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人妻助理

我的人妻助理

时间:2018-01-01 小珠是我的女助理,年龄比我小四、五岁,人长得不错,生过两个小孩,身材虽然不算是标緻,但仍属玲珑有曲线,应该说是很有一股熟女的韵味,尤其那对浑圆美丽的臀部,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她常来我家做客,与我老婆也就熟稔起来,认做姐妹。 这天上班,她老公又刚好带小孩回老家,要隔天才回来,她又胆小,夜间总疑神疑鬼的,无法好好入眠,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让我到她家陪她。 我那傻老婆竟然同意,我也只好顺理成章的送她回家,与小珠为伴啰。 回小珠家后,她换穿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实实。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着她的样子不断暗笑,想一会儿如果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神气什么。 我知道她最近喜欢打麻将,就拿出副麻将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马上歎道可惜人不齐,玩不了,我跟她说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说她不会玩,我便教她玩,不一会她便学会了。 我看时机到了,便假装太闷,说不玩,小珠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 我便要求赌钱,小珠见自己身上有不少钱,又认为我是主管,应该不会想赢她的钱,就先批评当主管的不应该赌钱,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玩不到几圈,小珠已输了了大半钱,女孩子应该都都不大赌钱吧,一赌输了便眼红,小珠更加脸都红了。 这时我刚好来了个电话,朋友邀我出去KTV唱歌,我故意大声和朋友讲电话,让她知道我就要离开她家了。 果然她一见我要走,就着急起来,她知道我,一定不肯把钱还她,于是便急着把钱赢回来,要求加大赌注。 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点,说这样快点,因为我急着赴约,她输起钱来还真天不怕地不怕,没几铺她已经把钱输光了。 她好像还想耍赖,要我把钱还她,我知道机会来了,便说你可以拿首饰和衣服当钱,每样当二千块,她还有点迟疑,我又装着要走,她连忙扑过来拉着我的手,又连声同意。 于是又玩了几铺,小殊已经输光了首饰,把鞋子、丝袜和毛衣都输给我了。 我见她迟疑着要不要赌下去,便说衣服可以当五千块计,她一下子答应了,还怕我反悔,我算準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钱而不要回衣服,她更以为我离开之前一定会把衣服还她,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不过要等我上了她再说。 果然不出所料,小珠一赢就要回钱,一输就脱衣服,没过几铺,钱非但赢得不多,还把连衣裙和束腰输了给我,身上很快就脱得剩下奶罩和底裤了。 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小珠又开始迟疑了,再脱下去自己便光着身子了,一见如此,我决定开始办正事了。 我对她说我拿赢来的三万块钱和所有首饰衣物,赌她的奶罩和内裤,又说服她说输了最多让我看见她的身体,赢了她便可以走人,也许是输红了眼,或者认为我这主管应该不可能侵犯她,她竟然同意了。 不用说,会出千的我怎么可能会输呢?不过小珠却惨了,起初她不肯脱,还企图以女助理的名义要我把东西还她,不过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内裤剥了下来。 一来她不够我大力,二来她又不好意思也不敢与我这主管耍赖皮,于是一丝不挂的她拚命缩成一团,尝试遮掩自己的身体,老是露出阴毛和乳头,她害羞得脸也红了。 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身材,绝对是一个极品。特别是那对奶子和屁股,摸上去肯定弹手。 我看时机到了,便说有一个折衷的办法,一铺定胜负,她赢了便拿回所有东西,输了只要陪我玩一个游戏便行了,花不了多少时间。而东西照样还她,她一听睛又亮了,大概她以为我这主管应该想不出什么危险东西来刁难她,又可无偿拿回她的东西。她马上同意了。 看到她上了钓,我高兴极了,而她也因为可以拿回东西而高兴。 结果当然又是她输啰。不过她也不大担心,只催我快玩游戏,好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在我耳里,就好像叫我快点上了她一样,我自然当仁不让。 我叫她打开双手,上身贴在餐桌上趴着。 这时小珠又死都不肯了,因为一趴下,后面的浪穴就正对着我,这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没料到她输得晕头转向,竟也可以考虑到这点。 我一个劲地问她为什么,她又不好意思开口,只是叫我先还她衣服再玩;到了这地步,她还为了保持一点点的淑女样子,死也不肯趴下。 终于讨价还价之下,我把内裤还她,让她遮一下羞,我看着她把内裤穿上,尻缝若隐若现的样子,心想:不用多久你不是一样要脱下来。你要不肯,就由我来帮你扒下。 她穿上内裤,伏在桌上,也许她自己也意识不到,那姿势和一个等待男人骑她的蕩妇一模一样,我看到这里,几乎要失控了,老二账的飞大,不过我勉力克制住自己,要她数一百下,之后便来找我。当然她不可能数完一百下。 小珠笑了,她本来以为又要干什么令她难为情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没了大半,本来她对我开始有防备,现在我在她心目中又变回了调皮的主管。 她开始数,我也开始躲进房里脱衣服,也许是迫不及待想操她吧,我衣服脱得特快。 小珠没数完三十下我已经脱光衣服,悄悄来到她背后。 小珠还一个劲地在数数,于是我蹲下来慢慢欣赏她的浪穴,可能是刚才和我几下拉扯,她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润,我决定来一次粗暴的。好好给她一个惊喜。 在小珠数到五十下时,我突然一下子把小珠的内裤一下扯到膝盖下来,小珠惊叫一声,想爬起身来,但我飞快地按住她双手,又用脚拨开她的双脚,这时小珠的秘穴已清楚地摆在我面前,等待我的插入。 小珠这时的姿势就像一个折了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摆出那么淫蕩的姿势吧,我把大鸡巴对準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于是她还来不及起身便惨叫一声,我的大鸡巴已经插进了她的浪穴中。 小珠个性相当保守,除了自己老公外,看到其他男人裸露的身体都已异常脸红羞惭,哪里给别人碰过,不禁手足无措。 她一慌张,力气也没了大半,嘴里直叫道:「不要!求求你!!快拔出来!!啊!!!!好痛!!啊…痛死了!快拔出来啊!!啊呀……!!」 她虽然拚命想转过身来,但两只打开的手被我按着,只能拚命摇动屁股,想摆脱我的抽插,她老公的玩意明显小多了,因此她的浪穴还很小,把我的鸡巴包得紧紧的,干起来感觉特好。 她知道我花那么多时间诱她上钩,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她想用我老婆来威胁我,一边哼叫一边说她是我老婆的妹子,我和她做爱是乱伦,要是我老婆非得惩治我不可。 我笑道:「我老婆只要我把她照顾的舒舒服服的就好,而且我老婆不是同意我今晚好好陪着你这小妹吗?要我老婆真知道了,也不会惩治我,最多只会说你这小淫娃引诱我而已。」 她又说强姦是有罪的,我这样做要坐牢,我差点笑得说不出话来,我说:「衣服也是你自己脱的,要是我硬扯下来的,怎会连个扣子都没掉,怎能说是强姦啊,不明摆着你跟我合姦嘛?说强姦,谁信啊?」 小珠有些绝望了,也再说不出话来,因为浪穴给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连连惨叫而已。 到后来她有点认命了,只是象徵性摇着屁股,嚎哭也变成抽泣,我看她的浪越来越湿,淫水都顺着脚流到地上,我知道她生理上忍不住想要了,就轻轻的在殊耳边厮摩,低语着好爱她,早就想插她了,把小珠弄的更想要,不自觉的扭动蛮腰。 我把她转过身来,又把她的脚叉开擡起来,面对面地抽插。 小珠半推半就虽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闭着眼睛抽泣。 我抓着她的奶子,一面有节奏地抽插,到后来小珠的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小浪货,不是说不要吗?怎又配合得那么好?看看你那骚穴,淫水都流地上了!」 小珠脸更红了,眼睛也闭得更紧,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 我有意要她张开眼睛,而且她不开口浪叫也让我有气,于是我把早就準备好的春药抹在她的穴上,把鸡巴拔了出来,等着看好戏。 小珠虽然是被我霸王硬上弓,但也由于震惊、生气、害怕慢慢转为舒服享受,一下子小穴中没了我的鸡巴,好像整个人被抽空了一般,她奇怪地张开眼睛,却一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浪穴。 看到自己淫蕩的样子,她不禁惊叫一声,忙合上腿,直起身来坐在桌上,双手又捧着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那春药开始生效了,小珠也不知道,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 可能小珠平常没试过手淫吧,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嘴里也开始「嗯嗯」地呻吟起来。 小珠的神智开始给性慾佔据了,她嘴里越叫越大声,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么大声,简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把小珠放到床上,决心让她来一次真正的「叫床」。 小珠早已全身无力,我先把小珠的手从浪穴上拿开,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脚,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小珠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淫水也更加氾滥。 我看是时候了,就问她:「要不要?嗯?」 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小声说:「要!」 我假装听不到,说:「什么?没听到。要什么?」 她完全投降了,闭着眼睛小声又说:「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 我乐极了,又逗她说:「说大声点,你是不是小淫娃?」 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现在她再不顾什么淑女的仪态了,连声呜咽着说:「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 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现在怎又要了?小淫娃,还敢跟我老婆告状吗?」 小珠终于把最后一点尊严也放下了,大声哭求道:「好哥哥……好…老公……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小珠难受死了…」 至此我终于完全达到了佔有的目的,我决定大干一场了。我把小珠的屁股擡起来,将大鸡巴对準她的浪穴,小珠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可能是饥渴过度,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码了。 我笑道:「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淫娃,没白学了舞蹈啊,腿张得那么开,别人可没那本事。」 小珠脸红了一红没讲话。 我不再客气,鸡巴应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里,小珠大叫一声,手舞足蹈起来,只是之后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我又有气了,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来,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小珠痛得大叫起来。 没多久,小珠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拚命乱颤,叫声也惊天动地,好在她家那里是独立式别墅,隔音又好,否则别人準以为在杀母狗。 没插多几下,小珠摆了几下屁股,丢了,只是几次下来,她的阴精已没有之前那么多了。小殊转个身,整个人都软了,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 我却还十分苦恼,只好慢抽慢插,让小珠慢慢的转醒,小珠一醒,我乾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 小珠情慾又来了,她又开始浪叫:「唔……唔……啊……好……啊……啊…啊…啊…」 没抽多几十下,小珠又丢了,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我却还要继续抽插。 此时小珠有气无力地哀求道:「我不行了,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你插别人吧……呼…呼……」 也许是累了,她的叫声没那么多变化了,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摆动,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靠在我胸前时我人都酥了,于是我更加兴奋,抽插也更加卖力。 小珠此时竭力的呻吟着:「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射快出来……射到里头……呜……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丢了呀……呜……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啊……啊啊啊啊……」 我的鸡巴一阵酥麻,中于忍不住把浓浓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给了我最美丽的小珠。 从此以后,不说各位应该明白,美丽的小珠我的助理,当然也成了我的地下情人,永远陪伴我这最忠厚老实的主管快乐过活。

上一篇:我终于打开了她的美腿 下一篇:无拘束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