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章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章

时间:2018-01-02 「丫的,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个朋友,重色轻友!」蒋迟翘着个二郎腿,不满地道,转眼看到我身上的绷带,立马换上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自己小命都不要了,朋友就更顾不上了。说吧!到底是哪位弟妹来了,怎么也不介绍给我这个当叔叔的认识认识?」   正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突然一变,人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指着我鼻子叫道:「我可是听人说魏柔来这儿和你商讨新人榜的人选来着,她人呢?怎么不见她人影啊?噢——我的老天,你别告诉我,里屋的弟妹就是她吧!真是她?!你丫的别情,我他妈真服了你了!」他激动地上前抱住我:「这么说,隐湖的女人也可以搞了?不不,是可以娶了?那.....那个蔺无颜......她不是我弟妹吧......」   「我没你丫那么无耻!」我一脚把他踹开,骂道:「你,不许乱打我媳妇师妹的主意!」手却指了指里屋,示意这是说给屋里的魏柔听的。   蒋迟自然心领神会,连说自己是真心实意,这话倒有三分实情,见过隐湖诸女后,他对魏柔和蔺无颜都颇有好感,特别是对身材丰腴的蔺无颜更是讚不绝口--他可是最喜丰腴女子的,不过因为江湖传言隐湖弟子都要丫老终生,他没有多少贪心来打破隐湖的传统,私底下和我口花花了几回也就过去了,随后齐萝的出现,更是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魏蔺则被他抛在脑后了。如今,得知魏柔委身于我,大概是觉得自己尚存希望,遂打起了蔺无颜的主意。   「以前是『鼻凹儿里砂糖水,心窝里苏合油,舔不着空把人拖逗』,如今,嘿嘿......」蒋迟一脸憧憬,又感慨道:「别说,到底是一榜解元,做官看不清局势,这揣摩人情倒是把好手。」   我瞪了他一眼,却一时沉吟不语。   我对蔺无颜的印象并不好,直觉告诉我,她对权势的热衷远比魏柔强烈得多,如此,蒋迟成功的希望要么很大,倘若蔺认为红尘俗世中的权力更有魅力的话;要么就极小,蔺捨不得隐湖掌门的荣耀。   我当然希望是后者,这样,隐湖和蒋迟的关係就不会太亲密,甚至彼此互相戒备亦大有可能,这无疑对我十分有利。然而,我内心深处却隐隐有种期盼,希望蒋迟能够成功,究其原因,却是为了齐萝。   很难说清楚我对齐萝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简单点说,就是恨不相逢未嫁时,偏偏师傅又给我灌输了满脑子的「淫人妻女者,妻女必遭人淫」的思想。如今,或许把她当作自己小妹妹的成分多一些吧!虽然她从来没把我当成哥哥。   我真心希望她幸福,甚至希望她丈夫宫难能对她从一而终,记得当初得知盗了林筠红丸的人并不是宫难的时候,我心里还着实替齐萝高兴了一回。即便我要对付练家,只要她决定和丈夫生死相随,那么我就会含笑成全她,因为这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我知道,江湖上肯定有许多人像我一样喜欢齐萝,就像竹园诸女从来不缺乏倾慕者一样,但胆敢觊觎她的,恐怕少之又少,李思或许是一个,可面对宫难和他背后庞大的势力,他的机会相当渺茫。   然而蒋迟却很有些不同......   在我面前,蒋迟丝毫不掩饰他对齐萝的佔有慾。他说,为了得到她,哪怕是变成魔鬼也在所不惜。我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为了除去宫难,他已经极其明显地流露出了对付练家的强烈愿望,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而使用一些卑鄙的政治手段,齐萝甚至连求死都会变成一种奢望,除非她铁石心肠,能毫不理会自己带给父兄的灾难,否则,她只能屈服于蒋迟的淫威之下了。   这样的结局我自不愿意看到,不过为此和蒋迟反目,则毫无理智可言。我喜欢齐萝,但她不是我的女人,竹园乃至京城得意居的女人才是我心中绝不容许别人触犯的逆鳞,为她付出的代价,不能没有限度。   蔺无颜嫁给蒋迟,这样的代价我还能承受得起,因为单单一个魏柔就足以抵销同样嫁出去的蔺无颜对隐湖的影响了,何况还有六娘。而对齐萝来说,蔺无颜不仅可以很大程度上分散蒋迟的注意力,甚至会制止蒋迟对她的不轨之心--这种权力慾极重的女人是不大会喜欢与别人分享丈夫宠爱的,而蒋迟又有惧内的毛病,或许能让齐萝逃过一劫。   「......叫你这一折腾,差点忘了正事儿。」蒋迟啰嗦了半天,见我没有叫魏柔出来相见的意思,乖巧地转了话题,「别情,邵元节中午毫无徵兆地突抵应天,眼下正住在济灵观中,你说,咱们是不是该去拜会一下?」   「当真?!」我大吃一惊,急忙收拾起心事,问道:「不是说要等到咱俩回京之后,他才离京返回龙虎山吗?怎么提前了这么多日子?皇上......皇上的修炼不能没有人护持啊!」心中一阵忧虑,莫非是义父失宠,被逐出了京城?   「是啊!这事儿奇怪的很。」蒋迟也是一脸困惑,「我开始还以为这老头失宠了哪,可正巧朝廷的邸报到了,你猜怎么着?皇上封他为......」他说着从袖中摸出张小字条来,照着念了起来,「清微妙济守静修真凝玄衍范志默秉诚致一真人,丫的,十八个字的真人封号,我老岳丈说,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前所未闻,哪里是失宠,分明是宠上了天!」   我闻言顿时喜出望外,真人封号,一字万金,记得当年太祖即皇帝位,授龙虎山正一道的中兴之主张正常「护国阐祖通诚崇道弘德大真人」封号,虽然封号尊崇无比,不过十字而已,十八字的封号的确证明嘉靖对邵元节是恩宠至极。   心中大定,我隐约悟到了其中的关节,只是就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   蒋迟那边续道:「这还不算完,皇上着令邵元节统辖朝天、显灵、灵济三宫,总领道教。嘿嘿,总领道教,就连武当清风那老儿也要听他调遣吧!想想我都眼馋,可既然皇上对他宠信有加,又离不开他,为何放他出京?」   「皇上的心思,岂是我等臣子所能揣摩透的。」我沉吟道:「既然他到了金陵,而眼下你我又是半个地主,无论如何都该去拜一拜这位天师,不过要掩饰一下形迹,这里讨人嫌的家伙可多得很。」   「还说哪!」蒋迟半真半假地瞪了我一眼:「兵马司那边结果如何,你也不告诉我一声,光顾着讨好媳妇!」   「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哪有我媳妇重要!」我边说边朝里屋努了努嘴,「不过事情虽小,其中却颇有奥妙。这样吧!咱俩这就去济灵观,路上我跟你详谈。」   安抚好羞郝无比的魏柔,我和蒋迟便装往济灵观行去。路上,我把案情详细述说一遍,蒋迟听说练子诚有嫌疑,兴致顿时高昂起来。   「江湖上的伎俩我不大明白,不过照我说,唐门能不能在大同酒楼查到董明珠和柯凤儿的下毒证据并不重要,同样的东西唐门也能做出来吧!嘿嘿,这不就妥了,栽赃这把戏,猪都会。」蒋迟的笑脸既嚣张又阴险。   「你丫真是坏得流脓!」我捣了他一拳,「为了齐萝,值得吗?」   「值!怎么不值!」蒋迟小眼圆睁,斩钉截铁地道:「别情,你都试探我三回了,怎么还不知道我的心思!」说着,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狐疑,「你丫别是也看中齐萝了吧!可.....他不是对别人的妻子向来不感兴趣的吗?」   「你别乱猜,我的原则不会因为齐萝而改变......」   「那就好!」蒋迟飞快地插言道:「对齐萝,我是认真的,我从来就没这么认真过!别情,你一定要帮我,帮我得到齐萝,我蒋东山发誓用一生的友谊来回报你。」   我心里顿时一阵苦涩,蒋迟,你是认真的,可代价却是别人家破人亡,上位者的权力真是让人惊心动魄啊!不过,一生的友谊,这样的条件还真是诱人啊!   「东山,我只能说,我会竭尽全力剿灭练家。至于齐萝,还是你自己来摆平吧!我不会掺和的。否则,一旦齐萝知道了真相,恨我入骨,让你杀我,你该如何是好?」   蒋迟顿时张口结舌,显然他还没来得及考虑得到齐萝之后的事情,半晌,他才笑道:「你丫真是狡猾,不过,听你口气,我很有希望喽?」   「那是你的理解。」我道:「眼下不是想想怎么尽快把赵、杨、言三人救出来,他们可都是今后对付练家的骨干。」   蒋迟沉思良久,几番欲言又止,显然也是觉得此事棘手,末了他有些洩气道:「很难,即便眼下找藉口把人放了,也过不了赵鑒那一关,反而送给他攻讦的口实。只能等练家下毒的证据确凿之后,才能替他们脱罪。可按照你的计划,即便弄到证据,眼下也不想打草惊蛇,那么赵清扬他们只好在大狱里蹲上几年了。」   蒋迟一语中的,这的确是此案癥结所在。不过,虽然因故要暂时放练家一马,但死了的赵真一却大可以利用,只是碍于朝廷对邪教的态度以及一字正教的规模,我不敢贸然行事,以防嘉靖的猜忌,只好让蒋迟去当挡箭牌了。(肯德基优惠券 http://www.buyren.net)   「如此,还真是可惜了这三把好手!」我扼腕歎息道:「特别是奇门赵清扬,他精通五行八卦,于两军对战时大有用处。可恨那赵真一不知天高地厚,竟把董明珠当成自己的禁脔了!哼,他那个破教主,别说拿到南京,就是在江湖又算个什么东西!」   蒋迟果然上钩,道:「别情,你可别小看他,有一万信徙,怕是连皇上都要关注他呢!」见我似乎有些迷惑,他解释道:「你官升得太快,有些事情怕是疏忽了,我虽然也没做过几天官,介听家里人说过,朝延防邪都甚于江湖,江湖门派说是以义气相交,说白了却是利益之交,没有多少凝聚力,譬如大江盟,别看它现在声势浩大,一旦朝延宣布要取缔它,它保準是树倒猢狲散,立刻土崩瓦解,邪教则不同,邪教以信仰吸引信徙,凝聚力大大超过江湖门派,像白莲教,朝延花了偌大力气反覆剿讨,它却始终是溃而不灭,今日被剿,明日或许就死灰复燃,试问江湖哪一个门派能做到这一点?   「这话倒也有理。」我假意沉思起来,「这么说,倒是可以利用赵真一的身份做些文章喽?」   「对!英雄所见略同!我这有个主意。」蒋迟眼晴一这,斟酌道:「日前和方先生讲官场逸事,说官员被参,上峰派人複查,複查的结果就很有说道,可以说是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变可以说是查无实据,事出有因,按前面的说法上报,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说查无实据嘛;可按后面的说法上报,祗能等着挨板子了——虽然没查证据,可事出有因,你还是有问题,祗是我没查出来罢了。」   「咱们先来个查无实据,事出有因。」蒋迟一脸坏笑,「先把一字正教打成邪教,他那么多信徙,即使证据不足,皇上也愿意相信,对了,练子诚的姐姐不是入了教吗?正好,日后这也是练家一条罪状。然后,稍稍改一下赵清扬的口供,就说他自己早就对一字正教怀有警惕之心,而赵真一在大同酒楼说了那么多狂妄之语,总能找出一两句容易产生歧义的话吧!比如,他说过,『我说的话就是道理』吧!这就够了,奶奶的,皇上才能说自己的话就是道理呢!他想造反啊!于是,对朝延无限忠诚,对赵真一怀有警惕之心的赵清扬出手了。」   蒋迟嘿嘿笑道:「怎么样,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了吧!谁能查出来赵清扬脑袋里究竟是怎么想的!祗要皇上认定一字正教是邪教,那么赵清扬非但无罪,反而有功!」   「好你个蒋东山,平常里怎么不见你这么聪明,一说对付练家,你就来劲了?」我飞起一脚,暗忖,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呢!蒋迟实在不可小窥。   蒋迟嘿嘿笑了起来,说不知怎的,一想到齐萝,他就才思如涌,天下至妙,当真莫过于情。又说,自从练了洞玄子十三经,他信心大增,不然,还不敢去打齐萝的主意,能有今日勇气,全是拜我所赐。   说着,他指着远处的济灵观,「机会难得,听说邵大真人练制的春药醇和中正最不伤人,别情你能说会道,千万替我讨两付,我要未雨绸缪!」   =============中间好像有缺,连接不太上===================「动儿,其实我此番提前南下,泰半是为了避祸,」夜半时分,我再度秘访济灵观,邵元节的说辞已与傍晚截然不同,「张妃怀孕了。」老人平静地望着我,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异样。   「这是好事。」猜想被证实,我反而坦然了,祗是面对眼前这个几有通天彻地神通的老人,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含糊其辞。   「你呀!真是胆大包天!」老人脸上渐渐浮起一层疲惫之色,「我宁愿听到是月儿那丫头有了身子,那样我可以天天数着日子,到了十个月,我就可以含饴孙了,可现在,我只好断了那条小生命的生机。」他长歎一声:「你让我造孽啊!动儿!」   我立刻明白,老人已经洞悉了其中的奥妙,并且亲手替我除去了隐患,我也知道,他当时的心境绝非如现在这般举重若轻,定然是做了极其激烈的思想斗争,权衡了种种利弊之后,才决定站在了我这一边,想要个孙子传宗接代这个理由并不足以让他甘冒欺君犯上的风险,我和他的义父义子之情更不可能影响他的决断,真正让他拿定主意的怕是张妃怀孕给我俩带来的好处。   不过,他这一出手则促使两人的关係发生了质的转变,终于可以像真正的父子一般互相信任互相依赖了。   「义父,我们需要时间,可嘉靖耐心有限,孩儿只好出此下策,而现在看,成果斐然,眼下他对您老人家不就是宠信有加了吗?」   脑海里不期然浮现出一张宛如捧心西子般惹人怜爱的娇颜,从惊骇欲绝到婉转相就,中间不过一个时辰而已,甚至许多甜言蜜语还没来得及述说,或许知道我能让她怀上龙子就足够让她放纵自己了——娘娘肚子里的孩子,谁敢说不是龙子呢?   对于这个我生平经历的第一个人妻,我竟丝毫没有违背了我做人宗旨的愧疚感和罪恶感。或许,在我心中,嘉靖乃上天之子,又是龙的化身,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他的妻妾自然也就不是人妻;抑或因为嘉靖是唯一一个可以任意摆布我命运的人,让我心生抗拒,于是张卿,这个嘉靖的宠妃,她的身份非但没有缚住我的手脚,反而成为我甘冒奇险的动力。   祗是,四度春风就珠胎暗结,这倒是大大出科我的意料,按照千百年来传承下来的妇科经验和邵元节老辣的眼光,后宫不孕不完全是嘉靖鼓舞责任,皇后和诸妃变非易男之相,这么快就有了喜讯,大概是洞玄子十三经和龙虎大法相得益彰的结果吧!   「动儿,记住义父一句话,你少年得志,切勿张狂,更切勿小看了天下人,要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能看出,三年之内,后宫得子势比登天还难,旁人亦能看得出,就说动儿你,不用多,再历练三个月,眼光就保準比我还要高明。一旦皇上听到什么闲言碎语,拼着折损寿元动用皇家秘法确定血缘,你说张妃能熬得住大刑,替她姦夫保守秘密吗?动儿,过犹不及啊!」   「还是义父虑事周详!」我一脸讨好,又嬉笑道:「姦夫,您老人家就不能换个好听点的称呼?」心道,难怪他要断了张妃肚子里的孩子的生机,而此番离开京城也是要避开张妃流产的日子,如此一来,龙子不保就与他毫无关係了。   「早晚被你害死!」老人哭笑不得地瞪了我一眼,随即又歎息一声,「我已和皇上明言,张妃怀孕实属天意,是上天以此坚皇上修道之心,皇上祗要心诚,终成正道,子嗣自然不绝,但张氏这一胎万难保住,亦是天意,不过,此时留在京城总是不好,烦心事就留给太医院吧!」   「至于你,一俟茶话会事毕,就立刻赶赴京城,别苦着脸,自己惹下的乱子,总要付出点代价,何况届时张妃早就流产了,皇上的火气也早该消了,你祗要别再这么荒唐,保你无事,我是担心,玄王坐镇显灵宫,时日短尚可,久了怕出毛病,他毕竟年幼,而我最快也要过完上元节才能返京。动儿你曾说过,一日不朝,其间容戈,苟离君侧,谗间即入,此番离京,我已深有感情,皇上身边绝不能缺了自己人,特别是他双修一事,更要始终掌握在咱们父子手中。」   「义父您放心,今次是孩儿鲁莽了,下次定加倍小心。」我笑嘻嘻地阻止了老人的申斥,「孩子会等您回京指点孩儿一二之后,再去荒唐,之前,孩儿会还夹着尾巴做人,专心事君。」   虽然要比预计的提前一个月赴京,但事已至此,我祗能认了。而邵元节此时离京对我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上命他总领道教,运用得当的话,既可以极大地牵制武当的力量,又不会暴露我对付练家的真实意图。   「此番孩儿上京,尚留下一件心事,义父你可要帮我。。。。」我开始述说我蓄谋已久的计划。

上一篇:让男人坚持不泄的绝妙招式 下一篇:网咖接力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