抬起头来之时,在我身下的灵雨这时也抬眼看着我,我只感觉脸上一阵臊热,没话找话说的解窘。   我尴尬的笑:「对不起!是不是弄痛你了?」   灵雨摇摇头:「没……我没什么感觉!」   她随口一句话说得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灵雨脸色红通通的低头看向胯下,开口问道:「你用什么东西塞……塞进去了?」   此刻是我一生最大的耻辱,因为灵雨往下看时,我也低头看向她与我贴在一起的胯下,本来男女交合干炮,最刺激的就是互相看两人生殖器的局部紧密结合的部位。   可是现在视线所及,只见灵雨那呈葫芦形的身段,雪白而迷人的两胯中间,有一个缩得像团麻薯的龟头软趴趴的塞入那道粉红滑腻的肉缝不到半寸,龟头肉冠的颈沟都还露在外面,阳茎还像毛毛虫般被扭成U字型,将两人胯下的美景破坏得令人不忍猝睹。   灵雨看着胯下那只进不了蓬门的缩头乌龟,与之前她亲眼看到在金敏的美穴中狂插猛干的粗壮阳具相比,真让她怀疑那个干金敏的人是不是我。   看罢U型阳具,灵雨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用她深邃的眼神看着我,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着我。   我嘿嘿乾笑的说:「嘿嘿嘿……我怕你痛,所以不敢真的进去……」   灵雨淡淡的说:「谢谢你好心的放我一马!」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享受自己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