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怀孕 嫂子

怀孕 嫂子

时间:2017-11-20 出生在河北省的一个小村庄,今年20岁了,我父亲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 子二女,都已结婚,堂哥阿伟今年32,前几年就在县城开了个门市铺,手头比较 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讨了个千里挑一的媳妇,嫂嫂窈窕玲珑的曲线,似蛇般的 纤腰,高翘的玉臀,使我如癡如醉,在一个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弹性十足的粉乳, 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枪以解对嫂嫂的心头之欲。   虽然嫂嫂如《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那样聪明贤慧,可大娘对她的不满之 声渐渐的不绝于耳,是母鸡还下个蛋呢,没用的东西,大娘正骂新买的猫不 逮老鼠,嫂嫂刚还在院裏做针线,转眼间不见了,过了好大一会才从屋出来,眼 圈红红的。   晚上我到大伯家玩,嫂嫂趁大娘不在,向我诉起了苦,这日子何时才到尽 头啊!我来了6 年,一个孩子都没生,村上的人都骂我是不会下蛋的鸡,你大哥 说今年我再不怀孕年底要把我休了,我咋这么命苦哪!一边说一边流着泪, 你咋不去医院查一下啊,没准不愿你,我说。   查有个啥用?难到生不出孩子不愿女人还愿男人不成!嫂嫂诧异的说, 我于是给她讲了初中学的生理卫生知识,第二天,嫂嫂背着大娘带着迷茫的表情 去了医院,下午太阳落山时,我去地给牛打草,路上遇见嫂嫂从县城回来,见到 我一脸的羞涩,可以嫂嫂娇柔的说,我正不知该说什么,嫂嫂发话了小锋, 你能不能帮嫂子个忙那声音几乎是哭腔,我问什么忙,你先答应我我再告诉 你,嫂嫂的泪流了下来,好,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辞, 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说完嫂嫂满脸通红。我心裏想太好了,正中下怀, 可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这个……好吧我歎了口气,好像很不情愿但 又不得不愿的样子,嫂嫂见我答应了,小跑似的回家了晚上2 点我给你开门, 看着远去嫂嫂一耸一耸的胸腹,我的阴茎又忍不住直了起来。   晚上我匆匆吃过饭就躺进了被窝,时钟当,当,敲了两下我小心翼翼的 来到嫂嫂窗下,门开着,过来吧,屋了传来嫂嫂娇滴滴的,低低的声音,甜 美而有蛊惑性。嫂嫂鬓髮蓬鬆地开了房门,我一看,哈!嫂嫂只披上一件淡蓝色 的睡衣,双乳和阴阜竟隐约可见,脸上晕红未退,嫣红豔丽,娇媚无比。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嫂嫂面前,嫂嫂,小叔我今晚冒犯了,嫂嫂伸手 轻抚着我的头髮,柔声道:小叔快请起来。我深深的吸着嫂嫂身上的香气, 撒着娇道:不,不,小叔我就喜欢这样腻着嫂嫂。此时间,嫂嫂芳心可哥, 久久说不出话来,只任我亲热。   我腻够了,也不站起,就跪在嫂嫂两腿间,伸手解开了嫂嫂衣服。嫂嫂也不 再故作姿态,反而顺着我的手势,不消几下,身上衣服全部脱落。一具迷人的玉 体便展现在我的眼前。只见那一身肌肤白如雪,滑如脂;胸前一对椒乳丰满挺拔, 大小恰如其分,盈盈一握,乳晕不大,色泽暗红,鲜红的两颗乳头就如两颗红宝 石般,诱人之至;小腹处平坦而美,有如和阗美玉,中嵌一颗玲珑小香脐;腰肢 纤细轻柔,更显得臀部丰满无比;两腿微张,稀疏的毛髮下,玉门隐约可见,曲 径通幽处,阴户屄毛深;如此美景,我岂能不阴茎直翘,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嫂嫂见我呆呆的注视着她的身体,也不知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只觉得全身发烫, 娇躯软弱无力;一股火热的骚痒突地从下体升起,娇躯不由得一阵哆嗦,颤抖着 伸手轻抚我的脸庞。我稍稍回过神来,两手在嫂嫂丰腴雪白的腿间来回滑动,口 中梦呓般的道:嫂嫂实在太美了……太美了……   嫂嫂此刻也是情意蕩漾,柔声道:阴道不曾缘客骚,处女膜今始为君开。 我为你宽衣吧。我站了起来,道:不,不,嫂嫂你且歇着,我自己来。说 话间已把身上衣物尽去,一根粗大的阴茎张牙舞爪的屹立在嫂嫂面前。嫂嫂不禁 吃了一惊,没想到小叔子竟拥有如许伟物,自己夫婿虽然外貌雄壮,但跨间阳物 却并不英伟,暗想自己的小穴如何能容得下侄儿的庞然大物。   我大呼一声我尻把嫂嫂按倒在床,从背后环抱着嫂嫂,令两人的身体贴 得紧紧的,嘴脸凑上去,在粉项处摩挲着,还不停地伸出舌头去舔弄嫂嫂耳根耳 珠,呢喃着道:嫂嫂你是我的,只有我才配拥有你……嫂嫂被我口中呼出的 热气弄得全身又酸又麻,又觉一根火热的肉棒紧贴着自己后腰,蠢蠢欲动,情不 自禁地反过手去,搂抱我。我见嫂嫂已然动了情,欲念更是炽热,一手按住一只 玉乳,只觉入手凝滑无比,柔软而富有弹性。嫂嫂一阵娇喘,侧过脸来,正好和 我相对。我趁机深深吻住她的樱唇,舌头如灵蛇般探进去,在她小嘴内翻滚着, 探索着,品尝着。两手自然也没有閑着,揉揉捏捏间,也不时地去撩动那两颗如 红宝石般的乳头。   嫂嫂一阵意乱情迷,只感身子就要融化了一般,一生之中何曾尝过这种滋味。 那阿伟非但不解温柔,而且粗鲁,平日夫妻间的房事都是草草了事,从不理会娇 妻的感受。嫂嫂亦为此常常暗自垂泪,此刻被我逗弄起来竟是如此的细腻,如此 的柔情,恍如置身于云端,说不尽的受用。   我在嫂嫂身上大耍风流手段,却并不知道嫂嫂内心的微妙变化,一只手及时 地从乳房滑下,掠过平坦的小腹,直奔向那桃源水洞。嫂嫂要塞遭到突然袭击, 全身蓦地膨紧,两腿夹住了我的魔手。我此时也不心急,口在尽情地吸吮嫂嫂的 香舌,一只手则在那一对椒乳上肆意撩拨,另一只手在下麵慢慢地揉动。如此上 中下三路进攻,嫂嫂完全失去了招架之力,就恍如一只惊涛邂浪中小孤舟,身子 剧烈地颤抖着,两腿也渐渐地鬆开了,一股热流突地从深处涌出,顷刻间,已然 水漫玉门关。   我好不得意,三路大军时而急行挺进,时而匍匐慢行,不失时机地又突然发 动一轮攻击,直把嫂嫂折腾得死去活来。一阵阵的酥麻令嫂嫂几近迷失了方向, 拼力的扭动身体,似是逃避,又似是迎合。她是如此热切地渴望小叔子马上填充 她,佔有她。就在此时,我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三路大军全数撤退。一种无法 忍受的空虚令嫂嫂全然放下了矜持,媚声道:小叔子……小叔子……我要……   我此刻也被嫂嫂的媚态引得欲焰高炽,但却强压着下了床,道:你也起来 吧。嫂嫂对我此举不明所以,但还是站了起来,一脸迷惑的看着我。我令嫂嫂 转过身去,双手趴在床边,丰臀高翘,两腿分张,自己则挺着大肉棒,从后顶着 嫂嫂桃源洞口。两手轻轻的拍打嫂嫂两片玉臀淫笑着道:嫂嫂,我要从后面弄。 说着,腰一挺,龟头功陷嫂嫂要塞。   嫂嫂只觉一根又粗又热的火棒突破自己玉门,一股火辣辣的痛楚令她忍不住 呻吟出来:小叔子……啊……痛死我了……原来她那小穴早已习惯了阿伟细 小的肉棒,一时间竟承受不了我巨大的阴茎。我也觉得自己的大龟头在进入玉门 后旋即被紧紧包围着,挤压着,难以前进,又见嫂嫂身子因痛楚而痉挛,只得停 了下来。   我轻轻趴下,身子紧紧的贴着嫂嫂后背,两手从下麵托住嫂嫂双乳细细地捏 弄起来,嘴脸贴着嫂嫂耳根,柔声道:嫂嫂且放轻鬆。我自有主张。腰部微 微用力,把肉棒抽出少许,再缓缓的往前推进一点,如此来来回回,极有耐心; 待觉得所开垦之处稍微宽鬆,才又向前挺进,佔领新的城池,然后又耐心的反复 开垦,那模样直比幸御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还要细緻万分。   嫂嫂在我的刻意爱怜之下,痛楚渐渐退却,代之而起的是痕痒,当那根大肉 棒艰难地推进到花心前,她忍不住又呻吟出来,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一声呻吟是 如此的消魂。   苦苦耕作着的我听得这一声呻吟,当即明白嫂嫂已经苦尽甘来了,不由得一 声欢呼,直起身子,两手按住嫂嫂丰臀,把肉棒缓缓的抽出一大截,又缓缓的推 进去,来回了好几遍后,觉得进军路线畅通无阻,便开始肆无忌惮地功城略地。 嫂嫂终于尝到了甜头,儘量把丰臀翘高,迎合我的冲击,只觉得那根在自己体内 进进出出的火棒是如此的坚硬,每一下的插入都几乎令她魂飞魄散,飘飘欲仙。   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渐渐地就再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忘情地沖奔起来。 肚皮和丰臀接触时发出的啪啪声,嫂嫂的呻吟声令整个房间都充满着无比淫 乱的氛围,叔嫂两个都沉浸在乱伦交合的肉欲当中。   在我一下快似一下的抽插中,嫂嫂只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慰流遍全身,淫水 一股一股地从穴内流出,禁不住叫出声来:啊……小叔子,我……不成了,我 要死了。嫂嫂的求饶声让我充满了征服感,哈哈大笑道:不成了吗?我的好 嫂嫂,好滋味还在后头呢。嫂嫂扭动着屁股,娇喘着:   小叔子,我真的不成了,求你饶了我吧。穴内淫水不停地涌出,顺着玉 腿,流了一地。   在嫂嫂不断的求饶声中,我也到了强弩之末,手掌狠狠的在嫂嫂臀上打了几 下,雪白的屁股上登时现出几道红印,再狠狠的冲刺了几下,便趴在嫂嫂身上泄 了出来。浓热的阳精把嫂嫂烫的几乎昏了过去。   终于云收雨罢,我拥着嫂嫂躺在床上,轻怜蜜爱。嫂嫂既惊讶于我年纪轻轻 风流手段竟如此了得,又暗歎自己在这世上活了三十多年,直到今日方才领略男 欢嫂的房间,她正在午睡,玉体横陈,只穿了一件短睡衣,两条雪白的大腿露了 出来,两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隐半露,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我不由得看呆了。   看了一会儿,我童心大起,想看嫂嫂穿内裤没有,就把手伸进了她的大腿内侧, 一摸,什么也没穿,只摸到了一团蓬鬆柔软的阴毛,我就把手退了出来。   「嗯,摸够了?」嫂嫂忽然说话了。   「原来你没睡着呀?」我喃喃说道,有一种做坏事被当场抓获的感觉。   「臭小子,用那么大的力,就是睡着也会被你揪醒的!」   「我只是想摸摸你穿内裤没有。顺便唱首自编的淫歌给你听」我辩解着。   什么淫歌,快唱来听听。嫂嫂调皮的说。于是我便唱:难以忘记如此奸 你,一个美丽的大阴唇,在我脑海裏,你的呻吟挥散不去,握着我的阴茎对着你 的阴户,真想一下子插进去。呕……呕……,怕我插不爽你,务必次次着底,把 我的精液留给你,滋润得你更加骚屄……   你坏嫂嫂听过我唱的歌后娇羞的说,然后她把睡衣掀开,让我看了一眼, 又马上合上了:「看到了吧?我没穿,怎么样?是不是又色起来了?你这小坏蛋!」 「我就是又色起来了!」嫂嫂的媚态又激起了我的欲火,我扑上去抱住了她,嘴 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樱唇,一双手也不老实地伸进了睡衣中抚摸起来。   经过一阵不太坚持的挣扎,嫂嫂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动将香舌伸进了我 的口中,任我吸吮,手也抱紧了我,在我背上轻轻来回抚动着。  经过一阵亲 吻、抚摸,双方都把持不住了,我们互相为对方脱光了衣服,我抱紧嫂嫂的娇躯, 压在嫂嫂的身上;嫂嫂也紧紧地搂着我,一对赤裸裸的肉体缠在一起,欲火熊熊 地点燃了,嫂嫂用手握着我的鸡巴,对準自己的洞口,我用力一挺,大鸡巴已齐 根到底。   嫂嫂子宫口像鲤鱼嘴似地猛吸猛吮着我的龟头,弄得大鸡巴又酸又麻,舒服 极了。   「嗯…你慢慢地肏,嫂嫂会让你满足的。」嫂嫂柔声说道。   于是,我把阳具送进又提出,以适应嫂嫂的要求。   「哦…哦……好小叔……嫂嫂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嫂嫂……你的屄真好……小叔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儿…肏得嫂嫂美死了…嫂嫂的屄好舒服……」   「嫂嫂…谢谢你…我的美屄嫂嫂…小叔的鸡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小叔……嫂嫂的大鸡巴小叔……弄得你的嫂 嫂美死了……啊…啊…哦……嫂嫂要泄了…哦~~」   平日视男人如无物的嫂嫂,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声浪语刺激得我 更加兴奋,抽插更用力也更迅猛了……嫂嫂一会儿就被我弄得大泄特泄了,而我 却因天生的性欲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强,耐力偏又异常持久,又经过嫂嫂这些天来 的「悉心调教」,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爱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射 精的地步还远着呢。   嫂嫂泄了以后,休息了一会儿,将我从她身上推了下来,亲了我的大阳具一 下说:「好小叔,好大鸡巴,真能干,弄得嫂嫂美死了,你休息一下,让嫂嫂来 弄你。」   嫂嫂让我躺在床上,她则骑在我的胯上,双腿打开,将我的鸡巴扶正,调整 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阳具迎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 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大鸡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龟头夹在她的阴道口内, 一下去又紧夹着大鸡巴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使龟头直肏入子宫裏去,恨不得 连我的卵蛋也挤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我的大龟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嫂嫂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我的阳具,裏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 颤抖、蠕动,弄得我舒服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 旋转,而她的那一双豪乳,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嫂 嫂这美妙的乳波臀浪,我不禁看呆了。   「好小叔,美不美?……摸我的奶……小叔啊……好爽……」   「好嫂嫂……好舒服……浪嫂嫂……我要射了…快一点……」   「别…别……小叔……等等你的嫂嫂……」   嫂嫂一看我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越顶越快,知道我要射了,就加快速度 起伏着,我的阳具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裏深入,完全集 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然后聚焦到我的椎骨的最 下端,酸痒难耐……   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 一泄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嫂嫂的子宫中,我整个人也软了下来……   嫂嫂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做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 经我那磅礡而出的阳精汹涌而至,对她的花心做最后的「致命打击」,终于也再 难以控制,也又一次泄身了。   我们这次「大战」,直战了一个多小时,都达到了颠峰,我带着倦意,翻身 从嫂嫂的肉体上滑下来。她拿过纸巾,体贴地为我抹乾净阴茎上的爱液,然后才 捂住被我搅得一塌糊涂的阴户走进洗手间。一会儿之后,嫂嫂走了出来,我也起 身穿上衣服。   这种事情是最难一发而可收拾的,从此,只要能找到机会,我俩就会在一起。 每次都是嫂嫂主动要,她现在正处于性欲求的高峰,总是有强烈的欲望,每次我 脱下她的内裤,下体总是已经湿淋淋的。嫂嫂告诉我说,只要一想起我,就会变 得很湿,从来没有人让她这么兴奋。   有些时候,我们像是疯了,只要欲望一起,立刻便择地交合。有一次,当其 他人都还在家,我看见嫂嫂走进厕所,便悄悄跟上去。嫂嫂没有锁门,一打开门, 当她看见我时还正在小便,我也不管她的抗议,逕自把嫂嫂抱起,也来不及用卫 生纸擦乾,直接把她按在浴池边上,雪白圆臀高高翘起,从后边干她。   「小叔子,有人会进来的。」嫂嫂小声说,可我没理会,一直干到叔嫂俩共 同达到高潮。   离开时,我把嫂嫂的内裤拉上去,不让她擦拭。虽然我们的偷情没被发现, 可是在这天接下来的时间,只要看着嫂嫂不住按着小腹,皱起眉头的窘迫样子, 我就很亢奋,知道自己的精液正从嫂嫂的阴道流出来,淌到她的内裤裏去。   与嫂嫂在一起真是太性富了!年底嫂嫂如原以偿,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上一篇:自己姐姐与朋友姐姐轮流上 下一篇:处女女友被轮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