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八集:但为君故 第四章 心繫君心

逍遥小散仙 第八集:但为君故 第四章 心繫君心

时间:2018-02-02 小玄通体一震,丹田蓦酥,正在各处流转的真气登时顿滞。   「拿来,这是我家的东西!」   小魔君狞喝,一爪就朝他脸上的七邪覆抓去。   小玄中魇般浑身麻痺,只有眼睁睁任人宰割。   就在这瞬,小魔君突地闷哼,整个人如遭重击般朝后飞去,正在下坠的小玄瞧见在他腹部贴嵌着一粒白森森的混圆光球。   「碰!碰!」   两声,两人几乎同时着地,瘫软如泥般趴伏在草丛之中。   白眉翁飘飘飞至,正要落地,倏地凌空斜跨,但全身已给一抹自空而落的粗巨蓝光罩住,他怒喝一声,扬袖挥出,陡见嵌在小魔君腹部的混圆光球闪电般朝旁边的大树上掠去,只听一声惨哼,树冠之中沙沙窜响,转瞬无声。   白眉翁大袖一挥,混圆光球便从密密的树冠中飞了回来,滴溜溜地转了几转,骤由西瓜大小变成龙眼大小,「嗖」的一声钻入了繫在他腰头的青灰葫芦内。   四周安静了下来,白眉翁肤上泛起一层诡异的幽蓝光彩,身子晃了几晃,忽然盘膝坐下。   一时间,密林中只剩绮姬一人立着,她呆了片刻,瞧瞧跌躺在草丛里的两人,又朝白眉翁望来。   白眉翁也在瞧她,眼睛微微瞇了一瞇。   绮姬不禁打了个寒战,终于迈步慢慢挪到小魔君身旁,将他扶起背上,飞快地朝远处奔去。   躺在草丛的小玄动弹不得,忽感真气流动了起来,然却不听使唤,而是一齐疯狂地朝胸口奔涌而去,流速与流量很快就到达了身体能够承受极限,他似乎看见自己的心脏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及幅度跳动,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彷彿随时随刻会爆炸开来。   这种滋味痛苦万分,小玄咬牙强忍,终还是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哼。   白眉翁一惊,蓦从地上立起,孰知半步未跨,便又软软坐下。   「好辛苦!」   小玄嘶叫起来,声音已变得不似人声。   「坚持住,我就来救你!」   白眉翁焦灼道,正要强行闭目专心自疗,忽见远处树丛掀动,一个魁梧的巨影钻了出来。   「真要命!」   白眉翁心念电转,汗珠子已从脑门上冒了出来。   魁梧巨影并没立刻过来,似乎给眼前大片大片的枯枝败叶给镇住了。   「慢点来……再给我一点时间……」   白眉翁心中悄祈,加紧运功驱除身上的奇毒。   可是来者并未如他所愿,魁梧巨影开始小心翼翼地向这边行来,显然体重惊人,地面开始传来一下下轻微的震动。   「只好拼着元气亏损退敌了。」   白眉翁心下黯然,左手悄悄捏了个繁异的印法。   魁梧身影越逼越近,白眉翁紧紧盯着,终于瞧清来者是一个高逾一丈通体湛蓝的怪物,形貌极是兇恶,而在这怪物的一边肩膀之上竟然坐着个女子,却是雪肤花颜娇美绝伦,赫是飞萝。   白眉翁与她四目相接,心中陡然一震。   「白眉大哥,我可找着你了!」   飞萝惊喜叫道,急从怪物肩头一跃而下,飞快地朝他奔来。   「别碰我,有毒!」   白眉翁凝声道。   「怎么回事?」   飞萝伫足立定,一双丽目诧讶地盯住了他那泛着幽蓝光彩的皮肤。   「是万毒老君的蚀魄神光。」   白眉翁道。   「七邪界的万毒老君?」   飞萝惊道:「七邪界的人找到你这里来了?」   白眉翁不答反问,望着她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找你啊。」   飞萝道。   「找我干嘛?」   白眉翁继问。   飞萝咬了咬朱唇,道:「为一个人,你的故人。」   「哦?」   白眉翁瞇了瞇眼,道:「哪个故人?」   「就是当年独上凤凰崖,把你从真珍宫里救出来的那个。」   飞萝道。   白眉翁微微一怔,瞬即面无表情:「你是为他而来?」   「嗯。」   飞萝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红晕,兴奋溢表道:「白眉大哥,他有后人!他有留下后人!我找到他的后人了!」   白眉翁又哦了一声,道:「此话怎讲?」   「原来,他的后人就是我九师姐的一个徒儿,近日我上逍遥峰才遇着的。」   飞萝道。   「你能肯定?」   白眉翁道。   「先天太玄就在他身上,而且,他俩相貌虽然有些不同,但那眼神笑容简直就是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第一次碰见,我差点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飞萝道。   「这又如何?」   白眉翁淡淡道。   「我来求你帮他,你知道的,先天太玄在他身上,而且仇敌众多,眼下已有许多人在四处追捕他,我想让他到你这里来躲一躲。」   飞萝道。   白眉翁轻歎一声,道:「我这里也不见得妥当。」   飞萝道:「白眉大哥,我思来算去,如今只有你才有能力保住他。」   「我也不一定能保得了他的。」   白眉翁摇了摇头。   飞萝神情凝住,盯着他道:「你不肯帮忙?」   白眉翁又摇了摇头,道:「我说的是实话。」   「你!」   飞萝猛然涨红了脸,蓦地发怒起来:「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人!当年他不惜得罪我师尊不惜与整个玄教为敌去救你,如今他的后人有难,你却袖手旁观!你你你!你好无情!你好冷血!你忘恩负义!枉你们两个当年还称兄道弟!还在我跟前大拍胸膛说什么有福有享有难同当!」   「原来是你带他来的。」   白眉翁苦笑了起来,转脸朝旁一示,道:「你先过去瞧瞧他怎样了吧。」   飞萝怔住,朝他所示之处望去,见不远处的草丛中似乎卧着个人,心头一紧,快步过去,登时花容失色,急跪下去扶起已陷入昏迷的小玄,惊慌道:「他怎么会在你这里?他怎么了?」   「挨了小魔君的一记七邪霹雳。」   白眉翁道:「适才七绝界来了不少人,突破了我的迷津之禁。」   飞萝「啊」了一声,脸如白纸。   「还有呼吸吗?」   白眉翁问。   「嗯,有!有!」   飞萝目噙泪花。   「脉象如何?」   白眉翁继问。   飞萝急忙查探,道:「天!全乱了,真气全都在往紫宫、膻中和中庭这几处跑!」   白眉翁一阵沉默。   「怎么办?我该怎么帮他?这样子他受不了的呀!」   飞萝大急道,抱着小玄泪水滚滚而下。   「别乱来!千万别乱试,七绝霹雳非同寻常,诸力繁奇,化解极其不易,若是哪里出了半点差错,立刻就会不可收拾。」   白眉翁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瞧他……瞧他……」   飞萝泣不成声,她平素心思缜密沉着冷静,然而关心则乱,此际完全没了主意。   白眉翁忽然起身,这次总算站立了起来,肤上的幽蓝光彩已经淡去了许多,他走到小玄跟前蹲下,伸出手去仔细查探他的脉络,面上时阴时晴变幻不定。   飞萝噙着泪满怀期冀地望着他,熬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办法没有?」   「小狐狸修为太差,按理本该支撑不住的,难道是他脸上这面七邪覆在起作用?」   白眉翁沉吟道,但很快就摇了摇头,继道:「不对不对,从未听过七绝覆有疗伤之效啊。」   飞萝忽似想起了什么,道:「他曾吞下一颗骊龙珠,而且还吃过……吃过……」   说道这里,忽然晕红满面,把后面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白眉翁用奇怪地眼神瞧了瞧她,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他能坚持到现在。」   就在这时,小玄倏从飞萝怀里弓弹起身,瞠目龇牙痉挛嘶喘,状极痛苦。   飞萝唬得魂飞魄散,急抱紧他哭道:「别吓我,小玄你别吓唬我,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   「走,随我来。」   白眉翁立起,飞身驰去。   「去哪?」   飞萝呆了一呆。   「到一个或许能稳定他伤势的地方去。」   白眉翁的声音遥遥传来。   飞萝急抱起小玄跃上崑仑奴的一边肩膀,轻喝道:「跟上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穴,洞顶距底部高达十数丈,有三两条通往洞外的天然裂缝,光线从这几处缝隙柔和透入,使得深深洞内颇为清亮。   巨洞底部宛如池塘,水色蓝碧,清澈异常,期间小鱼野虾尾尾可数,四壁青萝串串挂下,有许多垂浸水中,与漂浮水面的点点绿萍相映而幽。   在水中央,有块方圆达数丈的青白巨石,形貌甚是奇特,内凹而外翘,成尖瓣状,若于远处瞧来,便如一朵盛开在水面的巨大莲花。   如此清幽胜境,本该惹人陶醉,可是此刻洞中三人,皆没半点留意。   小玄静卧在莲形巨石中心,依旧昏迷不醒。   白眉翁同飞萝守候在旁,面上儘是忧急之色。   「总算安静下来了,这里果然有点帮助。」   白眉翁道,许因空阔,传来阵阵回音。   飞萝这才望望四周,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奇怪。」   「是不是觉得心中宁静,而且灵力有点提不上来?」   白眉翁道。   飞萝略微一试,讶道:「是几乎提不起来。」   「此处乃是迷林中心,我给它起名做迷津幽源,与葫芦谷的水晶潭同为一脉,具有极其强大的抑限灵力之功,因此给我利用来布设迷津之禁,可以说,整座迷林的禁制之力皆是由此提供。」   白眉翁道。   飞萝立刻明白过来,道:「小玄身上的伤便是因此而稳定下来的?」   「没错。」   白眉翁点头。   「那你能不能医治好他?」   飞萝急道。   「不知道。」   白眉翁沉吟道:「我没把握,待我好好想想。」   「白眉大哥,你修为高绝学博识广,他以前曾跟我说过的。」   飞萝道。   「你拍马屁也没用,难道我会不想救他吗?」   白眉翁道。   飞萝心里着急,眼圈瞬又红了起来。   白眉翁瞧了瞧她,忽道:「其实驱除七邪之力并非太难,只是七邪之力侵入之处正巧是他的心脏,而这小狐狸的真气同灵力皆俱太弱,若是强行驱除,八九会连他的小命一併要了。」   「这可不行,心脏是最脆弱之处,万万不可冒险。」   飞萝坚决地摇了摇头,接道:「除了强行驱除,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办法?」   「这就要待我想想了。」   白眉翁道。   「可是,他这样子又能支撑多久呢?」   飞萝忧心如焚。   「不晓得,瞧他睡得这么沉,一时半会没甚大碍吧?」   白眉翁道。   「那就拜託大哥了,我在这里照看他,你快去想办法吧。」   飞萝催促道。   「唉……」   白眉翁歎道:「不一样喔……不一样喔……」   「什么不一样?」   飞萝问。   「待遇不一样喔,我也受了伤的,我也生死未卜的,身上中的可是万毒老君的蚀魄神光吶。」   白眉翁道。   「大哥!」   飞萝粉面蓦红,娇嗔道:「都什么时侯了,你还有心情说笑!」   白眉翁摇摇头,无可奈何状地转身去了。   飞萝转回去看小玄,见他眉心微蹙,面无血色,心中不禁又疼又怜,然却束手无策,只好不时摸摸他的脸,或用汗巾子帮他擦擦汗聊作安慰。   「唔……」   小玄忽然呻吟了一下。   「小玄?小玄?」   飞萝急忙轻唤。   小玄慢慢睁眼,怔怔地瞧她。   「你可醒了。」   飞萝一阵惊喜。   「师叔?师叔!」   小玄也是又惊又喜,挣扎欲起:「你怎么会在这?」   「别动!」   飞萝赶忙扶抱住他:「你受伤了呢。」   「哇,真好!我不是在做梦吧?」   小玄一把抱住她,抱得紧紧的,面埋香怀,一脸依恋。   「不是不是。」   飞萝爱怜地轻捂他头髮,道:「你身上觉得怎样?」   「没事啊。」   小玄道。   「真的没事?」   飞萝疑惑道:「你再仔细感觉一下。」   「没事,真的没事……」   小玄正说着,眉头忽然一皱。   「怎么了?」   飞萝惊道。   「就是胸口有点闷闷的,好像有点提不起力气。」   小玄道。   飞萝听的心口如给压了块铅,真是比他还要难受。   「哦,记起来了!」   小玄捂着胸口道:「我这里吃了一拳,那个袭击我家伙好像就是七邪界的小魔君!」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飞萝问。   小玄遂从昨早说起,把自己给贺天鹏带人追杀,慌乱中不知怎么误入迷林,遇上白眉翁后又遭遇突袭的经过草草地说了一遍,至于碰见两只蝴蝶小妖精并跟她们鬼混的一段自然就给过滤掉了。   飞萝蹙眉道:「那伙的确是七邪界的人无疑,想不到他们竟能进入这个布设了迷津之禁的林子。」   「对对,这林子极是古怪,害我在里边瞎转了一天,那白眉老儿竟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人,一人居然打跑了七邪界的数十个恶徒。」   「不许无礼。」   飞萝道:「知道吗?他名号叫做白眉玄鼠,乃是修为极高之人,声震六合名动八荒,是你上一辈人的好兄弟,我带你来葫芦镇,为的就是要找他,眼下只有他能护得了你。」   「啊?」   小玄张大了嘴巴。   「你一定要对人家礼貌,他不但救了你,而且你身上的伤就指望他帮你医治了。」   飞萝叮嘱。   「我上一辈人的好兄弟?」   小玄咀嚼着道,趁机追问起玄玄子的事。   但飞萝只是含糊其词,始终守口如瓶。   两人说着,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暗,没了光亮照入,洞中漆黑一团。   白眉翁却一直再没出现。   「这里面看不见了,我们快出去吧。」   小玄道。   「不行,你挨了七邪霹雳,只有留在这里才能稳定住伤势。」   飞萝道。   「我好了,一点事都没有!」   小玄叭叭地拍着胸膛道:「那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家伙还伤不了我!」   「不行,一定要等白眉大哥过来再说。」   飞萝道。   「倘若他永远不来,我们便呆在这里一辈子不走?」   小玄道。   「听话。」   飞萝柔声道:「反正外面也黑了,我们就留在这儿歇一夜好了。」   小玄听见「我们」二字,心头蓦地一蕩,黑暗中握住她的柔荑,笑逐颜开道:「也好,这林子十分邪门,晚上多半走不出去。」   于是两人便在巨石上躺下,小玄摸索着抱住了飞萝。   飞萝也没阻拒,把头枕在他臂上,陪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肌肤交贴满怀香软,小玄慾念已动,口中胡乱应着,手上开始偷偷乱摸乱碰。   飞萝忽然没了声音。   「怎么不说话了?」   小玄微微喘道,手上越来越放肆。   「好睏,睡了哦。」   飞萝道。   「嗯。」   小玄浑浊着声应,一手忽从美人的襟口钻了进去。   「不要。」   飞萝低声道,两只柔荑捉住了他的魔手。   「我想你。」   小玄喘道。   「现在不行。」   飞萝柔声道:「等你好了再说。」   「放心,我没事,真的没事。」   小玄用力往里边钻。   「不要。」   飞萝突一把推开了他,轻声道:「七邪霹雳凶险无比,半点大意不得的。」   「我好好的!」   小玄扑了过去,把美人压在身下。   「乖,听话。」   飞萝左支右撑苦苦招架。   小玄仿若不闻,继续纠缠不休,一只手溜到底下,强行去解她腰里的罗带。   「下去!」   飞萝突叱。   小玄乍然一惊,石雕般僵在美人的娇躯上。   「再胡闹,我就到外面去了!」   飞萝绷起了脸,声似寒霜。   小玄翻身滚落,四肢大张地贴躺在凉冰冰的石面上。   两人半晌不语。   小玄气呼呼地喘着,心里边不知把小魔君及其祖上无数代痛咒了多少遍。   飞萝摸索着寻了过来,在他额头轻轻地亲了一下,柔声道:「乖,等你好了,就给你要够够的。」   小玄痛苦地哼吟了一声。   「好了,现在乖乖睡觉,什么都不许想哦,我就在旁边,有事叫我。」   飞萝接着道,说完便远远地挪到一边去了。   「我现在就有事!」   小玄心中大叫,浑身炽烫如焚,不知煎熬了多久,方才迷糊睡去,梦里儘是美人的妩媚容颜销魂身影,时飞萝,时水若,时摘霞,时夭夭,时小婉……

上一篇:河边母子情 下一篇:二姨和我的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