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上了妹妹和女儿

上了妹妹和女儿

时间:2017-11-18 有些事情你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发生,但它就是这样突然降临在你的生活里,而且通常都让人无法承受。 从接到医院的电话开始,我就一直处在失神的状态。 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对的已经是眼前雁涵冰冷的身躯。 我不住颤抖的手将覆盖住妻子身体的白布掀开。 已经香消玉殒的雁涵,秀气的脸庞依旧白净,闭着双眼彷彿只是睡着了。 据医生的说法,是因为受到撞击之后,大量的内出血导致回天乏术,送来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失去生命迹象。 我沉默的伫立在妻子的身边守着,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感觉像几个世纪。 不多久,还在上班的妹妹跟在学校接到紧急通知的女儿匆忙的赶到了医院。 妹妹一走进临时停尸间就崩溃的痛哭失声,女儿则静静的流着泪,倒在墙上喃喃低语,一双小手狠狠扯着自己的一头长发到指关节都发白。 「对不起…对不起…」 警察架着一个浑身酒气的矮胖中年人双眼通红的走了进来,扑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用力磕头向家属喊着对不起,女儿突然发疯般跳了起来抓着中年人的领子,声嘶力竭的哭喊着还我妈妈,还我妈妈… 与妻子相处二十年的回忆,瞬间的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支撑不住似的,我倒了下去失去最后一丝意识。 ────────── 再次感觉到自己恢复思考能力的时候,已经是办完妻子的丧礼。 开车将妹妹送回去之后,再回到这个曾经是三个人甜蜜的家里。 少了雁涵,整个家里的空气都变得寂寞起来。 女儿带着一双哭肿的眼睛坐在沙发上就陷入了什么似的发起了呆,我则停在玄关,鞋子也不脱的站着什么都不想做。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铃响打断了这份凝滞。 女儿依旧一动也不动,我则脱下了鞋踏进客厅接起电话。 「是哥吗?」是雨辰哭过之后仍然微弱的声音。 「嗯,是我。」 「哥,你要坚强,不能这样就被打倒。艾乔只剩下你这个爸爸了,你要振作起来。」 「嗯,我会的。」 「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别憋在心里一个人难受。」 「好…」 跟妹妹说完,挂上电话之后,才发现天色已经全黑,不知不觉的肚子也有点饿了。 以往的这个时候我刚下班,艾乔则是从学校回来,回家时间早的妻子则是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晚饭在家里等着。 看样子我们在雁涵离开之后第一件要学会的事,就是要自己打理生活起居了啊。 「乔乔。」我喊起了女儿的暱称,平时乔乔这两个字都是妻子在喊的。 「肚子会不会饿?爸爸煮麵给你吃好吗?」 女儿听到乔乔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带着令人心酸的微笑,惹人怜爱的轻轻点了点头。 「嗯。」 幸好老婆平常有教我几手,虽然料理的手续简单,但是吃起来味道还是不错。 将麵端上餐桌招呼女儿过来坐下,女儿红着眼睛静静的吃起麵来,不发一语,看得我很是心疼。 儘管我的状况也没有比女儿好到哪里去,但是以后只剩我们两个一起过生活了,我势必要坚强起来。 「乔乔。」我站起身来走到女儿身边,轻轻将女儿拥入怀中,「妈妈不在了,以后爸爸会加倍努力,让乔乔一样幸福快乐好吗?我们从今天开始要过新的生活,乔乔跟爸爸一起加油好吗?」 女儿将头紧靠着我的胸膛,从轻声啜泣着,慢慢变成嚎啕大哭。 然后将小小的身子投入我的怀里,尽情的宣洩出那份累积已久的悲伤。 ────────── 事情过了好一阵子之后,我跟女儿两个人的生活终于渐渐上了轨道。 儘管吃的方面不是我那永远口味一样的彆脚麵,就是出门外食。 但是艾乔似乎已经逐渐接受妈妈不在了的事实,表情轻鬆了不少,偶尔在看电视觉得有趣的时候还会发出些银铃般的笑声。 公司里面想要介绍单身女子给我的人似乎变多了,部门底下跟我说话的女部属,不知不觉间也多了起来。 而且看我心情有些恢复,有些居然开起我的玩笑说要倒追我。 「唉唷,我哥在公司很红嘛。」 顺着声音的来源过去,居然是应该在上班的老妹。 雨辰一现身在我们公司,马上吸引了无数单身男子的目光…连有老婆的都在看了。 一头染成深棕色的长捲髮随着走来的步伐飘动着,灰色的合身套装搭上紧窄的迷你裙,细长的双腿裹上一双不透明的黑色丝袜,还有性感的繫带高跟鞋…好吧,连我这当哥的都在看了… 「胡说什么。倒是老妹你怎么有空跑来我们公司啊?」 「听说我哥在这里当主管,有关係可通,我们上司就派我来跑你们公司的业务嘛。」 「雨书!不…哥哥!」几个狐群狗党饿虎扑羊似的挤了过来。 「这位想必是雨书哥的妹妹是吧,我跟你哥很熟的…」「老大,你这样不行,怎么都没介绍您的妹妹给我们几个同事认识一下…」「慢着慢着,先锋广告的案子一向都是我在负责,所以我先…」 「你们慢慢讨论啊。哥,我们走吧。」雨辰秀气的轻轻笑着,挽着我的手就把我往旁带开。 一双水亮大眼跟甜美又带点诱惑的笑容,瞬间发散出一股强力电流,把我身边几个杂碎都迷得昏头转向。 雨辰把我拉离人群的同时我听到了四周响起了一股惋惜的声音,彷彿是到嘴的美肉飞了似的。 雨辰把我推进我办公室之后也不急着谈公事,开口就问起了艾乔的情形。 「嗯…不能说没问题了吧,不过比起事情刚发生的时候已经好了不少。」 「这样…那吃的方面你们怎么解决?」 雨辰马上问到了尴尬的问题,我只好搔搔头皮老实回答:「有时候我下厨煮麵,大部份时候是买便当跟吃外食什么的…」 「哥!你唷!」雨辰受不了似的喊了一声,然后投以责怪的眼光。 「早跟你说有事情要跟我商量,你看现在这是什么样?你已经是大人了我不管你,艾乔才只有十六岁而已,你老让她随便吃的话会影响发育的。 」 「喔这个…」妹妹充满关怀的责备,说的我不好意思了起来。 「你也知道我的厨艺实在…」 「我清楚的很!」雨辰笑了出来,「这样吧,今天下班之后我带点材料到你家,给你跟艾乔煮点好吃的。」 「哇,那真的是救我一命了,」顿时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样我就不用每天去思考下一餐要弄什么给乔乔吃…」 「你当餵狗啊,臭老哥。」雨辰说罢伸手用力拧着我手臂一块肉,疼的我喊了起来。 「杀兄惨案啊!」 「不跟你扯了,我去找你们代表谈事情去。」 「怎么,不是我吗?」我顿了一下。 「谁真的找你啊,讨厌!」雨辰丢给我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就推开门转身出去了,临走前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去。 咦? 怎么临走那眼像是有什么涵意似的…? ────────── 跟我要了钥匙的雨辰早了我许久就已经到家,推门进屋的时候一股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看来这小妮子厨艺很不赖啊! 「哥你回来啦,快好了,再等一下唷。」 「不急,慢慢来。艾乔今天有社团,会晚一点回家。」 我把公事包随手放在客厅桌上,就拉了张椅子坐在餐桌旁看雨辰继续在厨房忙进忙出。 雨辰仍然是那套合身的OL装扮,只是披上了雁涵以前下厨用的围裙,从身后看起来,真有雁涵还在的感觉。 我妈就生了我跟我妹两个孩子,不过是生我之后很久才又多了雨辰(估计是避孕出差错?)。 所以现在我已经三十五岁了还有个十六岁的女儿,雨辰也才二十五而已。 当年我结婚的时候哭得半死说不要哥哥嫁人(?!)的小屁孩,现在也已经是个落落大方的美女。 还记得小时候雨辰总爱跟前跟后,在我读书的时候进房间来乱我,说长大之后要嫁给哥哥之类的童言童语。 现在长大了也出来独立了,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漂亮,真是丑小鸭变天鹅了吧? 五官长得水灵秀气不说,身材是该突的突该翘的翘,虽然给一身灰色套装包得紧紧的,还是看得出来那份藏不住的玲珑有致。 因为我对丝袜美腿有特殊癖好的关係,所以以前雁涵总是每天都穿着各种不同的丝袜,那时还小的雨辰就天真无邪的说她以后也要天天穿漂亮袜袜给哥哥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关係,后来才跑去做要穿OL套装跟丝袜的工作? 想着想着,视线不自觉就往窄裙之下的一双漂亮小腿望去。 不透明的黑色丝袜,材质看起来很细緻,想来是日本製的吧? 裹着一双修长的美腿看起来异常的诱惑,尤其在我这种有丝袜癖的家伙看来简直是亮眼得让人移不开双眼,就恨不得能摸上一把… 「哥,你在看什么啊?」雨辰回过头来问了一声,让我从一阵不该有的绮想之中抽回,「哥是不是在看…我的腿啊?」 「胡说!没有的事,胡说什么,真是的。」被看透的我心虚的赶忙摇摇手,把头转开之余却又忍不住瞟了那双诱人的美腿一眼。 「好色喔哥,自己妹妹的腿都要看。」雨辰带着一股神祕的笑容走了过来,手上还端了个滚烫的小汤锅。 「别过来别过来!瞧你手上拿的烫锅!」一方面是真的怕被滚汤淋倒,另一方面是靠太近了,我忍不住要盯着雨辰裙下的腿看啊! 「唉唷,哥,我知道你喜欢看女人的腿。现在嫂嫂不在了,其实…」还没说完,雨辰脸突然红了起来,赶忙转回去继续料理不让我瞧见她的表情。 啊? 等等,刚刚雨辰是想说什么来着? 一时间思绪有点混乱的同时,门外也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放学回来的艾乔看到厨房有人,好奇的走了过来,一看到是雨辰小姑,马上开心的扑了上去。 「小姑小姑,艾乔好想你唷!」一贴上去,艾乔就蹭得跟猫似的,真是,有这么久没见嘛? 「我们家的小美女最近过得好不好啊?听说你爸爸那个坏人虐待你,都不给你吃好的,小姑赶快来拯救你哇。」 「没有啦,爸爸只是不太会煮其他的,不然那个麵其实味道还是不错…」 「别护着你爸了,再这样下去可怜的乔乔就要营养不良啦!」 这两个小妮子感情也真是好,自从雁涵不在之后更是明显了。 既然艾乔这么腻雨辰,就让妹妹代替雁涵做艾乔的妈妈其实也不错啊…? 唉,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 在那之后雨辰就常常来我们家料理晚饭一起开伙。 就我而言,不用每天想要吃啥,倒也是乐得开心。 「每天晚上都来我们家,这样你男朋友怎么办?」 「唉唷!要你管吶?」 「到时候嫁不出去,看老妈怎么怪我。」 「臭哥哥,不用你多管闲事啦。」 虽然我从没直接问过,不过这小妮子肯定是很多男生在追的,光看她上次来我们公司时的盛况就可以略知一二。 到现在还有许多人对那天来我们公司的美女念念不忘,每天缠着我喊哥哥,逼我介绍雨辰给他们认识的。 「艾乔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啊?」雨辰将嫩白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望着墙上的时钟问道。 「她今天社团有事,八点多才会到家。嗯嗯,这道炸牡蛎味道不错啊。」 「喜欢就多吃点啊。怎么今天你不用去载她的?」 「社团老师会把比较晚回家的干部载回家,所以我可以清闲一下。再一碗饭谢谢。」 「饿死鬼投胎啊,吃慢点。」 雨辰帮我把饭碗添满递了过来,自己也不急着装饭,就托着下巴笑吟吟的看着我狼吞虎嚥,让我一个人吃得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自己不吃啊?」虽然是这样说着,我嘴里嚼菜的速度却完全没有停下来。 「看哥吃饭很好吃的样子呢,哎,这里有饭粒。」说着,雨辰伸出修长的手指将我嘴角的饭粒拿了下来,随手就放进自己嘴里,让我不禁有点不好意思。 这小妮子真是,你嫂嫂以前也不曾这样哩! 雨辰最近来我家简直是开丝袜博览会。 肤色的黑色的白色的彩色的,厚的薄的,透明的半透明的,花纹菱形加水钻的,以前雁涵还在的时候都没这么多花样啊。 今天穿的是一双灰色的超薄透明裤袜,她知道我爱看也不怕我看,一双丝袜美腿交叉翘着就这样晃啊晃啊的,弄得我边吃饭边偷看,都有点儿心猿意马。 「雨辰你那个…丝袜每天都换不同样式的,你们同事可有眼福啰。」 「哪有啦,回家之后换过才来的,在公司只穿普通…哎唷我干嘛跟哥说这个!」说罢就面颊有点红红的的转过头去。 我不禁有点头昏脑胀了起来。 原来雨辰这些五花八门的丝袜是专门穿来给我看的! 这小妮子也真够呛。 好,我承认我对丝袜美腿有无可抗拒的癖好,我也承认雨辰真的长得不错…好吧,长得很漂亮。 可是她是我妹哩! 我用力对着自己说:还是别想太多的好。 嘴里仍然嚼着饭,突然间外头啪搭一声巨响,整个家里的灯都暗了下来。 怎么搞的,停电了? 「啊!」雨辰第一时间就往我身上扑过来,害我被她连人带椅扑倒在地上…连碗都不知飞哪了? 「哥…停,停电了!」 「变电所出问题之类的吧。」我看了看窗外,街上是一片漆黑,然后把嘴里的食物一口嚥下,把手撑在地上坐起身来。 「来,别把我压死唷,雨辰好胖啊。」 「哥讨厌啦!」虽然看不见雨辰的表情,但肯定是被我弄得又羞又气吧? 嘴上虽说着雨辰好胖,我却很容易的就把她其实很轻盈的身子抱了起来,然后走了几步到沙发上放下。 雨辰搂我的脖子搂的紧紧的,像是生怕我跑掉之后会变怪物回来咬她似的。 「哥……别走,我怕黑。」雨辰整个人猫进我怀里,声音都带着些颤抖,我一手搂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另一只手就搁在她纤细的腰上。 「不怕不怕,哥哥不走,哥哥陪你。」 我们在沙发上维持着紧紧相拥的状态动也不动。 许久之后,雨辰似乎是比较冷静下来了,才听她开口说话。 「以前我小时候好像也有一次这样呢。」在黑暗中,雨辰轻轻的说。 「嗯,大概是你六七岁的时候吧,爸妈都出门了,剩我们两个人在家的时候停电。」我思索着过去的回忆。 「我记得哥哥那时候…有唱一首歌给我听…」 「哇,你还记得啊,那好久以前了耶。」 「哥哥,唱歌给我听。」 「咦?雨辰还是小朋友啊,羞不羞啊真是。」 「就要听。」居然开始撒娇了咧。 「哎唷你…」 无光的环境里,我唱起了那首几乎是二十年前唱过的儿歌,像那时一样轻轻拍着妹妹的背,柔声的哄着她。 不同的是,当时的妹妹很快就沉沉睡去,现在在怀里的她,心跳却似乎越跳越急,越跳越大声,简直到我都可以听到碰通声的程度。 五音不是很全的一曲唱毕,维持了一小段的静默,然后在妹妹的心跳声好像冲到最急的一瞬间,雨辰幽幽的开口了。 「哥哥…雨辰喜欢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嘴唇就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贴上了,然后妹妹暖暖的鼻息就吹在我的脸上,连带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 这下换我心跳停止了。 没有办法反应或者抗拒,整个人愣住的就被妹妹这样吻着。 不知多久之后,妹妹才气喘吁吁的退了开,重新将脸挨进了我的胸膛。 「雨辰你…你…你那个…」 过于震惊的我说不成话,只是结结巴巴的吐出了几个音节。 黑暗中,妹妹将我的手从她腰上挪下,放在她穿着超薄裤袜的大腿之上,还牵引着我的手来回的抚摸着她那双细緻的美腿。 仍然处于震惊之中的我没有平复过来,就这样傻傻的被妹妹牵着手抚摸着她纤细却又柔软的腿。 虽然还没办法思考,但在手上传来的柔滑触感与阵阵与丝袜摩擦的沙沙声中,我也开始心跳加速了起来。 连带的,裤裆里那在妻子离开后沉默了好长一段日子的肉棒,也开始一鼓一鼓的胀大并跳动起来。 雨辰似乎是感受到被胀大的异物顶到的感觉,在我的手已经不自觉的开始会主动抚摸她的腿之后,她便将细嫩的小手转移到我的裤裆之上,自顾自的拉下拉炼,从内裤中将我巨大的肉棒解放出来。 「雨辰…!这个…啊…!」 「嘘…什么都别说,哥哥好好享受一下…」 彷彿是被雨辰轻柔的嗓音催眠了似的,又或是已经完全被色欲所驱使,我低头吻住了妹妹的唇。 一手伸向妹妹藏在套装中坚挺的乳房搓弄了起来;另一手则探进窄裙之下,狠狠的捏弄着她裹在裤袜之下性感的丰臀。 与我交缠着舌头的雨辰,不时的随着我手部爱抚她的动作而发出甜美又诱人的呻吟,一双玉手则分别上下套弄着我巨大的兇茎及抚摸我的睪丸。 黑暗中,双手传来的美妙触感,以及肉茎与睪丸受到的细心抚弄,很快就让我到达了难以形容的高潮。 痠麻的马眼一突一突的喷射出累积数月的精浆。 隐约感觉到妹妹微抬起了腿,让我喷射中的龟头紧紧的抵着雨辰穿着细緻裤袜的大腿,将白浊的男汁全都狠狠的溅洒在那让人疯狂的丝袜美腿之上,然后再慢慢顺着纤细的小腿大团流下。 我维持着搓弄雨辰一双裤袜腿与软柔嫩乳的状态,动也不动的喘息着。 雨辰则继续轻柔的套弄着我仍然不住喷射的肉棒,好像要把巨根之中所有的精液全都榨出才甘心。 在持续很久的射精结束之后,还轻巧的抬起腿用裤袜擦拭掉残留在龟头上的白浆。 滑嫩的丝袜材质,摩擦在马眼之上的触感又让我爽得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哥……舒服吗?」 「嗯…」我轻轻的吻着妹妹的唇,感激怀中美人给我的细心服务。 但是在激射结束之后,一股罪恶感也油然而生。 到底这样可以吗? 我跟雨辰毕竟是… 还不及让我思考,突然间灯就亮了起来。 有点心虚的我马上放开雨辰跳了起来,雨辰也是一模一样的动作往后退了开。 妹妹一身的OL套装被我弄得一团糟,尤其是藏有胸前两颗巨乳的衬衫釦子整个被崩开,紫色的胸罩向上掀起,粉红色的坚挺乳首暴露在空气之中。 灰色的超薄裤袜之上则浸满了刚刚我尽情喷射的白浊精浆,并且还不住的向下滴落。 我的肉棒在喷射之后处于半软的状态,虽然略微垂下却仍然维持着巨大的尺寸。 在看到雨辰被我糟蹋的诱人景象之后,又控制不住的迅速向上站立了起来,几乎是没几秒就又挺立到完全怒胀的备战状态。 我赶忙将硬挺的巨根胡乱塞回裤裆,雨辰也是急忙将雪白的双乳塞回胸罩之下穿好缺扣的衬衫,然后脱下一片湿糊的灰色裤袜随手塞进皮包,手忙脚乱的就往玄关冲去。 「雨辰,外套外套啊。」 我赶忙将披在沙发之上的套装外套递给雨辰,原本面红耳赤的雨辰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脚步才突然停了下,慢慢向我走回来。 「哥哥…雨辰真的好喜欢你…」 猝不及防的又是在我嘴唇上迅速一啄,然后就轻笑着从我手中取回外套,快速的推门远去。 我摸着自己的唇,在一团混乱之中努力整理自己的情绪。 只依稀觉得,刚刚最后那个吻,好甜好甜啊…

上一篇:跟妈妈去露营 下一篇:哥们你也太开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