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玲珑孽怨 第十八章 如兰薰花

玲珑孽怨 第十八章 如兰薰花

时间:2017-11-18 方漪蓉的处女穴被一枪捅穿,剧痛不已,使尽全身气力猛烈挣扎。成进不去理她,将肉棒抽回近洞口,又是一下猛捅,再次深入。   方漪蓉剧痛难忍,用力更猛,「咚」的一声,身子突然脱离了悬在樑上的钩子,摔了下去。   原来用于捆绑她双手的仅仅是从她身上解下来的腰带,成进图省事,也没改用其它绳子。这布带给方漪蓉挣扎多时,已然鬆脱,给这一下猛烈运动,当即断裂。   方漪蓉身子俯地扑下,正好压在躺在她身下自慰的赵霜茹身上,两女同声娇呼,四乳相贴。好在两人均有武功在身,这一下虽然疼痛,但并不要紧,只是方漪蓉双腿仍然给大大分开绑着,这俯趴下的姿势实在也太狼狈。   却听得后面成进一声闷哼。他姦淫方漪蓉正起劲,这一下肉棒也给小小闪了一下,阵阵抽痛,原本怒沖勃起的家伙也缩了回去,上面沾着点点落红,愈觉面目狰狞。   成进坐到椅上,深呼了两口气,肉棒痛楚稍轻。见两女犹自贴在一起扭动挣扎,又是一乐,笑道:「这个倒也好玩……」喝叫赵霜茹爬过来,用小嘴抚慰一下他刚刚受创的肉棒。   虎子问道:「不要紧吧?」成进说:「没事。」但给他一提,连原本已玩得性起而忘了的臂上剑伤又痛起来。骂道:「他奶奶的,这娘们你替我好好教训一下。」左手轻抚正趴在胯下卖力吃肉棒的赵霜茹后背,笑道:「还是茹奴乖。」   虎子得令,大喜过望。放开方漪蓉脚上的绳子,将她提了起来,说:「跟着小少爷真是艳福不浅哪……嘿嘿!」方漪蓉给折磨得头重脚轻,虽然继续不屈挣扎,但怎敌得过虎子力大?   虎子笑道:「美人儿你乖一点,等一下给你好好爽爽!」将方漪蓉双手重新捆好,拉到床上,将她双腿分别绑在床沿两端,又将她的屁股拉离床沿,自己便站在床边,姿势正好。   方漪蓉两腿被缚着分开一字马,又给他一拉,双腿分成一个钝角,女孩家俬处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正自羞耻难当,偏生虎子还用手在那儿轻轻撩动,口里不清不楚:「小美人的骚穴长的真漂亮,就是骚毛多了一点,等一下我来帮你刮乾净它。」羞愤之极,粉脸涨红,只是流泪不止。   虎子淫慾早已大盛,玩弄几下便忍不住了,提抢便上,肉棒一寸寸慢慢插入方漪蓉的肉洞。不停叫道:「刚刚开苞的骚穴果然与众不同啊,哈哈……」双手猛揉方漪蓉双乳:「好爽好爽!小少爷你几时再弄几个美女来?」   成进骂道:「你以为世上美女很多呀?还想要?这个是自动送上门来的,你好好教训教训她,别跟我客气。奶奶的,想杀我?」拍拍赵霜茹的背,道:「你起来,给蓉奴演示一下应该怎么样服待主人的。用你的小屁眼。」   赵霜茹应声「是」,站起身来,两腿分开跨到成进身上,双手用力掰开自己的屁股,对準成进的肉棒慢慢蹲下,说道:「请主人享用茹奴的小屁股……」她背对成进,两手扶着太师椅的扶手,开始一上一下运动。成进「哈哈」一笑,手摸到赵霜茹身前胸前,把弄她的双乳,笑道:「蓉奴你得学着点啊……」   方漪蓉转过脸去,咬牙道:「你杀了我吧!我不会那么贱的。」但她一边却给虎子姦淫着,阴户中充实的快感却是驱之不去,红着眼一动也不动,强忍着这痛楚与快感交混在一起的奇异感觉。   虎子见她再也不挣扎了,却是像死鱼一般不肯动弹,略感无趣,抽插的速度骤然加快,一下下的枪枪到底。方漪蓉嘴唇都咬出血了,乾脆闭上眼泪,只当身体已不是自己的,不肯屈服。虎子拿她没办法,自己却因为能奸上这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而兴奋不已,没几下便先射了出来。   虎子喘了口气,道:「他妈的,这娘们好爽……」趴在方漪蓉的身上不肯起来,双手各握住一只乳房,整个脸都贴在上面,又抓又舔。方漪蓉情知挣扎只会增加他的淫慾,听任虎子蹂躏,独自流泪就是不作反应。   成进道:「真没用,这么快就玩完了?还在干什么?想再来一炮啊?歇会儿吧,这娘们还怕没机会给你玩?你準备一下,我要给她开开后庭花……」   虎子应了一声,依依不捨地爬起身来,一只手指突然在方漪蓉肛门上捅了一下,见她身子一颤,笑道:「肯动了吗?我来给你洗洗屁股,让你的小屁眼也爽上一爽。哈哈!」又是突然一戳,见方漪蓉屁股又是一跳,哈哈大笑,走到房角一张放满瓶瓶罐罐的桌子旁边。   方漪蓉见到赵霜茹的模样,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心想自己身子已经给这两个淫贼沾污了,求饶也是没用,骂道:「你们两个淫贼,你们不得好死!你们这样污辱我,我……我……」想到自己的悲惨遭遇,不禁哭了起来。   成进笑道:「你就少骂两句吧,都说你骂来骂去也就这两句,还是省口气等着爽好啦!」两只手指插到赵霜茹的阴户中,抽了两抽,说:「茹奴你真浪啊,湿成这样?好吧,满足一下你啦!」   赵霜茹红着脸,抬高屁股,将阴户凑到成进肉棒之上,缓缓蹲下,阴户中充实的快感使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成进道:「好啊,叫大声点,教教蓉奴怎么叫床,别只会骂……」   虎子将桌上一些盐水、糖水,以及一些乱七八糟之水混在一起,装了一瓶,拿了一只漏斗,「嘿嘿」淫笑着走回方漪蓉身前。   方漪蓉惊道:「你要干什么?」虎子笑道:「给你洗洗屁股啊,我们小少爷等一下要享用嘛!哈哈……」解开方漪蓉脚上的绳子。方漪蓉使劲挣扎,但她一番折磨之后气力使尽,终于被虎子将她大小腿分别并在一起捆住,又从她腿弯上接过一条绳子绑到腰上。这样她大腿紧贴肚皮,高翘着屁股,屈膝给紧紧绑着趴在床上,动弹不得,口里只是呜咽不止,等待着噩运来临。   虎子哈哈大笑,跳到床上,将屈作一团的方漪蓉坐在胯下,俯下身去,手指轻轻抚摸她的菊花口。只觉方漪蓉身子不停地颤抖,菊花口夹得紧紧的,连小指头都插不进去。虎子伸手在她屁股用力一打,骂道:「放鬆一点,不然吃的苦头更大!」用力掰开方漪蓉的屁股,一只中指强行插入她的肛门,不理那儿紧密无比,一味使力猛捅。   方漪蓉惨呼连声,屁眼中疼痛难当,羞耻之极,更加用力夹紧。只觉屁眼中阵阵抽痛,但却无法阻止那只手指的不停深入。   成进的肉棒要留着奸方漪蓉的屁眼,又见虎子一人未必能搞定,放开紧捏着赵霜茹双乳的手掌,说:「茹奴去帮忙!」待赵霜茹从他身上下来,也走到床边督战。   虎子将手指拔了出来,令赵霜茹用力拉开方漪蓉臀部,自己拿了漏斗,将漏斗口抵在方漪蓉的肛门上,用力在方漪蓉光滑的屁股上又是一击,喝道:「老实点,你再夹紧自己受罪!」不由分说,猛一用力,将漏斗口插入她的肛门。   方漪蓉大叫一声,泪流满面,哭叫:「你们不是人!你们不是人!」只觉那冰凉的管子大大地撑开自己的屁股,但自己却是无法抗拒。   虎子冷笑一声,一手握紧漏斗,便将那一瓶古里古怪的液体都倒入方漪蓉的直肠之内。   方漪蓉这下连叫都叫不出声,只觉肚里「咕咕」作响,肚中犹如在翻江倒海般打滚不休,片刻便意大盛。俏脸涨得通红,牙根紧咬,苦苦忍耐。   成进「哈哈」大笑,叫赵霜茹拿了个大水桶站在方漪蓉身后侍候。手摸到方漪蓉阴部,一只手指插入她的阴道之下,不停搅动。只感到方漪蓉的小穴正用力收缩,紧得好像要将他手指夹断一样,笑道:「像蓉奴这样的美女,拉的屎不知道会不会是香的?」   方漪蓉一面要强忍着便意,一面还要抵抗成进手指的入侵,满脸通红,喉中「格格」作声。成进笑道:「忍不住就别忍啦!哈哈!」突然抽回手指,在方漪蓉的菊花口轻轻一弹,便即闪开。   方漪蓉再也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大哭,黄色的液质从肛门中狂喷而出,好半晌方止。赵霜茹虽然拿了水桶在后面接住,但还是给喷了几点在身上。赵霜茹臭气难当,想起自己不仅成为这两个淫贼的性奴,还做了他们强姦别的女孩的帮兇,眼泪不住打转,就是不敢哭出声来。   成进皱眉道:「原来也是臭的!」拍拍方漪蓉的屁股:「爽不爽啊?」方漪蓉哭声不止。   虎子说:「要不要再来一次?」成进点了点头:「当然要再洗乾净一点。」   令赵霜茹擦掉身上秽迹,另备一口水桶侍候。赵霜茹不敢有违,含泪照做。   方漪蓉全身脱力,只有哭的份儿,听任他们摆布。不久又拉了两次。   成进见拉出来的东西已经比较乾净了,手指插入方漪蓉的肛门探了一探,感觉里面湿润,肌肉没有刚才紧张了,温暖而柔软。笑道:「蓉奴,你的屁股就要开花啦!」   方漪蓉无力抵抗,只觉肛门给大大撑开,好似撕裂一般,一支火热的东西正逐步慢慢深入,剧痛难忍,知道连后庭也给他姦淫了,但却无力挣扎,哭得只有更响。

上一篇:女生宿舍的窃听器 下一篇:名校校花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