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四十章

十景缎 第四十章

时间:2018-02-03 来到一楼,文渊等人正弄着早点。既然邓家店已破,有何餐食,自然不需多问,自取便了。华瑄拿了个馒头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说道 :「蓝姐姐,早啊!   这是你的。「蓝灵玉接了过来,强笑道:」谢谢。「踌躇片刻,说道:」华姑娘,可否请你跟我来一下?「   华瑄眨眨眼睛,微笑道:「什么事啊?」蓝灵玉支支吾吾地道:「这……这里不太好说……」文渊正走过来,拉了华瑄的手,笑道:「说 什么啊?先过来吃饭吧。」   华瑄点点头,又拉了蓝灵玉,笑道:「蓝姐姐,等下再说,我们先吃东西,别饿肚子。」蓝灵玉从楼上走下来,本已禁受不起,被她拉着 走了几步,又是一阵酸疼,几乎有些湿湿凉凉地,只有忍着不出声。   众人坐了一桌,各自动用餐食,阿穗先到马房去餵马匹。过不多时,文渊问道:「蓝姑娘,在下有几件事情不甚明了,想请姑娘赐教。」 蓝灵玉坐着不动,虽然仍有些彆扭,但至少不觉疼痛,神色自若,说道:「文兄想问什么?」   文渊道:「昨日听姑娘所言,贵庄似有大事发生,又要请任兄去帮忙,恕在下多事,想略知内情。」小慕容插嘴道:「蓝姑娘,你也不必回答他啦,他最会多管闲事,四处惹祸,给他知道越多事,越有麻烦呢。」文渊笑了笑,说道:「这倒没错,现在就有个小麻烦缠着我。」小 慕容脸颊微红,笑嘻嘻地道:「你才知道?」   蓝灵玉沉吟道:「此事关连甚广,我本来不想将文兄牵扯进来。但你既是任大侠的师侄,这件事跟文兄、华姑娘也就有所相关。但不知文 兄和华姑娘的师承是哪一位?」文渊道:「先师姓华,名讳上」玄「下」清「,我师妹是师父的独女。」   蓝灵玉道:「原来是华前辈门下,只要不是龙驭清的弟子,那就好了。约是三个月前,庄里得到消息,神驼帮、龙宫派、皇陵派三个门派 帮会各出高手,要来合攻巾帼庄。」   小慕容脸现诧异,说道:「神驼帮是塞外第一大帮,龙宫派盘踞海岛,没听说过他们和巾帼庄结过樑子啊。」   华瑄道:「慕容姐姐,你都知道啊?这两个门派是怎么样的?」   小慕容笑道:「说来其实简单得很,神驼帮是专门打劫沙漠中骆驼旅队的匪徒,龙宫派散在海上小岛,号称门派,说穿了是群海盗。不过 虽然如此,却都是有厉害功夫的。」   蓝灵玉道:「我们本来也觉奇怪,这三个门派都是声势浩大,不知为何要对付本庄。庄里姐妹四下查访,才知道了原因。」华瑄道:「是什么啊?」蓝灵玉道:「神驼帮贪财,龙宫派好色,皇陵派想要庄中的一样东西,叫做十景缎。」   文渊道:「贪财好色,倒可理解,不过为此大动干戈,似乎小题大作了些。」   小慕容说道:「嗯,巾帼庄是该有不小产业,以神驼帮而言,自当动心。若说到美色,光看蓝姑娘也就知道了。」说着嘻嘻一笑。蓝灵玉 一听,双腿稍稍一紧,小树枝立时提醒她自己的存在,刺痛不堪。她强忍着不露痕迹,说道:「神驼帮跟龙宫派虽然势大,却不如皇陵派掌门 龙驭清的武功可怕,又有诸多守陵使,武功均极厉害,大姐最担心的是这一点。」   华瑄问道:「蓝姐姐,那十景缎是什么?是很珍贵的宝贝?」蓝灵玉道:「那是一疋锦缎,听说本来是有十疋,各自绣着西湖十景。我们 庄里这一疋,绣的是」花港观鱼「,是前代大庄主受托保管的。她说这十景缎虽然绣工精细,价值却不只于此,其中还隐藏了一个秘密,须得 将十景集齐,才能见其奥妙。说是这么说,我们自然也瞧不出来。」   小慕容道:「听说龙驭清武功之高,当代无敌,还需要什么前辈遗学吗?」   蓝灵玉道:「这只是传说,谁知道呢?但是依庄中姐妹打探,龙驭清已找到了其中六景的下落,自己也拿到了两景。」文渊道:「这秘密 也不知是些什么?   或许并非武功秘笈,另有它意。「   蓝灵玉歎了口气,说道:「老庄主遗命,要我们好好保管这一疋十景缎,言其至为要紧,万万不可落入奸人之手,又将其中秘密告诉了大 姐,我们却不能知道这锦锻究竟有什么妙处。龙驭清不知如何,知道庄中有这疋锦缎,派了属下来,开了许多条件来换,大姐总是不允。现在 他们竟结集了神驼帮、龙宫派来硬夺,依时间算来,再半个月,就要杀到庄上了。任大侠曾劝大姐将锦缎毁去,但大姐执意不肯。」   小慕容道:「巾帼庄虽然势力雄厚,但怕也难以跟这三大门派抗衡,难道没有外援吗?」蓝灵玉道:「正因如此,我才出来寻任大侠相助 .大姐曾经说过,任大侠共有三位师兄,四人都从师门得传一疋十景缎,龙驭清迟早也要找上他的。」   文渊奇道:「如此说来,我师祖岂非曾拥有其中四景?可是师父并没有留下锦缎之类的物事啊。」蓝灵玉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所以说 ,这是跟你们两位也有些关连。」   华瑄说道:「也许爹曾跟向师兄说过此事呢?」文渊沉思道:「或许如此……」忽见阿穗匆匆自门外跑进来,神色紧张,叫道:「三庄主 ,咱们快走,有一大队人往这儿赶来,瞧服色是皇陵派,还有一些似是龙宫派的。」   蓝灵玉吃了一惊,说道:「有龙宫派?他们应该是直接沿海行船北上,怎么会到这里?」阿穗道:「不知道啊,刚才远远看了一下,一共 约有两百人之多,是从南边来,似乎不是冲着我们来,但若被他们撞见就不好了。」   蓝灵玉道:「不错,我们这就离开,不能犯险。」才一起身,下体传来一股难耐的刺痛,忍不住微微蹙眉。   一片马蹄声响传来,由远至近,来得快极。隐隐听得有人叫道:「邓家兄弟,黄尊使驾临,怎地没人出来迎接?」文渊低声道:「这批人 来得好快,我们从后门走。」   众人才到后堂,堂前已有人叫了起来:「店里怎么没半个人?两位邓师兄呢?」   文渊听得分明,心道:「看来这店是皇陵派的一个据点,好在这两位邓兄功夫不太高明。」回头一望,忽见蓝灵玉脚下一踬,轻轻喘着气 .   文渊道:「蓝姑娘,怎么了?」蓝灵玉脸上微红,道:「没什么,有点累罢了。我们快走!」她口中敷衍,心中却不住歎气,心道:「罢 罢罢,只有先忍着。」   才到后院,猛听后头一个声音叫道:「七弟,快来,有人往这里逃!」   文渊等人都是一惊,回首一望,屋顶上立着一人,凭高视远,自然瞧见了他们的去向,只不料他反应这等敏锐,才到店里,就登屋查看。   耳听脚步、马蹄齐响,皇陵、龙宫两派弟子已包抄过来,当先的却是康楚风、康绮月兄妹,见是文渊,都是一怔。文渊低声道:「可真是 冤家路窄,不过这对兄妹武功有限,应付得来。」   小慕容轻声道:「蓝姑娘,哪些是龙宫派?」蓝灵玉低声道:「腰带上绣有龙鳞纹样的便是。」小慕容数了数,说道:「人数不多,不知 有没有高手……啊呀!」忽然一声惊呼,显是大为惊惶。华瑄道:「慕容姐姐,怎么啦?」小慕容脸色苍白,颤声道:「那里……黄仲鬼也在 !」   只见一个灰衣男子缓步走来,皇陵派弟子都让开两边,神态恭谨。那人最多只三十来岁,面目阴沉,脸如冰铁,肤色暗淡,眼瞳也是一片 浅灰,毫无生气,正是明孝陵守陵使黄仲鬼。   文渊心中一凛,暗道:「这人的武功确实厉害,当时我只跟他过了一招,不知他到底有多深的功力?」眼见小慕容脸色大变,娇小的身子 不住颤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小慕容用力吐了口气,紧咬下唇。   屋上那人跃将下来,身法灵便,显也是武功精深之辈。旁边一个年青男子冲上前来,横眉怒目,一脸杀气,「刷」地抽剑在手,指着蓝灵 玉喝道:「你带着双戟,是巾帼庄蓝灵玉吗?」蓝灵玉道:「不错,阁下是龙宫七太子睚眦?」睚眦太子双眉一挑,喝道:「对,就是我!好,咱们不必到巾帼庄再打,现在来分个生死罢!」不等蓝灵玉回答,已摆出了架势,喝道:「不必多说,出招罢!」   龙宫派掌门座下只收九名弟子,授以「九龙太子」名号,那登屋之人是二太子螭吻,轻功绝佳,纵身高处如履平地。七太子睚眦好战嗜杀 ,最精剑法,武功在九人之中排名第二,武林上也是威名赫赫。他二人奉了师命,先与黄仲鬼在南方会面,处理一事,再行会合北上。   龙宫派掌门性喜渔色,这次和皇陵派、神驼帮联手进攻巾帼庄,睚眦太子本不同意,认为无其必要。其师却道:「睚眦,你历经大小百战 ,难道也怕对付不了一众女子?」这话激得睚眦太子好胜心起,当下不再反对,反而摩拳擦掌,意欲早日和巾帼庄一战。这时逢见蓝灵玉,自 是按捺不住,立时拔剑相向。   蓝灵玉不觉皱眉,心道:「四面环敌,要脱身已不容易,偏又有这讨厌的家伙。」若在平时,她自能上前应战,但这时下身正有困扰,又 是群敌环伺,不能大意,当下并不回答。   螭吻太子道:「蓝三庄主,咱们狭路相逢,谁也没预料到,你要动手就快,否则来一场混战,你可别怪我们倚多为胜了!」蓝灵玉道:「 你想怎样?」但听螭吻太子说道:「咱们本该待到贵庄再决胜负,然而在此领教,也无不可。蓝三庄主,你要咱们一个一个上,还是一併领教 ?最好考虑周详些,否则万一失手…   …在下可不保证会有什么事哪!「说着面上浮起微笑。   蓝灵玉见对方有恃无恐,心中稍加衡量情势,低声道:「文兄,华姑娘,慕容姑娘,我绊住他们,你们趁机突围离开。」文渊踏上一步, 说道:「曾子教曰:」临大节而不可夺「,现下情况虽然很是不妙,但若併力杀出,仍有机会,焉可让姑娘涉险?」蓝灵玉道:「这件事原不 必牵扯上三位,让巾帼庄应付便了。」   文渊道:「这却不然,皇陵派这对康家兄妹可与我们有些过节,怎么牵扯不上?」康楚风想起当日被文渊破去笛音之事,心中本已暗恨, 听文渊这一说,当下喝道:「不错,本官就先拿你血祭,看招!」身形一晃,铁笛在手,和康绮月双双攻到。睚眦太子叫道:「好啊,你们要 抢头阵吗?」剑芒一陡,不由分说,剑锋攻向蓝灵玉。   文渊凝神静气,内息流转,劲透剑身,端立指南剑起手式,笑道:「上回还在与阁下切磋音律,未料这次见面竟要干戈相见,真是煞风景了。」他神色自若,但一副心思始终摆在不发一语的黄仲鬼身上,心道:「这人地位是守陵使,听任兄所言,武功在慕容兄之上,定是极难应 付,要尽快制住这两人,免有后患。」   主意既定,回出一剑,直刺康楚风。   康楚风举笛一挡,立实震得手臂发麻,大吃一惊,连忙挥笛卸力,心道:「这小子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竟恁地厉害,不可大意!」文渊的 指南剑法招数平实,锋芒不露,八分内力便发挥得十分威力,虽是同时敌住两人,却犹佔上风。   康绮月欲以暗器伤他,却苦无时机。   蓝灵玉使开双戟,和睚眦太子交战,只听叮叮噹噹之声连响,睚眦太子剑招凌厉猛进,全无留手,招招都是致命杀着,当真是勇不可当。 蓝灵玉双戟攻守有度,却不敢轻易挪动身形,以免下体又有作怪。   睚眦太子见她不肯全力相斗,还道她看轻自己,心头大怒,暗道:「蓝灵玉,你敢小看我睚眦太子,死了就别有怨言!」蓦地剑锋疾划, 矫矢盘旋,威势腾腾,三尺青锋如成恶龙,张牙舞爪,无数冷森森的剑光自四面八方裹至,正是龙宫派剑法绝艺「龙翻剑法」,剑势若蛟龙掀 浪,越翻越高,隐然将蓝灵玉守势全盘吞噬。   蓝灵玉见来势猛恶,再也不能有所顾忌,左戟当先迎招,右戟破其余势,一路「引燕归巢」架势,身形游走不定,引开剑招,寻隙一一破 招,一剑两戟,三道兵刃连番交击,真个疾如星火,斗得难分难解。   睚眦太子狂催内力,剑风披向方圆三尺之地,双眼血红,不杀蓝灵玉誓不罢休。蓝灵玉奋力挡架,心道:「他剑势有极尽之时,待他剑锋 略衰,我便可反攻回去,击其疲弱……哎呀!」她手上正全力应敌,不料双腿移步时一个相叉太过用力,小树枝摩擦肉壁,正刺到她最敏感的 一个秘地。   蓝灵玉娇躯一颤,柳眉蹙起,不觉惊叫:「唔啊!」脑海微一炫白,竟有些许兴奋。她正聚精会神面对强敌,突然受了这一刺激,脚步一 乱,「铿」地一声,左手短戟已被震飞。   蓝灵玉大惊,猛然回过神来,眼前一花,睚眦太子剑刃已袭至眼前,下一瞬眼,一道鲜血迸射而出。

上一篇:最亲爱的妈妈的不伦之慾 下一篇:误把新娘当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