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有时候会不由自主想起她

有时候会不由自主想起她

时间:2017-11-18 她是我生命里的第二个女人。第一个女人是我老婆。 结识 --如果见面,可以如你的意 认识她很偶然,在网络上我看到了「咪咪」这个网名的时候,有些恶意地想,是不是个那种职业的女人啊,就带着这种意识开始联繫的。 忘记开始是怎么聊天的了。她对我这个强盗(我的网名)似乎情有独锺,可能是我色色的又不是很露骨的调侃吧。她甚至为了我,专门买了一个摄像头,还是在我的指导下安装上的。于是我看到了她。视频不是很清楚,没看出她具体的年龄,反正瓜子脸很精神,不算很漂亮,但挺顺眼。当然她也见到了我。强盗不是帅哥,但哥四方脸膛,看起来雄赳赳的(自我感觉挺好,哈哈)彼此没什么反感,于是就继续经常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有一天,我说:「看看你吧。」 她说:「你这不看着吗?」 「看你,不看你的衣服。」 视频里她一看到这则消息,扑哧笑了,回复:「不行。」 但跟着来了一句:「不过,如果见面,倒可以如你的意。」 我笑了,估计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淫笑,敲:「知道强盗会做什么吧?」伸出手,瞄向她的胸,一幅色迷迷的样子。她没气愤,咯咯笑着,连续地敲字:「不行、不行。不行」 她要来 --警察一定会被强盗俘虏 日子鹹鹹淡淡地过着。 慢慢知道了一些她的信息,她做服装生意,生意不大,现在经常到bj进货。期间,还曾在一次看她穿睡衣坐在电脑前时,要她给强盗看,但她冲我一挤眼,不踩我。 农曆四月的一天,她突然问起从bj到我家怎么走。我没怎么多想,以为只是普通的聊天而已,不过倒是比较详细地介绍了。 第二天,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短信,要我聊天。上线后,见到了她。她告诉我她这两天要到bj。进货后把货物托运回去,要来找我。我还没认为是真的,调侃地问:「来抓强盗?」因为在刚开始聊天的时候,她让我猜猜她的职业,我开玩笑说她大概是警察,看到强盗要追捕的。虽然以后知道了她不是,但还经常叫她女警官。 一个调皮的笑脸,后面是这样一行字:「警察一定会被强盗俘虏!」接着清晰地敲打出她要来的日期和大约的钟点,让我到时候到车站接她! 天,真来啊? 说定的日子很快来了。那天下午,不断地接到她的短信,内容只有两个字:强盗。 看来她心里很不一般地激荡着。 我的心脏那天跳动频率不很正常。 第二天早晨从八点开始,她短信一条条到来: 我上车了。 我进sd界了。 我到jn了。 我坐上去你那的车了。到车站接我。 看得我精神有些模糊:不知道是振奋还是忐忑。 强盗虽然色色地跟人聊天。也看过一些网络一夜故事。但一直没认为自己会碰上。以前最扯的事情是在视频里看过女人的裸体。其中一个是个小姑娘,大约跟家里闹彆扭不知要怎么报复家人,在网上露点,小小的乳刚发育,强盗劝她快做作业去,就关掉了;一个女人说自己刚洗完澡,要看强盗的弟弟她才肯露面,但那个时候还在上班时间,掏出弟弟是不可能的,所以错过了;最后一个见过多次,但我后来怀疑她在给我放录像,因为每次都是一样的,虽然很配合地在网络上打字哼哼,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的摸样,看到的只是一个胖乎乎的腹部,生过孩子的那个样子,和一丛浓密的毛。因而这次甚至到11点的时候,我还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在开个玩笑。 不过我还是开着我的车去车站了。那个时候已经12点了。在车站,我慢慢地开着车找她,看着出站的人,一个个都不太像她。过了10几分钟了,我困惑着,掏出手机,刚想拨打电话,一回头,发现路这边一个女人,上身穿一件海魂衫,下身一条迷彩裤,头上一个太阳帽,带着眼镜,小巧巧的,不正是在视频上见到的她吗?原来她早出来到马路对面了,我还一直往车站看,怪不得找不到。她也正在焦急地到处踅摸着看呢,我把车开到了她身边,摇下玻璃,问:「咪咪?」 她一看我,立马打开了车门钻了进来,后排坐下,说:「可看到强盗了。」顺手摘掉了眼镜,一幅「到家」似的安稳摸样。 初度风情 --你老婆是长髮还是短髮 我回头看她,她脸上与露在外面的小臂上的肤色有点深,应该是经常在外面跑的缘故。但近距离看这也是个耐看的女人,特别是那双眼睛,虽然眼角有了些碎碎的细纹,但很明亮,看精神。后来知道,她儿子已经读高三了,马上要考大学,而我女儿才五年级。看来年龄比我大。但具体多少现在也没知道。 本想拉她去找地方吃饭。但到一个饭店后发现人太多,想到老婆中午根本不会回家,孩子也不会,乾脆到家吧。嘿嘿,做点啥也方便。 车进了车库,她下来,我轻轻地抱了她(担心人家不乐意,但她没有,很顺从)。说:「你是我拥抱的第二个女人(后来想想,倒也没说什么谎话)。」她看来有些紧张,说:「是吗?那我真荣幸。」 我先走,看看过道里没人,让她跟着,但远一点。她进了屋门,我马上关门,先是一个长长的拥抱湿吻,她的舌尖细细的,吻的感觉真好。然后打开冰箱看有什么吃的。发现了水饺,但没拿出来,因为水饺是老婆星期天在家自己包的。她并不太喜欢吃,包了冻起来主要是为我吃。拿老婆辛辛苦苦包的水饺给别的女人--而且是準备对不住老婆的女人吃,实在感到良心不安。于是跟她说我给你下麵条吧,然后打卤子。她笑嘻嘻地说:「传说中的打滷麵啊。」她这点极好,从来不觉得哪里亏了她,后来也一直是这样。我做饭,安排她去洗澡。 水在炉子上烧着,听到浴室里水响,猜测着女人的裸体的摸样,一边盘算接下来该怎样做。一会忽然听她大喊:「强盗。」我赶忙进去,赤条条的她见了我不由自主地把胳膊盘到了胸前,脸通红,当然多半是热的。她说:「水太热了!」看来她还不会调我这种太阳能热水器的水温,用的全热,当然受不了,得60多度。我调节了水温,然后顾不得水淋淋,把这个裸体的女人抱在了怀里,使劲地勒了一把。不过这个时候小强盗竟然没有配合,可能是因为外面还烧这锅吧? 当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正好我做好了饭,端上桌(女人洗澡都时间比较长)。我听见她的动静,转过去的时候,她正在浴室门口,从自己带的旅行包里找出换洗衣服在穿。我过去抱住,说:「别穿了,就这样跟我吃饭吧。」她探头看了看两面的窗口,坚决不肯答应。我于是去拉窗帘,回头她已经穿好了。利利索索的迷彩装,干干练练确实像个女警官或女军人。她不喜欢穿袜子,光脚穿运动鞋。长髮湿漉漉甩在身后,小脸刚洗过,看起来分外水嫩,眼睛迷迷濛濛地望着我,张开双臂,于是我们又抱在一起。分开后,她从包里找出个海魂衫送我,说是送我的礼物。我没好意思问多少钱,但穿起来很舒服,质量不错,应该是从bj进的货,现在那东西还在,有时候还穿穿。但我胖,横纹的衣服不好看。穿的时候比较少。 吃了两口麵条,热。而且有个因为刚洗完澡气息清爽的女人在面前,小弟已经跃跃欲出了,我看着她问:「我们先游戏?」她抬起头,欣然答应:「好啊。」看来女人也一样想着。我「嘿」一声我把她横抱在怀里,她一下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抱她进了卧室,放在床上,她坐起来,正好被我脱下了半袖迷彩tx,她很配合地举手(呵呵,确实是被强盗俘虏了)。里面没有乳罩,半截白皙的身子呈现了我面前。她皮肤白嫩嫩的,乳房有些下垂,有点乾瘪,摸起来很柔软。她脸上这时候通红,但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我弯腰脱掉了她的鞋,站起来,看着她一直红着的脸,有些闪避的眼,开始解她的腰带,她扭了一下,躺倒在床上,我慢慢地连内裤带军裤一起脱了下来,让这个女体清清楚楚地呈现了我面前。是我喜欢的型:小巧、白嫩、皮肤细腻,她羞涩地把双腿紧并,我则把手摸在她稀疏的阴毛上,她扭动着,由着我的双手在她週身游走,从小小的山丘,到幽幽的峡谷,她哼哼着,闭着眼,一幅享受的样子。慢慢地分开了腿,毛髮下面的洞口周围颜色有些暗,但看起来不髒。我双手扶着她的双膝,盯着看,她扭动了一下,轻轻地说:「强盗。」 我嘿嘿笑着--如果有相片的话,一定是色迷迷的摸样,但没有扑上去,从来没给老婆口交过,也不想试,虽然想让女人给我口交。总觉得有些变态。鬆开手,从床头取出了个套--我老婆身体原因不能放环,我们一直用套套--刚要往上掳,「不要套。」她说。 我奇怪:「你不怕?」 她说:「没事。」我倒有些担心,毕竟这女人第一次使用,有没有危险还不晓得。不过看着她的那里虽然有些黑,但看起来没什么髒颜色。人家是良家,大约没必要大老远来传染我毛病吧?呵呵小弟已经很硬了,那就不客气了,我把她拖了一下,拖到床边,把腿架在我肩膀上,手扶小弟找了找位置,「滋」一下就滑了进去,一冲到底!进入了老婆外的女人(哎,这个强盗不合格啊)。 里面已经很湿润了。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哦」声,闭上了眼。哦,好温暖的所在啊,稍微有点烫的感觉,柔软的阴道壁肉还一张一翕在蠕动,哈,真舒服。和老婆做的时候,往往没怎么仔细体味。强盗的手抚摸着小小的堪堪一握的乳,轻轻地抽动,她人小巧,那里也紧,包裹着我的硬挺,真是舒服。抽了几下,忽然想起善后问题,打眼一看,床上没卫生纸。我刚说怎么看不见纸呢。她说:「我包里有。」于是起来,她刚站起来,我从后面抱住她的双乳,腰一挺,从后面又插了进去,她身子只好向前倾着,走路很不得劲,乾脆手按到了地下,我就跟着她走,一直到取纸,到又回到卧室,我的小弟一直就那么在温暖的巢穴里呆着,她是努力地配合,不让出来。 头一次这样干。老婆都没这么顺从过。看她像小狗一样的顺从,那种感觉啊,真是爽。 回到卧室,我一下压倒她身上,真软。我160多斤,压上她也不怕,看来老婆说的对,只要那东西进去了,女人就感受不到压力了。当时,一种征服感充溢全身,她迷离着配合着,呻吟着:「强盗--强盗--强盗--」随着抽插耸动着身体。弟弟在温暖的泉中泡着爽着……感觉就要来了,这多糟糕!于是我停止了动作,让小弟在里面泡着。她睁开了眼睛,用眼神问我。我当时脸一定是红的,累加上尴尬。你来上面?她翻身坐起,大约是也是怕我早结束。我舒舒服服地躺下,她跨在了我身上,连根也吃了下去,连连耸动,我伸手,摸着她的两颗小小葡萄粒,她又闭上了眼睛,快活地哼着。然而时间不大,我重重地嗯了一声,顿时一泻千里。她感觉到了,没表示什么,在我身上趴了一阵,起来,温柔地用卫生纸清理着,看着她潮红的脸,真有些感动。总归给了她也就10来分钟。 兴奋劲过去,我们吃饭。麵条已经凉了,好在热天,不在乎,她看来确实饿了,吃得挺香。吃饭后,我处理了一下,她光着身子跟在我身后,感觉像个喜欢跟人的小女孩。哦,那种被依恋的雄感也不错。 又躺在了床上。伸手抚摸着她,皮肤真细腻,和老婆的感觉不同。但也有些鬆弛的感觉了,反正软得很。把女人抱在怀里,她乖巧地依偎着。迷糊了一阵,时间已经到2点了。忽然想,怎么安排下面?让她马上回家?人家可是千里迢迢跑来,办完就打发回家。真他妈的混账。于是我问:「你着急回家吗?」 她说:「不忙。货物托运回去,有人接,我说出来考察了。」 于是闲聊,她说她原来是个幼儿教师(怪不得腰肢很软。不由想起了那个不肯嫁我的女教师,跟她一样的小巧的女人,暗想:上帝在补偿我?)她受不了约束,辞职下海。现在日子劳碌但自由,收入也比幼师强。 她还是公办幼师。我最佩服有勇气的人,对这女人不由加了点敬意。把她平放下,揉她,从上到下地抚摸。轻轻搓着她的阴。她闭着眼睛,气息粗起来,哼哼着:「强盗,强盗……」 不知不觉中,她的脸滑到了我的腹部,我忽然亵促地想到个事,把她的头往下按了按,她睁开了眼,看到了在她嘴边的小蚕豆。看着我的眼神,她没有说话,张嘴把这个小小的蚕豆粒一样的分身含到了嘴里,吸吮着舔舐着。小弟像吹了气的皮带蛇那样倏地勃起,撑满了她的口。大约是一下呛着了,她吐出来,咳咳,瞪着眼看看我。我鬼笑着,看着她。她脸似乎红了一下,低下头,慢慢地轻轻地用舌尖揉搓着。我感觉麻嗖嗖的,浑身似乎没有一点力气了,天,真是晕了。 温存一阵后,她忽然问:「你老婆是长头髮还是短头髮?」我说长髮,她说那没事了。原来她替我担心,怕床上留下的头髮会引起疑心。呵呵,真替人考虑。当然,也是蛮有经验的啊。 轻轻把这个女体揽入我的怀里。 再度风雨 --我是你的放大镜 虽然但愿时间停滞,但还是起床了,我把她带到了一个离车站不远的旅馆(不要认为强盗早熟悉,其实是第一次这么做,难为强盗做得这么井井有条)。价钱不贵,里面还配有电视、电脑,还有一个花洒,挺不错的。 那天下班后,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今天晚上有事不回家吃饭了。这是常事,不会引起怀疑。我驱车到了宾馆。忘记了进门时老太太的眼神了。大约这位老太太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轻轻地敲门,她打开了门,两个狗男女就拥抱了一起。忘记了当时说了什么甜言蜜语,很快我就让女人出现在我面前了。她很享受我的抚摸、抠挖,顺从地由我脱去tx、迷彩裤。当时她里面没穿内衣!一对白白的小兔子跳跃着,我伸手上揉小兔,下探草丛,然后也脱去了衣服,肥肉多不太好看,自己嘲笑说胖了点,她说:「我不嫌你胖。」听着很真诚哦,不知道当时她为什么就对强盗那么中意。她的身子是小巧的,抱起来感觉一点都不沉。于是我尝试了一种新的方法。双手托起他的屁股,她顺从地把手环在我的脖子上,正好将小孔凑到了我的小弟旁边。小弟顺利地滑了进去。我说:「他一看你就大了。」她在耳边轻轻地得意地讲:「我是你的放大镜!」 放大镜? 哈哈哈,很新鲜的说法。于是晃动着放大镜,真舒服。不过这种姿势好费力气,一会我就有点想的感觉。她似乎觉察到了,停了一下,把她平放在床上,把一双软弱的小白腿放到我肩膀上,手抚摸着她的小乳头,看她闭着眼睛脸色潮红双臂摊在床上一副完全把自己交出的摸样,雄心大发……一股快感涌上脑际,临射之际,抽出来,一股白色粘稠的东西射到了她的小腹上。我站着闭上眼睛,感觉四肢无力,软绵绵那么舒服。不由翻身倒在她身边。她那么温柔地坐起来,找出纸先给自己擦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给我擦拭着。 这次又太快了。我知道,作为一个熟女,她肯定是没到头的。 激情后,站起来穿上拖鞋,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说起来她很细心的,为了方便,算着我来之前就拉好了窗帘。透过玻璃看外面。太阳已经半截身子入山了,但视界还好。外面的人熙熙攘攘,这是在我的家乡,离我居住的地方也就几里地,可我看外面走过的人竟然没发现一个认识的。她在我身后,抱着我的粗腰。两个小乳头揉着我的背。不由地想:这是什么?这就是缘分吗?我们远隔千里,交流只有不到几个月,她竟然跑到我家,由着我做。虽然她不是什么美女(也许年轻的时候是。但估计现在已经四十以上了)。但身子柔软白嫩的身子由着你,你付出什么了? 天渐渐的黑了,我们下去吃饭,就在旅馆边的饭店,吃得很简单。她不挑剔,说随便我。我要了水饺,我最爱吃的,她是北方人,不反对。点了瓶可乐,我点啤酒,喝完。我们压马路。 我们这里的发展还是很不错的。路很宽,路边简直可以算作小公园,人行路高出车路,用小方砖铺好的。再往两边,是绿化带,当时路边的各种小灌木绿茸茸的,不远就有个木质连椅,方便行人休息。我和她溜跶着,夸耀着我的家的建设,她也说,走过好多地方,要说县城的话,我们这里是她看到的最好的。 说道了当天还是我的生日,农曆生日。她高兴了,咬着我的耳朵轻轻地说:「那,我就是你的安琪儿。」 安琪儿?真不错。 问她的情况,她很坦诚,说自己和老公AA,个人顾个人,他好像是个公务员还是个事业人员,并不怎么赚钱,但花得很。在外面搞女人,她争取过,但得来的只是更多的冷淡与隐瞒。她灰心了,于是也搞,最初当然是从周围人开始,但她慢慢改变了策略,附近的不交,原来处过两个朋友,都断了联繫,绝不往来了。当时没怎么想,后来明白了,她对某个男人的兴趣不会保持太长。我想这是应该的,一种保护策略,女人保护自己总是没错的。 正说着,手机上传来了短信的滴滴响声。我摸出来看了看,是一个网友来的,那是个交流了多年的女性,小富婆,但很孤独,当时她抽烟,还威胁过我,说见了我就让我破戒抽烟。我这人吧,对待人还是蛮有耐心和有点诚意的,从没骗她,虽然也说过一点色色的话,但不至于被反感。所以她一直和我联繫,当时有段时间没联繫了,她竟然发来短信,让我上网跟她聊天。 咪咪并没探过头来看我的手机,这点她做得特好,问:「你老婆?」 我说:「嗯。」 她说:「快回去吧。别引起疑问。」 送她回旅馆。她自己上去,我开车回家。那个网友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当时聊的啥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纯粹属于有一搭没一搭。她闷了,于是找我,就这样。 最后沉醉 --以后要是做梦喊强盗怎么办呢? 第二天上了班,我给她短信,让她买点食物,我中午带她出去爬山玩,看看我们家乡的风景,也算旅游。她同意。 说到我们这这座小山,那风景还真是不坏。小山不高,据说海拔180多米,从正面看,有左右两峰,瞅瞅会让人遐想,我们家乡有位诗人把它叫做双乳山。呵呵,诗人都有点色的。虽然没什么名庙贵迹,山上绿树遮蔽,鸟声啾啾,走在小路上,林风拂过,气息清爽,也是很惬意的事。 11点的时候,我跟办公室的主任打了个招呼,早出来了。这次是自行车,我把自行车放到山脚下一个熟人那里,说要坐车出去,我在小山脚下等她。我已经告诉她怎么走了。好找的很,反正出了旅馆直接顺着路走就可以了。我告诉她向西,可能有点不对,不知道她当时能不能辨认方向。 她来了,一路东张西望的。走到我身边的时候,竟然没停留,直接顺路上行。 我赶上,奇怪地问:「不认得了?」 她说:「怕你遇到熟人。」 我笑了:「还好,应该没问题。」 于是她一下挽住了我的胳膊。像个小姑娘(可能女人到多老,都喜欢被人当小姑娘看吧?),说:「这样这对狗男女就可以走在一起了。」哈哈,的确是一对狗男女。一路上山,到了山腰,没有顺盘山路走,带她走了条小路。那条路其实我都没走过,虽然就在山边生活。一路走一路谈,说起她的家,她讲,如果不是因为孩子,早就离婚了。曾经有一次,老公晚回家,她气坏了,把门栓死。準备怎么也不开门。但过了一阵,儿子,当时只有六七岁的儿子,竟然悄悄地爬起来,轻轻地把门栓拉开。她顿时明白了,儿子需要爸爸。从那以后,她就不再提离婚。 到了个没有人的地方。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不过,我往前看了看,再不远就是山的盘山路了。哎,就是一个小小的山,也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走到的。 这个地方树很密,恰好平坦有些的有个地方有几块大石头,光光滑滑,正好可以坐下来聊天我就让她坐在这跟我聊天、吃饭。她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说饱了,也许她饭量就这样。但一个劲劝我多吃。她买的是肉夹馍,喝她带来的瓶装水,想想强盗真是狗强盗,还让人家买东西吃。她竟然也一点没反感。 吃饱了,打个饱嗝。色心又起。其实在计划(昨天晚上做的计划)里,今天打个野战。望着她。她似乎明白。我伸手抱住了她。她不反对,但当我伸手解她衣扣的时候,她很坚决地阻止。我奇怪。她说,不。 僵持了一会,她忽然笑着说:「照个相吧。」 奶奶的,强盗当时竟然没準备个相机。还是用的她带来的相机。 她自己脱掉了外衣,只剩下三点。然后脱掉了鞋子,走到一棵松树旁,让我给她找了几张相片。现在这相片还在我的电脑里,从相片看,她身材是相当好。 照完像,她赤着脚,想回到我这里石头这里,但很难的。我把鞋扔了过去。她还夸我:你真聪明。 呵呵,回到身边,我拥住了她,又想解开她的乳罩扣,她还是那么坚决地摇头,说:「不在外面。」 我依了她。 时间不早了。大约1点了吧。我们回宾馆。在路上我忍不住问了个问题:大哥(指她老公)是不是不经常满足你? 她说:不,他很能干。总是在她几乎昏掉的时候,才射出来。看来不仅是体力的问题,还是个度的控制。 我好惭愧,至少是前两次,都没有满足她。虽然她什么都没说。 到山下,骑车出来赶上了她,带她。她还替我担心:「不会遇到熟人吧?」 我说不怕。其实还是有点怕的,但一来这地方没多少熟人,二来,让人家走回去实在于心不忍。 到了宾馆。她说已经跟老闆说好了,晚点都没关係,可以休息下。我看了看表,哎,才一点半,还可以睡会,于是跟她进了宾馆的房间。 我们都知道进了房间会发生点什么。 进去后我一身的汗。爬山爬的。我说要洗洗澡,她说她不洗了,去之前已经洗过了。呵呵,要是我强一点的话,在外面野战其实是没问题的,她也準备了。但不是很情愿而已。可能她真的不想。 我洗完,她已经钻到了被子里。毛巾被。我赤条条地不知廉耻地走了过去。她红着脸看着我,好像看一个梦中情人。他妈的,我有那么魅力吗?也许女人眼也会出问题的,情人眼里也有帅哥。 毛巾被被我一把掀掉。她竟然还衣服整齐。嘿,等着我来做吧。我尽量轻柔地脱掉了她浑身的障碍,让她的自然体呈现了我面前。虽然已经看过两次了,但一见之下还是分身勃起。但总结前两次教训,为了让人家也享受一次。我还是缓缓地抱起了她。她柔柔地看着我,由我摆弄。当我进入的时候,她依然那么兴奋:「强盗,强盗……」 说实话,这次我没那么大劲头的,一天两次已经累了,劲头还没缓过来,这次完全是为了她。人家来了没满足一次实在是对不住。小弟这次敏感度不是很高。在她身上抽抽插插不知凡几,反正搞得她张口大叫:强盗--。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小洞穴一个劲地抽动,把小强盗紧紧地夹在里面,上面瞪着眼张着口,双腿蹬直,一幅要昏掉的样子,良久良久。似乎从僵硬状态中甦醒一样。「强盗」她又说。週身软了下来。 伸手摸了摸,发现小强盗依然硬挺。她扶着强盗躺下,跪坐在我一边,张开小口,用唇,用舌,缠绕着,刺激着我的小弟。但老实说,小弟现在就没有射的意思。 我拥住了她,把这具女体压在身下。用力地抽插了多少下,只感到疲惫,但没有要喷发的感觉。 我略带得意,说:哎,没办法。它现在金枪不倒。只为满足咪咪。她嘿嘿笑了。 起来又用她的相机,给她拍了几张,她闭着眼睛,不怎么配合,不肯按我说的做动作,只是由着我翻过来、掉过去。后来这些相片她没有给我,只发给我在山上拍的,她说删除了,怕人看到。 我们相拥而眠,大约半小时后起来,退房。我带她去车站。今天想起来强盗当时特吝啬,没有帮她买上车票。当时劝她去jn服装城看看,但没有想过要陪她去。最后也没敢于来个拥抱,怕人多吧? 她到jn后,我给她发个短信问候。 她回:现在外面正下着雨,越发想念强盗。过了一会,还有这样一条:要是以后在梦里喊强盗怎么办啊? 想想颇觉感动。 后来不久,有一次去hb,给她发了个短信她回:要我去陪你吗? 当然不现实。她当时说,她会来sd,会来找我。她后来说,孩子去了hn,路过时回来找我。但都没有来。 以后在QQ上见了,视频都不肯了。慢慢地淡了。我以后想,正如她以前的情人一样。她不会长时间保持联繫。而且,我做得太小气了。再后来,我想加她为飞信好友,她不肯,我打个电话过去,她说:「我对你没有兴趣了。」最后直接把我从QQ中删除了也许,正如她说,她是我生日的安琪儿。生命中的一度。

上一篇:清纯女大学生被工友干成淫娃 下一篇:当你在开车时能做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