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竟然会被自己的学生强姦

竟然会被自己的学生强姦

时间:2018-01-01 浴室里迷濛的雾气重重,李玉玫充满智性美艳的面容,在层层白色的水气中,有偌云端仙子般的令人着迷。雪白细緻、丰满动人的女体,在温暖宜人的热水里,舒适的浸泡着。 「哗啦!」突然间,美丽的女教师将手中冒着温水的涟蓬头,移向自己脸上,任由激射的水柱沖刷着她的脸,左右不断摇摆的头,像是要努力忘记这不幸的遭遇,又或是想掩饰早己流出的泪水。 将近三坪大的浴室中,在门边上还摆着一台洗衣□。此刻洗衣□上正摆着一套白相间的运动服,当女教师的眼光落在那套运动服上时,平时秋水般明亮的眼睛,己露出茫然的神色。 「该怎么办呢?」 「要不要告诉校方或者是报警呢?」 「事情如果传了出去!以后怎么有脸做人呢?」 「………………。!」 李老师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但仍然是不知如何是好!今后要如何面对林丰呢?………。 当年轻美貌的女教师由沙发上醒来时,林丰早己不知去向。 赤裸的胴体和修长的大腿,吻痕般般,己被撕破的白色短衫和粉红窄裙,被丢在倾倒的椅子旁,由下体传来的剌痛感觉,正是处女贞操被夺的良证。 望着被拉扯得变型的胸罩,女教师难过得眼泪直流。 「竟然会被自己的学生强姦!」 不甘被辱的情绪,强烈的冲击女教师的心。在大学时,由于念的是工科,本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再加上艳绝人寰的面容,出色的气质及魔鬼般的身裁,早己是男同学们公认的校花。虽然在当时曾有过几个所谓的「男朋友」,但由于自己一心想出国拿学位,便渐渐的疏远了,而在柏克□时,又因课业的压力和害羞胆小的个性,以致于平白错过许多机会。想不到才回国任教不到半年,便在暴力下失身给自己的学生,真是情何以堪。 哭了一会儿后,情绪遂渐平静的李□玫,发现沙发上有套蓝白相间的运动服,望着地上残破的窄裙,女教师无奈的摇着头。 「这……。是他放的吗?……。」 在收拾自己残破衣物的同时,李老师发现自己被蹂躏的小花园,秽物己被清除时,没来由的一阵脸红,想到「他」擦拭自己时的眼光和方才激烈的交欢,异样的感觉不知不觉的由内心升起。 突然间!女教师打了个寒颤,为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感到害怕。心慌意乱下,女教师急忙拿起自己的皮包、衣物,夺门而出。 遂渐变冷的水温,把李玉玫由沉思中拉回现实。 「唉!………。」 不知如何是好的李□玫,由浴缸中起来,镜中的女体曲线玲珑肤色红润、身裁凹凸有致。 女教师将长髮盘了起来,在身上围起一条大浴巾后,步出浴室。 「哇!…美人出浴,果然不同凡响……」房中传出林丰狡狯的声音。 刚走进寝室的女教师,被突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望着半躺在床上的林丰,女教师脑中一片空白。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林丰摇了摇拿在手上的钥匙,然后贼嘻嘻的盯着美人教师围着浴巾的胸脯微笑着。 「你…。你对我做出这样的事!……。你……。你还有脸来见我!……。」 被林丰瞧得脸红心跳的李玉玫,无力的虚张声势着! 「我对你作出什么事呢?…」林丰故作轻浮的笑问着! 「你!……你!………哇!……。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看着气得满脸通红又说不出话来的女教师,林丰涌起无比的快意。刚沐浴后的雪白肌肤,显得光滑红润,白嫩修长的□腿毫无遮掩的横陈面前,浴巾下诱人的身段,衬托着迷人的深深乳沟,令年青的血脉亢奋。 林丰突然由床上站起,走向如此春色撩人的女教师。 「求求你!……。不要过来!………求……不要过来!……。」 李玉玫一边闪躲,一边无力的哀求着! 被林丰逼向墙角的女教师,整个背脊贴靠在墙壁上,年轻的野兽用身体紧靠着女人的胴体,使她无法动弹。 盘起的长髮,使得粉嫩的脖子更加修美动人。林丰的手隔着浴巾,抚摸着形状完美、弹力十足的乳房,另一只手由白嫩的大腿摸向臀部,享受着细滑肌肤的绝妙触感。 男人强行索吻的动作,使得女教师频频闪避而左右摇头,盘起的长髮因此散乱,动作中浴巾渐渐鬆驰落下,林丰趁机用嘴轻咬鲜红的乳头,在坚挺的乳峰上使尽水磨功夫,挑逗着女体的情慾! 「啊!……………不要!………」 在林丰中指伸进腔内时,女教师发出仿若失陷心情的悲呜。花园中的肉芽,被学生的手指触弄着,随着时间的增长,身体渐渐热起来,花园里淫水四溢。 「嘿!嘿!…。我的小淫妇,底下全溼了哟!」 看着想摇头否认的李老师,林丰伸手拉下自己裤裆的拉练,抓出婴儿手臂般挺起的男根后,将女教师修长的右腿高高抬起,粗热的男根紧抵着洞口,用屁股快速的旋磨着! 李玉玫全身如遭电击般的瘫靠在墙壁上,随着林丰上下的旋弄着,左脚像芭蕾舞孃般的□起脚尖,情慾的波澜再次的淹没着无助的女教师,当男人的舌尖轻黏过红得发烫的耳垂时,女教师嘴里发出自己也不相信的淫声浪语! 「啊!…。啊!………。我要……快!……我要!……。」 「怎么样!…老师啊!我磨得你很爽吧!」林丰的眼光紧盯着李玉玫湿润的眼睛。 被看得心虚的女教师,羞红的低下头去,轻声呢喃着:「你!……。快结束吧!……求求你!……快点结束吧!…………啊!…」 像是被追赶到崖边的雌兽,做着垂死的挣扎,想保留着最后尊严的女教师,说出言不由衷的话语,却又像是暗示男人加快侵犯的动作。 林丰看着李玉玫淫蕩的表情,内心兴奋莫名,他知道这个全校师生惊为天人的美艳教师,此刻正在他的挑弄下,遂渐的剥下神圣的外衣,显露着淫蕩的面孔,他知道!只要再加把劲!这个女人将再也离不开他了。 林丰用手将李玉玫修长的玉腿,再次紧紧的圈在腰间,早己湿透的洞口,被粗热的男根轻易的侵入,蜜唇紧紧夹着男人的阳具,令林丰亢奋不己,加大征伐的动作! 「啊!……啊!…林丰……我…我要你……啊!…妙…妙极了!……。」 女教师双手紧紧的抱住林丰的脖子,主动的亲吻着林丰的脸,跟着阳具进出的抽插,努力的配合着,晃动激烈的胴体,见不到被强姦者的哀凄。 「啊!……。啊!………」美人教师的春闺中,充满着淫靡的浪叫声! 当夜,在林丰的癡缠下,在床上、在浴室里、在客厅中、初识情慾滋味的美丽女教师,被小她八岁的学生,送上性爱的高峰。在三次的高潮后,李玉玫软瘫在年轻情夫的怀中睡去。 刺眼的阳光,透过客厅的铝门窗射入。客厅中,娇艳的女教师正斜倚在沙发旁,默默睁眼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林丰。凌乱的客厅、赤裸的胴体使人联想到昨夜厅中激情交合的男女,李玉玫己记不起来自己是如何被眼前的男孩,抱到客厅中交合。看着林丰白净的脸,李玉玫心中相当的矛盾,她怨他不该强佔自己的贞操,但另一方面却也难忘昨夜欲仙欲死的滋味。 突然间!沙发上熟睡的林丰,正喃喃的说着话,李玉玫吓了一跳,以为这命中的魔星醒了,急忙害羞的闭上眼睛。 过了一阵子后,林丰仍断断续续的梦呓着!李玉玫好奇的争开双眼,倾听着林丰到底在说些什么,原本白净的脸,露出痛苦的神色。 「…为…不要!……。俪容…。不要走!………。」 「不要走!……俪容……别离开我!……求……。」 「他不是好人!………。你…你跟他会没命的……呜!…呜!………」 泪水由林丰紧闭的眼中流出,看着睡梦中啜泣的面容,李玉玫实在很难将平日 轻浮狡狯的林丰,与此刻的他连在一起。 原本是令她头痛不巳的命里魔星,此刻却像无助婴孩般的在面前哭泣,李玉玫怜惜的伸出手来,拭去林丰面庞上的泪珠。 「他!究竟有什么心事呢?」 女教师眼光柔和的看着林丰,似乎忘了这个「他」曾是强姦自己的恶人。 睁开双眼的林丰,用着乞怜的目光,望着为他拭泪的绝世容颜,两人目光相对时,李玉玫奇怪着自己似乎很难再恨着眼前的人。 两人静默的相对片刻,宁静的客厅似乎格外明亮。 「俪容是谁?你好像很在意她?」女教师轻声的问着。 林丰神色温柔的呆看着李玉玫一会儿后,捡起地上的裤子,由自己的皮夹中抽出一张泛黄的照片。 「她就是姜俪容!」 李玉玫看着照片上的人,是个妍妍巧笑的明眸少女。神态与自己确有八分相似,讶然望着像片中女孩,李□玫将脸转向林丰。 「她十六岁时,家境不好,为了要赚更多的钱,便在舞厅中半工半读!」 林丰呆呆的坐在李玉玫身旁,神色凄然的回想着往日。 「我认识她时,她己经大学毕业了!正被一个黑道的角头老大包着,三年前,我十七岁时,在家里附近的语文补习班学日文时,她就坐在我旁边。」 「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来就和我同样住在一栋大楼里,由于彼此住得很近,又同在一家补习班学习,我便时常到她家里聊天做功课。那年,她二十四岁!」 「那天我到她那里时,才到门口,便听到她房里有个男人在大声咒骂着!我当时吓得不敢进去,只好站在门口听着。」 「………………………」 「你她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个下贱的妓女罢了!」 「老子要你陪谁上床!你她妈的!…就给我张开腿等着!」 「明天老子再来时,你再吱吱歪歪,看我怎么料理你!」 「………………………」 「看到从房里走出来一个横眉竖眼、理着平头的男人时,我觉得自己的脚好像钉在地上似的,不听使唤!跟在他后面的三、四个保镳,恶狠狠的瞄着我时,我觉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身冷汗!」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探头到俪容姐房里,见她正在哭泣着,脸□被打红肿。心乱如麻的我,正不知如何安慰她时,俪容姐却像是对着多年老友诉苦般的,将她多年来的苦楚,一股恼儿的全告诉了我,看着眼前的泪人儿,我的心如刀割!」 「原本将俪容看成大姐姐的我。从那天后,便常常在夜里梦见她,有时是她妍然巧笑的面容,有时是她悲泣无助的哀诉,更时常被她的男人从梦中惊醒!」 「由于常到俪容姐家走动,和她的男人也渐渐熟识了,有时他心情好时,也会和我说笑几句,或许我在他心中,只不过是个小萝蔔头罢了,所以他并不介意我常去找俪容姐聊天。」 「有一天中午吃饱饭后,我便跑到俪容姐家串门子,大门没有锁,我便直接开门进去了。才走到饭厅中,便听到厨房、吧台间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好像是俪容姐的声音,我好奇的探头张望,那知一看之下,竟然傻眼了,没见过风流阵仗的我,呆立当埸!」 摆在眼前的景像,对林丰而言,实在是难以想像的震撼。 俪容姐和她的男人,正在吧台上亲热。林丰觉得现在的俪容姐,多了些平时没有的淫蕩气质,化上浓垸的脸,使她看起来更加妩媚成熟,鲜红欲滴的嘴唇,微微颤动的发出令人销魂的声音。她的男人正站在她的背后,亲吻俪容姐的粉颈,一手抱着细腰抚摸着她平滑的小腹,另一只手,在那对坚挺白嫩的乳峰上挑弄着。俪容姐似乎感到很舒服似的,半皱眉头、媚眼如丝,满脸沉醉的神色。 「嗯!………不要啦!……好养………嗯!……啊!………」 男人的舌尖正轻巧的在俪容姐的耳垂上呵养着。俪容姐坐在吧台上,将修长的大腿斜放在吧台旁的转椅上,黑色的网格丝袜将原本白皙修长的玉腿,衬托的更妖艳,林丰恨不得能过去抓住俪容姐诱人的小腿,好好的把玩一番。 刺青的手在俪容姐光滑的肌肤上抚摸着,让林丰觉得很讨厌。形状完美、丰满洁白的双乳,毫无瑕疵,款式新颖诱人的黑色胸罩,仅在乳头处有个小布片。她的男人正用手指将它移开,然后在俪容姐晶莹的乳头上亵玩着,当每次手指划过勃起的乳头时,俪容姐红润的嘴总是会发出令人慾火沸腾的呻吟。 「啊!……不行了!………哎呀!………啊!………」 「真是她妈的骚货!……。小淫妇……□成这样!连吧台上都有你的淫水!」 「贱人!你自己看看!」 男人的手从俪容姐的胯下伸出,湿润的手在俪容姐美丽的脸上轻拍着。 「操!…滥货!……转过来趴着!」男人用下命令的口气说着。 林丰见到俪容姐温顺的转身,将整个人跪趴在吧台上,好像一只母狗般的,高高翘起迷人的屁股。由林丰躲藏的地方,刚好可以看见俪容姐整个曲线优美的臀部。细嫩雪白的肉丘、黑色的网格丝袜和T型三角裤,林丰被眼前淫靡妖艳的美色,弄得慾火沸腾,忍不住伸手按在下体上,轻轻抚弄着挺立的阳具。 男人转身从身后的木架上,拿下一瓶葡萄酒,将它倒在俪容姐的背上和屁股上。鲜红的酒由光滑的肌肤流下,红白互映好不迷人。 「嘿!嘿!……老子就是喜欢这样子喝酒!」 男人露出淫笑的说着!然后在俪容姐的屁股上又亲又咬的玩弄着! 「啊!………啊!……你咬得人家好舒服啊!……嗯!………啊!……」 眼看着俪容姐被她的男人弄得浪叫连连,林丰的心里却相当的不是味儿! 男人的情慾更加亢奋了,举起手上的酒瓶,喝了两、三口后,将剩下的酒全倒在俪容姐的身上,便低头黏了起来! 「啊!……不行了!………快!………。我要!………。啊!……」 「你要什么?……。嘿!嘿!……。先让老子我爽再说!………。」 男人的手抓住俪容姐黑亮的长髮,把她的头按到自己的腰间,从内裤中抓出阴茎送到俪容姐红润的嘴唇上,要她品萧。 「嗯!……嗯!…………啊!…………」 「啪!……啪!……。啪!……」兴奋的男人,一边扭动自己的屁股,一边用手掌大力的打着俪容姐的臀部! 「啪!……。啪!………啪!……」 殷红的掌印出现在雪白的肉丘上,俪容姐腰肢猛摆,使得那对坚挺的乳房左右晃动着!突然她的男人淫叫连连的将她推开,用手扯掉她的内裤后,像狗般的由背后抽入,用力的□着! 「啊!……快点!………。再用力!………。啊!……啊!……」 「我要!……你!……。用…力……。用力□我吧!……嗯!…」 「啊!……。不…。不可以!………我还要!……不!…………」 林丰看她的男人,趴在俪容姐身上耸动几十下后,便将屁股用力的抵住俪容姐,颤抖着射出精来。 男人喘息着靠在俪容姐的背上,林丰看见俪容姐脸上露出欲求的神色。只见她紧并着两腿颤动的扭着腰,似在忍受着慾火的煎熬。 她的男人休息片刻后,起身踢了她的屁股一脚,大声的咒骂着:「操!…骚浪货!你还在扭个什么劲!……」 男人不理会一旁的俪容姐,自顾自的走进浴室去。 俪容姐慢慢的坐起身来,独自怔怔的流泪! 林丰想过去安慰独自流泪的俪容姐,但因为时□不对,实在不敢造次!只得恙恙然的站在一旁难过,心如刀剜,默默的望着俪容姐。 此时的俪容姐忽然转过头来,来不及避开的林丰,恰好与她正眼相对! 「啊!…………」 俪容姐的脸上现出惊讶的表情,而林丰更是惊恐得六神无主,吓得拔腿就跑,匆匆的夺门而出..

上一篇:走夜路的女孩 下一篇:骚年不知虚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