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三国之乱

风月大陆 第十章 三国之乱

时间:2017-12-31 法斯特历五四0年七月,随着大陆各国陆续参战,两大阵营对决的局势日渐明朗起来。   法斯特、英西、鲁甸和云阳王为一个阵营,除却法斯特四面反击各国的侵略之外,其余各国则分别从腹背向武安、亚素和帕里发动进攻。而武安、亚素、帕里和楚越一个阵营,不但继续在推进鲸吞法斯特的步伐,他们国内也各自暗潮涌动,出现了一些令人警惕的苗头。   英西帝国分兵向武安和亚素腹背发动进攻,一段时日以来可谓所向披靡,无力后援的武安和亚素只能强征国内新兵来补充军力,然而,刚刚强征而来的新兵如何能够跟训练有素的英西正规军作战呢?何况此番率兵出征的英西主帅,是有着大陆西陆战神之称的韩信谦将军,在他好似艺术作品般的指挥之下,如今已经分别攻取了武安三个州郡、亚素四个边界城池的战绩,锐猛之势不可阻挡。   而鲁甸大军如今已是攻取帕里三分之一的领土,三路大军齐头并进,锋芒直指帕里的都城,大有亡国灭种的气势。   在此态势之下,三国国内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思潮。大部分是对出境作战的批评和不满,因为如今的态势已不再是国家政府所能隐瞒得了的。民众看到的只是由于自己国家的出兵入侵,现在召来对方的报复,眼看就有可能亡国,他们便只能将一通气愤发洩在政府身上。   三国当中,表现最为激烈的,当属帕里了,因为广大的帕里民众最明确地感受到鲁甸大军的威胁,那些沦陷区的民众最为清楚沦陷区的苦楚,而那些还未沦陷地区的民众怎能安心。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之下,加之又有有心人从中宣扬,民众便将所有这一切的根源全都归咎于政府,一些地方甚至都传出了揭竿而起的言论。   如果说对于鲁甸大举进攻帕里,帕里政府还有名正言顺的藉口来发动广大民众抗击侵略,那么当凤舞军团和红骑军团将侵入法斯特地界的帕里大军赶出法斯特领土,并打着自卫反击的旗号越过帕里国境作战时,他们在民众面前便真的无言以对了。   想当初是你帕里侵略法斯特在先,如今人家进行自卫反击,你还有何话说!但是对于广大帕里民众而言,不但面临东边鲁甸愈发强烈的进攻,如今南边也遭受法斯特大军的反击,那种由惊恐转变而来对政府的不满便达到了高峰。   七月五日,帕里北方某重镇竟然政变,向外宣称要脱离帕里的统治,自行独立,并且派出使臣向鲁甸和法斯特通报这一情况,祈求建立外交关係。   当然,法斯特和鲁甸见此情景,倒也乐得答应。先不说将来如何处理他们的问题,单是由此给帕里国内本就紧张的局势造成的影响,对这两个国家就非常可观了。为了配合将这出难得的戏演好,法斯特同鲁甸都很有默契地向大陆高调宣布,不仅要同帕里北方某重镇建立外交关係,并且还要施以援助,以提高他们在大陆上的知名度和合法性!   这样一来,帕里政府可谓打碎了牙往肚里咽,虽然对外发布了严正抗议,不承认该镇的独立,然而面对法斯特和鲁甸两国的大军进攻,却抽调不出一兵一卒来镇压这股势力。   正是见到政府飘摇欲坠的政权,一时间帕里国内纷纷冒出起义义军。有割据某地宣布独立的,有打着推翻无能政府收复国土的,也有乾脆向法斯特和鲁甸大军献媚投诚的,总之,一时之间,帕里国内千疮百孔,统治了帕里几百年的皇族政权眼见就要易主,全国上下可谓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趁此良机,凤舞军团石旭光和红骑军团庆计二人大举向帕里腹地推进。   然而,他们与鲁甸大军攻取领地之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每攻取一地,採取的都是严格的军队纪律,不但不打扰当地未出逃的民众,而且还发给他们后勤物资,以促进尽快恢复生产。对于缴械投降者和俘虏,只要没有明确的政治立场,全部採取自由去留的政策。因此,法斯特军所到之地,虽然还透着战争的残败,然而却是人无怨言,甚至还得到了不少民众的暗中称讚,无形中便获得了当地人民的信任。   而鲁甸大军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他们每攻取城池,往往採取的都是宽鬆治军政策。换句话说,就是只要不是屠城般抢夺财物等事情都在主将的默许之下。因此,儘管他们攻取了帕里三分之一的土地,但是鲁甸大军攻佔区民众对于他们的印象,却跟法斯特军攻佔区的民众有着天壤之别。   这也正是叶天光及留守艾司尼亚的内阁美女们一直强调的,要想获取天下,得不到民心是万万不可能达成的。   自从叶天龙登上法斯特帝位,产生了问鼎天下的决心,她们对于军队的管理尤为严格。   一支军队代表的是其交治理念,如果在这些事情上都无法取信于民的话,那么广大民众还有何理由选择这样一位君主为自己谋福利呢?   是的,作为一支军队,对待敌人一定不可手软。战争自有战争的法则,但是一定要记住战争的目的是什么,为了什么而战争如果一个志在天下的人连这一点都搞不清楚,他是不可能成就霸业的。自古以来的经验教训已经将这一点阐释的异常清楚,然而却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对此不屑或者说是不加以重视,等到将来失败了,很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败在何处。   而三国之中,混乱最轻微的,则属亚素了。这与他们整个国家由兽人组成不无关係,他们有着普通人类社会所没有的社会关係,可以说,在他们看来,儘管武安和帕里看似跟他们是统一战线入侵法斯特,然而在他们兽人的心目中,人类全部都是他们的敌人。如果说他们有什么最亲密的忠实伙伴的话,那就是生活在魔界的魔族了。   因此,儘管亚素在同法斯特的战争中不利,但是国内却很少有因此而发出反对狮子王列特的声音。倒是有一些其他兽族等待机会,想借会斯特之手逐渐削弱狮族的势力,好让他们有冒头的机会,狼族和豹族便是其中的两派。   熊族虽然凶悍,但是却缺少智慧和野心,他们算是被狮子王列特完全收服了。包括前次天风之战和此次出兵入侵法斯特,亚素大军均是由狮族和熊族组成的,豹族和狼族则留守大本营,以应变可能出现的危机。本以为无事可做的他们,在留守大本营时间不长便遇到了英西出兵犯境的事件,于是他们两族便正好派去补了那道漏洞。至目前为止,他们还在同英西大军的对峙当中,国内可谓兵穷民稀,要想出现大的动荡不太可能。   然而,就在这看似平静的表象下面,一场暗涌的危机正在悄然展开。只是目前忙于争霸天下的强人们都未曾意识到,等到那一天突然到来的时侯,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而在三国混乱当中,最为複杂的,却是武安。   目前控制武安整个政局的人物,便是那个曾经到过法斯特的七公主唐娟。此人野心极大,一切的经营都只为了她有朝一日能够君临天下,登上风月大陆霸权的最巅峰。面对国内当前极不稳定的局势,她却依然显示出一副举重若轻的态势,好似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事实上,发动法斯特的战争是她一手促成的,如今武安大军深陷同法斯特战争的泥潭当中难以自拨,又遭逢英西帝国背后攻击,可是放眼国内,却再拿不出一兵一卒对抗英西帝国的进攻,对于武安今日陷入此种困境,她在武安老一辈大臣当中是广受批评的。   然而,正因为她的不择手段,大臣都不敢议论此话题。纵然有再多的不满,他们也不过是在内心当中愤慨罢了。谁能保证,她听到某人说她坏话,某人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可是,正所谓攸攸众口,唐娟就是再厉害,她也不可能封上全国民众的嘴。因此,对于政府及她这个实际掌权人的议论,在民间尤为热烈。此间,不但依然有不知疲倦的有心人加以煽动,就连一些不满的大臣也加入到这场煽动当中。或许在他们看来,能够借助民众的舆论压力使得唐娟放权的话,或许武安还有得救。毕竟帕里目前的状况已经摆在世人面前,如若再不採取措施,那么武安几平就是下一个帕里。   然而,不光这些问题困扰武安,更加具有威胁的是在武安已经深入人心的信仰力量。神族这么多年通过风之神殿在武安的经营,其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人们的想像。他们在此次混乱当中到底扮演着何种角色,倒是值得武安上下深思的一个问题。   或许神族正在等待一个即将到来的机会,一个彻底改变武安命运,甚至整个大陆命运的机会。他们已经筹划了千年,如今大陆纷争再起,那是他们最乐意见到的景象。   这夜,在武安国都普瓦沙皇宫之中,一个看似冰清玉洁的高贵女子出现在了武安王的寝宫外面。   「谁?」一声惊异中透着恐惧的男人声音从内传出,显得是那样屏弱。   「我的王,是我呀!」女子发出魅惑的声音,听着都让人酥骨。   说着,她逕自登上玉阶,进入到武安王的内室。   当女人的面容完全暴露在武安王面前时,他做出的表情简直就是虔诚的信徒看到神女一般。   他凌乱着头髮,斜倚在锦榻之上,瘦弱的身躯哪里有半点王者的霸气。病恹恹的神态更是让人联想起大饑荒时期的人们,眼窝深陷、面黄肌瘦,好个窝囊的武安王!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武安王片刻惊骇过后,警觉地望着眼前的女人。   「咯咯,我的王,您管我是谁,又从哪里来,您只要知道,我此番前来是帮助我王您解决困难的就行了。」女子咯咯娇笑一声,极尽媚态地对武安王说道,那口气虽然温软,但当中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坚毅,让人难以抗拒。   「你能帮我什么?我有什么需要你解决的困难?」武安王有气无力地说着,眼睛却不敢再看好似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女子。   「呵呵,没有困难,我王您为何独守深宫,变成这副模样呢?」女子毫不忌讳她所面对的是一国之君,言语中流露的儘是对这个可怜男人的激将和戏谑。或许,她所要达到的目的便是要通过此举来完成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再不说明,我可要叫人了。」武安王果然是软弱无能,单凭这句话就看出他心虚,哪一个自信满满充满底气的君王会是这等腔调。   「你难道还想继续这样活下去吗冬干争觉得这样水远活在一个女人的摆弄之下,有尊严吗?你是武安王,还是你的妹妹?如果你无心这个国家,为何不将王位交给她?既然守着这个位置,你看你都有什么作为?武安有多少人口,你清楚吗?民众生活如何,你又知道吗……」女子突然目光一凛,一步步逼向武安王,连番问出一长串问题。   武安王听着女子刺耳问题,看着她那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就好似小鸡见到老鹰一般向榻后缩去,胆怯的程度就好似一个病入膏育的将死之人。   「你回答我呀!」女子美目怒绽,喝问道。   半晌,武安王才吞吞吐吐地道出一句,「我……我……她是我的亲妹妹!」   「那就名正言顺将王位传给她!」女子怒喝一声,眼中满是失望的神情。   「可是,可是祖宗规矩,没有女子登上王位的惯例,那样会叫全国人民笑话的。」武安王好似稍稍舒缓了一下情绪,总算勉强说完整了一句话,也算比较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你以为这样民众就不会笑话吗?你走出这个宫殿出去听听,难道这深宫高墙真的挡住了你身为男人和君王的魄力吗?」女子依旧是那种质问的口气,她的脸此时几乎已经贴近到武安王脸上了,一双炯炯的眼睛透着慑人的光芒。   「那我能怎么办?她将国家事务处理的很好嘛,大臣们也都服她。」武安王似乎有些鬆动,即使是再窝囊的男人,心中又怎么可能没有雄性的抱负呢?方才女子的一番激将,看来的确令他产生动摇了。   「你想不想真正获得王权,为武安民众造福?」女子一改质问的口气,柔声道。   「我……」武安王退疑了一声,突然看见女子凌厉的眼神,马上道:「愿意是愿意,可是怎样才能真正获得王权呢?她现在把持着整个朝政,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达成的。」   「我的王,只要您下定决心,具体的事情交给我们去办便可以了。」女子再次露出魅惑的笑容,柔声细语地说道。   「那你们想要怎样做呢?」武安王嗫嚅道。   「政治斗争是残酷的,只要我王您下定决心,我们会帮助您做您不忍心做的事情。目前摆在王您面前的最大敌人不是别人,正是您的亲妹妹七公主殿下,只要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有谁能够威胁到您的王权呢?」女子甜甜地笑着,轻描淡写地将一个狙杀计划轻鬆地说出,可见其平日在杀人的事情上是多么随意。   「你们要杀掉她?可是,她现在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这未免有些残忍吧?」武安王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又有些优柔寡断起来。   「孩子?不过是一个魔种,留他在这个世界上,只能给人们带来灾难而已,还不如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免得将来成了气侯贻害人间!」女子说这话的时候银牙咬得咯咯作响,看来她对这个所谓的魔种憎恶之极。   「那就这样吧,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武安王终于鬆了口,转而问女子。   「呵呵,我是什么人不重要,等到不久的将来您真正登上武安王位的时侯,就自然知道我是谁,清楚我们帮您的目的是什么了。现在,我的王,您还是好好调理自己的身体,为将来君临天下做好準备吧!」女子掩面娇笑一声,轻轻拍了拍武安王的肩膀,别有深意地说道,眼神中却有一种探邃的难以察觉的光芒在涌动,那当中充满了杀气!   「好吧,我不问了,一切就照你们的意思去做吧!」武安王始终无法获悉来人是何身份,只有作罢。从这一点来看,他同时还缺少执着,这样一个坐在王位的傀儡,除了些许可怜之外,也确有可恨之处。   「好,我的王,您就好生等待我们的好消息吧,小女告退了。」女子见目的已经达成,便也不再久留,优雅地轻摇躬身,转而踩着碎步出了武安王的寝宫。   「哎……」武安王脸上掠过一丝孤寂的凄凉,手扬起一半,便又沉沉地垂了下去。   月色正浓,清冷的寝宫之中牙传来声沉闷的歎息。谁能知道,在如此皎洁的月光之下,今夜,又将会有怎样的罪孽上演呢?   -------------   下期预告:   就在大陆各国陷入激烈混战之际,神族却在经营成熟的几个混乱国家暗中策动政变,以达到完全控制这些国家的目的,这当中首当其冲的便是武安和帕里。   与此同时,魔族明目张胆展开了大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暗杀活动。叶天龙自然也是他们锁定的目标之一,更为离谱的是,同样身为魔族的月如也是他们暗杀的对象。英西帝国和鲁甸两国老国王的死,间接使得叶天龙所希望的七王子高奇和太子旦继承了王位,然而新的问题却又接踵而来。   一个让叶天龙打死也没有想到的麻烦袭来,让他在众美女夫人面前吃尽了苦头,然而不知悔改的男人还是不忘将美丽的豹族首领收服帐下。   在美女窝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也让追随自己的每一名将士都获得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   当面临一场艰难的换择,冈流的男人又将做出怎么样的异常举动呢?

上一篇:她的男人在楼上看世界杯,我却在楼下干她媳妇 下一篇:美少妇陪领导出差被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