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八章 豪乳迎春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八章 豪乳迎春

时间:2017-12-29 当我和玉凤来到隔壁房间的时候,发现里面热闹异常。外面寒意料峭,屋内却是春意盎然,里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到了叶锋家老屋以后,君红和月琴都换回了车上的装束,这也是这两位时髦靓丽的我的漂亮马子在今年龙腾和繁花迎春晚会上当主持人时的娇艳扮相。   美艳君红打扮得恰如冬天里的一把火,上身是大红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掐腰棉袄,做工精细富含中式风情,面料为仿真丝印花软缎,手感光滑柔软,穿着舒适高贵典雅,而且衣服的领口、袖口等各边都镶有兔毛,暖和透气经典时尚,加上葫芦扣滚边掐腰,漂亮潇洒、雍容富贵并极具气质。下面则是条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配上浅灰色的长筒天鹅绒丝袜和酒红色中统细高跟靴子,俏脸含情搭配上丰乳翘臀,娇媚万千殊色迷人。   而她身边的月琴今天也是同款打扮,只不过是全身雪白,白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掐腰棉袄,上面印有艳丽的粉色牡丹,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一步裙,清纯中透射出艳丽粉俏,配上肉色长筒天鹅绒丝袜和白色小羊皮中统细高跟靴子,也是美艳不可方物。   细细赏玩下来,红靴子君红如艳丽牡丹热情似火,白靴子月琴打扮清纯但透出几丝妖艳,说实话,当初我在迎春舞台上看到如此妖娆动人活色生香的两大美女主持的时候,从头到脚,风流往下流,从脚到头,风流往上走,鸡巴一下就硬了起来,想着哪天开个连床会乾脆把这两个艳蹄子弄一块儿,一胯子给骑了,好好享享艳福呢。   春节前叶锋接到老妈的电话,再三叮咛让她回家过节,这个长着一对豪乳的小美人儿毕竟是家里的娇娇女,出来打工小半年老妈就想得厉害。   我成天在江陵憋得久了,实在有些憋闷,本想出来转转,在叶锋再三纠缠下,我终于答应了陪她回晴川老家过年。不过我这人可能也是属纪晓岚那一宗的吧,每夜无女不欢,身边缺了漂亮女人侍寝就睡不好觉,好在身边一众美艳尤物随时供我点杀洩慾任我摆布。   除了我和叶锋,艳蹄子君红和骚蹄子月琴,加上娇美小蜜玉凤来开车,我最后点了三大美女同行,并计划在晴川住的这两天的晚上,除了叶锋以外,也让红靴子君红、白靴子月琴、黑高跟玉凤这三大靓马子轮流陪我上床操练。   叶锋看到这样的安排,几乎吓坏了。是啊,自己和男朋友春节回家,偶尔带上一个女朋友女同事还可以说得过去,要把三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一起带回家,自己老妈非抓狂不可。但胳膊扭不过大腿,外表火辣性感内心却非常温驯的她最终默默接受了这个结果。   今天是我这个毛脚女婿初次上门,想想自己近乎渺茫未知的将来,而且叶锋家老屋如此偏僻加上山路陡峭,我知道自己今生很难再来这里了。   和玉凤一起站在门外的小走廊上,我抽了一支烟,欣赏起山庄夜色,漫无边际的远山绵延,竹林在山风中哗哗作响,拔地参天的古木红豆杉,还有那小桥流水,凌崖飞泻的瀑布,都使我原本愁丝万斛的心霎时清爽了许多。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选日不如撞日,既然叶锋姐姐买来双喜,我更相信这是天意,便趁热打铁将今晚这个年三十的夜晚当成我和叶锋的喜庆日子,好好热闹热闹。   于是我安排玉凤这个娇美的都市女郎给叶锋当伴娘,君红这个美艳识趣的专业女演员给我客串伴郎,又指使着月琴这个性格泼辣大方的俊俏骚妮子、龙腾迎春晚会的女主持之一出任喜娘,负责今天的场面应酬和调度。   喜娘并非随随便便找个女的来就行,一是其模样要长得泼辣妖艳;二是其口齿须清晰伶俐;三是要熟知当地的习俗;四是善于察言观色,对别人提出的问题能对答如流,这里随机应变显得非常重要。   今天这个非正式场合,我想让月琴来历练一下。   喜娘其实绝对是个累心的活儿,什么场合说什么话,见不同的人又是不同的话。飞龙厂的大厂花美腿皇后辜月琴,不开口的时候冷艳之尤是绝佳的炮架子,但一张嘴就成了辜大炮,不过跟我在江湖上操练了这么些日子,慢慢练就了一身本领,言谈举止细腻得体多了,加上粉脸上几颗俏麻,嘴角斜上方一颗大大的勾魂美人痣,光这张脸蛋儿就俏得一塌糊涂,小骚样儿撩拨得男人直起性。还真没什么好说的,这喜娘非她莫属了。   我们推门进去,美艳君红和妖艳月琴正折腾着给端坐在梳妆台前的叶锋叶大妹子化新娘妆,我笑着打趣说,「辜月琴你当了喜娘还长进了呢,会给人化妆了!」妖艳的月琴笑嘻嘻地看着我,大言不惭地自吹自擂起来,「白秋你还别看不起人,月琴今天要当个多面手,本喜娘兼做司仪,还要为新娘化新娘妆呢!」   我望着正在让月琴和君红化妆的叶锋这个豪乳美人儿,心头不禁兴起一阵幸福的感觉,从食堂惊艳开始,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在我深谋远虑后居高临下的俯冲式攻击下,几乎没费太多的周折,就赢得了这个丰满俏妮子的芳心。   妆扮已进入尾声,不一会儿叶锋这个漂亮新娘子站起来在我面前转了两圈,她高挑曼妙的动人倩影,配上脸上那甜蜜优雅的笑容,吸引住我的眼光、也霎时震撼了我的心灵。眼前这个明眸皓齿、风姿绰约、窈窕健美的迷人尤物,这个寻寻觅觅、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终于成为我白秋的女人。   是啊,只要看见眼前叶锋这付风姿绰约、满脸幸福的準新娘模样,便觉得走再远的山路,有再多的花费都是值得的。这时叶锋站直了身子,娇羞地抬起俏脸朝我看来,笑着问我:「白秋哥,你看人家今天美不美?」   高挑曼妙的倩影,加上沉鱼落雁的绝美娇靥以及灿烂的笑容,看了简直叫我心醉,尤其是她那白皙丰满的酥胸,更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动。因此她一问,我便由衷地讚美说:「叶锋我的好妹妹,哇!你今天这模样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而这时一旁妖艳的喜娘月琴插嘴说:「我看不仅是仙女下凡,还可以说是美人鱼上岸啦!」   深山出俊鸟,飞涧有沉鱼,不管我们说仙女下凡也好,美人鱼上岸也好,叶锋都是心花怒放、笑逐颜开地拉着我的手撒娇说:「来,君红姐,给我们拍一张,白秋哥,我要你搂着人家照!」   随着闪光灯亮起,几家欢喜几家愁,和光彩照人神采飞扬幸福依偎在我怀里的新娘子叶锋比起来,亭亭玉立侍立在旁的娇美小蜜玉凤,平日里妩媚的脸蛋儿却顿时黯淡了下去……。   漫步走下楼梯,便见花瓶里插着几枝芬芳四溢的梅花,桌上摆着苹果脐橙,叶锋的姐姐姐夫把桌椅擦得纤尘不染,叶锋妈杀鸡宰鸭蒸糕做饼早弄出了一大桌子菜,她老爸则乐呵呵地把家酿的香喷喷的桂花酒整瓮端出来,把上好的铁观音茶叶拿出来招待我们,大家脸上堆满笑容,用最大的热情来招待我这个出手大方的尊贵毛脚女婿。   「爸妈,姐姐姐夫,你们辛苦了!」我热情地和大家打着招呼,大家都边忙着手里的活计边高兴地给我打招呼。   「哦,白秋,休息好了吗?」叶锋的老爸递过一枝白沙烟,我连忙接在手里并掏出zippo防风火机给岳父老泰山点着。「睡好啦,刚才爬山是有些累,不过我们年轻人,睡一觉就全恢复了。」虽然嘴里说着大话,腰眼子却有些发酸,我知道最近雨露遍施,昨晚就没休息好,加上刚在娇美玉凤的身上又打了一炮,身子骨是有些吃不消了,想想自己没有这些漂亮女人陪着不行,多了又何尝不是个麻烦事儿啊!   「叶锋呢?这小妮子也怪不懂事的,还不快下来。」旁边叶锋妈一边抱怨一边抬头看着楼梯,「待会儿就下来,公司的同事们正张罗着给她妆扮起来,先把我赶下来了,说对我都要保密呢!」我笑着解释道。   叶锋妈高兴地看着我笑笑,「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看久了连带着把我这久经沙场的老将都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看看上面还没有动静,叶锋妈将我请到一旁,低声和我唠起嗑来。谈到我和叶锋之间的感情,不经意之间,她不紧不慢地试探起我来,「白秋啊,电视台演的那出」秦香莲「不知你看过没有?那穷困落魄的陈世美,一考上状元,被皇帝老儿招为驸马,就忘本变质,为着自己的荣华富贵,连自己的结髮妻子秦香莲、亲生孩儿都要派人杀掉。」听她这么说,我的心里咯登一下,来者不善啊。   「说实话白秋,我听说现在城里的男人呀,地位一变就花心,而城里的女妖精一抓一大把,这些女人成天白日里睡觉晚上出来活动,看见好男人主动勾引送肉上门没什么做不出来的。」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看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她反而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白秋,不是我对你不放心,和我们家叶锋比起来,你在公司里有头有脸,高工资,高地位,相貌又不差,怎么看都是百里挑一的,追你的都市美女肯定是浩浩蕩蕩的。我们乡下人,心眼儿实在,我感觉我们家叶锋配不上你,说深点儿,你不会是和我家叶锋逗着玩儿吧?」   我见叶锋妈的话绵里藏针刀刀见血,心里暗道凶险,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满脸真诚地对她说,「妈,你别想那么多,我也不想解释什么。反正我就是喜欢叶锋,她也喜欢我,我觉得这是上天安排的缘分,我们今生怎么都不会分开的,而且我会用一生来珍惜它、爱护它的!」   是啊,我和叶锋之间虽然地位悬殊但彼此真心相爱,虽然没有结婚证这张小纸片的保护,但我想自己今后是绝不会亏待这位倾心爱自己的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豪乳少女的。   叶锋妈见我满脸真诚信誓旦旦地表着忠心,虽然心里多少有些放不下,但还是歎了口气,「好吧,白秋,我认了你这女婿,只是千万别负了我们家叶锋,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跟了你她就是你的人了。叶锋心眼儿实在是个好姑娘,模样身材都是这村子里最好的,比她姐还俊几分呢,前些年好多小伙子来追她,有些一直追到家里来呢!」   我不停点头表示赞同,心里却想就凭你女儿俏丽的脸蛋儿和窈窕健美的身材,加上胸前高耸耸,肉颤颤,粉嫩嫩,娇滴滴的两大坨雪白美肉儿,哪个男人不想摸不想上不想骑啊,好在老子眼疾手快将这豪乳尤物收入囊中才可随时尽兴把玩淫弄不已。   叶锋对我是百依百顺,一颗心都贴在我身上了,但叶锋妈却满腹疑团。其实叶锋妈在听说女儿和我好上以后,就有许多风言风语传来,弄得她心里有些忐忑。而这次我陪叶锋回家过年,看我出手大方气度不凡本是好事,但再一抬眼,又看见身后跟了一大串,美艳君红、万人迷月琴、再加上年轻娇美的小蜜玉凤,三个狐狸精般大美人儿春节不回家,却低声下气陪着我们钻山沟到这个穷乡僻壤来,看看就让她觉得心里有鬼。   说真的,在她家中是母系社会,叶锋妈精明强干,撑大旗掌帅印的是她。两个老夫妻恩恩爱爱,有时拌些嘴,其实就像古话说的「打是亲,骂是爱。」她对老头绝对放心,但对我就拿不準了,毕竟是城市里的公司老总,有财有势,娶叶锋这么一位农家姑娘,门不当户不对的。唉……,叶锋妈还真不敢往下想了。   叶锋妈抬头看见悬挂在客厅迎客松国画下的一本去年的香港年历,那一张张都是性感十足的港台女星玉照,有影星、有歌星、有大明星,背景不是名山秀水就是别墅豪车。画里的女明星一个个娇艳如花,有的手托香腮秋波含媚;有的酥胸半露搔首弄姿;有的轻歌曼舞翩若惊鸿。这些光彩照人的港台名姝,在叶锋妈的眼中,却成了盘丝洞里的女妖怪,无底洞中的老鼠精,要与自己的爱女叶锋争夺夫婿似的。   她越看越恼火,竟然起身三下两下把这本印刷精美的挂历撕成碎片,又觉得不解恨,把这些头断肢裂的美女像揉成团,风风火火扔进堂屋火堆里烧了,见她这样,我心里直可怜那些千娇百媚的美女,惨遭灭顶之灾,顷刻间灰飞烟灭,实在是冤哉枉也。   就在我噤若寒蝉、场面有些尴尬的时候,新娘叶锋已经在伴娘玉凤的搀扶下从楼上下来了,她这一出现不但阻断了我的思索、也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睛,而我更是霎时便忘却了心里那份隐忧。   因为此刻的叶锋实在出落得太美了!她身上一件鹅黄色的单挂式晚礼服,由右肩斜披而下,不但将她的左肩和半片酥胸完全裸露在外,那柔软爽滑的布料更将她傲人的双峰突显得益加浑圆坚挺,就连那对动人的小奶头都若隐若现的浮凸着,而自纤细的腰身以下,则是一泻到底、直达足踝才由流苏收束下来的裙裾。   叶锋这辈子可能是大姑娘坐花轿~~头次穿晚礼服,但可以说这件晚礼服和她却是绝配,真可谓为她而生。叶锋穿着这件裸半胸、露全背、开高衩的晚礼服缓步走下楼梯台时,她那伟岸而震荡的双峰叫人看得口乾舌燥、目炫神迷,加上她每走一步,那从衩口下裸露出来的修长肉丝玉腿,不仅白皙嫩细得让人要流口水,就连她美丽的小腿肚下面那像牙色的三吋高跟鞋,看起来都显得无比性感诱人。   而这时描眉画目油头粉面的叶锋将一头秀髮盘成髮髻,在下了楼梯以后,忽然千娇百媚地侧首向着我问道:「白秋哥,你看我这身漂不漂亮?」   眼珠子早就快爆出来的我,这时装模作样地说:「嗯……感觉很不错,不过……,大冬天的,穿这身太冷,别冻着了,你还是赶快加件衣服吧。」   这时,跟在后面的喜娘月琴手里捧了件韩版时尚单排扣红色大翻领束腰风衣,伴郎君红也拿了条精美雅致的鹅黄色的纱巾走下楼来,两女笑着对我说,「白秋,先让你开开眼,看看你的新娘子有多漂亮,像不像天上仙女下凡,世上模特走台步?」我笑了起来,心想仙女哪里长得出这么对勾魂豪乳,模特又哪有这么殷切应承温柔贴心呢,不过口里还是连声应承着,「漂亮!实在是漂亮!比仙女还漂亮,比模特还专业呢!」   毕竟春寒料峭,身着鹅黄色的单挂式晚礼服,脚踩像牙色三吋高跟鞋的叶锋最终还是在秀美的脖颈上扎上鹅黄色丝巾,又披上漂亮的大红色束腰风衣,这热情感性的颜色,伴随着她迷人的笑靥在我的身边绽放开来。   虽然叶锋妈有些迷惑迟疑,但没有谁提结婚证的事情,经济上的困苦限制了人们的想法,时代的发展也让人更多接受了多元化思维。在我没有提及的情况下,在大红包的收买下,没有谁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叶锋心甘情愿作我没有名分的新娘,而在三名绝色佳丽虎视眈眈随时可供替补的前提下,叶锋的家人更想着将这朵山野间怒放的娇花送上我的婚床,让生米煮成熟饭,甚至用一个小孩子来拴住我的大花心呢。   不过,这些都是肚皮里的官司,外人是决然看不出来的。   旁边有月琴君红和玉凤几朵娇花陪着,一身红艳的新娘子叶锋和我依偎着并列入席,丰盛的团年夜宴就此开始,这,其实也是我们小两口的迎春喜宴……。   任何解释其实都是多余,在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中,在推杯换盏的热闹喧嚣中,在大家无比真诚的祝福声中,看着打扮入时时髦靓丽的叶锋依偎在我身边,幸福春光全然蕩漾在脸上,活脱脱的一个幸福小媳妇,怎么看我们都是一对新婚甜蜜的小夫妇。   连有些狐疑的叶锋妈看到这里,都不再怀疑我们之间的感情和热度,何况当妈的哪个又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好呢,能攀上高枝享受清福,连带着自己也沾光,何乐不为呢?   吃完饭已经快八点了,夜晚的堂屋里春意盎然,我们围坐在火炉旁,继续喝酒、唱歌、聊天,好不惬意。叶锋的老爸率先登场献艺助兴,用二胡奏起刘天华谱写的《空山鸟语》,我们大家如置身于空山幽谷,听百鸟啁啾,幽篁絮语,无不悠然神醉。一曲终了,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接着,美丽的舞孃君红也主动请缨,让他拉一曲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替自己伴奏。上身大红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掐腰棉袄,下面一条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配上浅灰色的长筒天鹅绒丝袜和酒红色中统细高跟靴子,俏脸含情搭配上丰乳翘臀,娇媚万千殊色迷人的君红踩着高跟鞋儿在我们面前翩翩起舞。   美妙的舞姿配上优雅的琴声,把听众带入了泉水微泛涟漪、一轮皎月倒映水面,仙女下凡随微波蕩漾舞蹈的如诗如画的境界,舞毕曲终之后,全场先是一片静寂,少顷,又是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然后,妖艳的喜娘月琴也呆不住了,让叶锋的老爸拉起耳熟能详的阳关三叠、梁祝、浏阳河、彩云追月、敖包相会、春江花月夜等等,她和玉凤簇拥着今晚的主角新娘子叶锋,就在狭小的堂屋里摆起POSE、扭起腰肢、摆动屁股走起台步,为我们表演起了时装表演。   服饰作为一种特殊的传媒语言,是衣装者文化修养外在的表达。摇曳变幻的光线、兴高采烈的气氛、加上忽而轻快忽而舒缓的音乐,这支非专业的时装走秀表演队,各施技艺展现风采,三女在舞台上洋溢着青春、奔放的气息。色彩的交织,零星的饰物点缀,悠然的飘舞诠释飞扬的自由精神,而服饰上或精緻奢华,或随意无序,给台下的我们以自由自在,而又有些无所适从的浪漫情调。   三位女生风情万种,妩媚娇俏,让人不禁为之动情,为之倾倒。   妖艳的喜娘月琴今晚全身雪白,白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收腰棉袄,上面印有艳丽的粉色牡丹,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清纯中透射出艳丽粉俏,配上肉色长筒天鹅绒丝袜和白色小羊皮中统细高跟靴子,站在台上端是美艳不可方物。   娇美的伴娘玉凤上身一条马海毛面料的紫色蔓露卡一字领蝙蝠风情包臀毛衫裙,贴身的衣物承托出娇美小蜜饱满的胸部和深深的沟壑,腰间扎一条妖娆的大花黑色皮带,一双深棕色天鹅绒性感裤袜包裹着两条修长玉腿,下面一双性感妩媚的黑色尖头细高跟船鞋,颇具白领丽人的诱人风采。   叶锋虽然看过电视上的时装表演,但这个淳朴的山妹子却从没有走过猫步。月琴笑着在她身边发号施令,「叶锋妹子,我帮你看着,你走前面吧。」叶锋羞红了脸,忐忑不安地自问着,「我?」但这时台上台下都看着她。   叶锋羞红了脸,在大家的催促下,她慢慢解开大红色风衣,挺直了秀美的身子,亭亭玉立在众人面前。   说真心话,今晚的主角新娘子叶锋实在出落得太美了!身上一件鹅黄色的单挂式晚礼服,由右肩斜披而下,不但将她的左肩和半片酥胸完全裸露在外,那柔软的布料更将她傲人的双峰突显得益加浑圆坚挺,就连那对动人的小奶头都若隐若现的浮凸着,而自纤细的腰身以下,则是一泻到底、直达足踝才由流苏收束下来的裙裾。   她如同高贵的公主身着这条金色性感高开衩长裙,静候王子的到来。长裙晚礼服将奢华与性感、精緻与高雅、简洁与含蓄都结合得无可挑剔,相当专业。   骚蹄子月琴坏笑着推了她一把,「叶锋妹子,像平常那样走,不用紧张。」于是新娘子叶锋挺胸收腹,踩着性感像牙色高跟鞋,丰腴雪白的肉体含羞走在山村农家的春晚舞台上。   由于堂屋这个舞台过于狭小,月琴和玉凤成一字型跟在后面,缓缓走着猫步,「叶锋,昂头……把胸挺起,随身体甩起来,胸脯要一晃一晃的……,」喜娘月琴低声提醒前面的女主角新娘子叶锋,「动作有些僵硬了,屁股和腰肢都要扭动。」   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声,清脆的高跟鞋声缓缓迴荡,激动的新娘子叶锋脸更红了,但她竭力像平常那样迈动脚步,一步一步地,逐渐找回了自信。   叶锋身材高挑,体型极美,穿着这件裸半胸、露全背、开高衩的晚礼服缓步走动时,柔软的腰身和浑圆的雪臀一扭一扭。她那两只丰满挺翘的美乳,在胸前有节奏地上下抖动,晃出一圈圈雪白的光泽,叫人看得口乾舌燥、目炫神迷,加上她屁股又圆又翘,每走一步,那从衩口下裸露出来的修长肉丝玉腿,不仅白皙嫩细得让人要流口水,就连她美丽的小腿肚下面那像牙色的三吋高跟鞋,看起来都显得无比性感诱人。   三位时尚美女和着音乐节奏,迈着舒缓的步子在狭小的舞台上扭动腰肢走着台步,将大家心中存蓄已久的激情和想像点燃,激动的我忍不住发出口哨尖叫,为她们专业、精彩的表演欢呼。   虽然从姿色上,叶锋赶不上专业女舞蹈演员出身的君红,从模特的舞台经验上,她赶不上长久担纲业务模特的月琴,从知性气质上,她赶不上娇美的小蜜玉凤,但从身材上从气度上,新娘子叶锋无疑是今晚舞台的主角,这四位美艳尤物中的皇后!   最后,将一头秀髮盘成髮髻的时尚女郎叶锋,深情款款地迈着猫步走到舞台的尽头、我们这些观众的面前,千娇百媚地侧首向我,表演完美精緻,比在床上更为美艳诱人。   从无比的期待和渴望中找到了自己的恋人,她脸上露出腼腆之色,但幸福的笑意已蕩漾开来。突然,她解下脖颈处繫着的高雅鹅黄色丝巾,如天女散花一样轻轻捲成一团抛给我,烟视媚行眼波流动间妾意绵绵,让我遐思连连中几乎魂飞魄散,身着艳丽晚礼服的时尚女郎叶锋的这个举动将我们之间浓烈的爱情昇华并定格在这个浪漫的瞬间……。   堂屋里爆发出欢悦的笑声,「这四个丫头中,还是我们家叶锋最好,几天没见最漂亮也更出息了。」叶锋爸揶揄着对她老妈说:「我说你是无事自寻烦恼,你看是不是?头髮长就是见识短!」叶锋妈见今晚叶锋艳绝人寰的时装表演和我们小两口之间的深情演绎,不好意思地说:「老泥鳅,反正说来说去都是你佔上方!你别打击一大片,这满屋子就你们男的和叶锋姐妹是短髮,其余几个细妹子还不是长头髮,这几姐妹又是副总又是经理又是秘书啥的,哪个不比你强上百倍。」   「得意啥啊,再怎么厉害最后还不都被我女婿管,听我女婿的,让干啥就干啥呢!」叶锋爸呵呵大笑,又一本正经地说:「在我女婿面前,可不许失口叫我老泥鳅,记住哦!不能让我没面子哦!」叶锋妈笑道:「记住了,不会拆你台的,老泥鳅!」全屋人纵声大笑,欢声笑语中驱散了疲惫,笑声迴响在春夜静谧的村落上空,消逝在竹荫浓密的绿丛之中……。   趁着叶锋姐姐姐夫表演唱山歌的时候,我拉着新娘子叶锋悄悄溜上了二楼,关上木门站在闺房小走廊上,听着楼下的欢声笑语,看着对面静谧的山林随夜风起伏。   外披大红色束腰风衣,内穿裸半胸、露全背、开高衩的鹅黄色晚礼服,脚上一双性感迷人的像牙色带斜袢的三吋细杯跟高跟鞋,「君红姐送的这套晚礼服,月琴姐帮我选的高跟鞋,白秋哥,人家穿这身你喜欢吗?」时尚美女叶锋依偎在我的怀里娇声呢喃着,「喜欢,咱家锋丫头穿什么都好看,尤其是这身,喜欢到你哥的心尖尖上去了!」我搂着她深情倾诉着心中爱意。   时尚美女新娘子叶锋双手反抓在我肘臂上,忽地转身抱住我说:「吻我,白秋哥,我要你深深地吻我。」叶锋仰首期待我的响应,她那眼帘半掩、吐气如兰的绝美容颜在我面前清楚呈现,双手紧紧地环抱着我的身体,而她那像希腊女神般挺直而娟秀的琼鼻,几乎就要碰到我的下唇了,霎时间,我心头那份甜蜜和狂喜,差点使我忘了要如何去反应。一瞬间,我将叶锋拥入怀里,同时低头吻住了她微张的双唇。   或许是微寒的雾气让叶锋的双唇变得有些冰凉,当我俩四唇相接时,她那柔软而冷凝的香唇,立即像一股电流般地触击到我的心灵,在我还来不及细细体会的那一剎那间,她温润滑腻的舌尖已轻呧着我的牙齿,当我正想要含住它吸吮时,它却又刁钻而迅速地伸入我的嘴里去探索与搅拌,我没让那灵活的舌尖轻易溜走,就在我与叶锋的两片舌头短兵相接的第一时间,一股热流霎时贯穿我的全身,浑身立刻滚烫起来,我将叶锋的娇躯搂得更紧。   丰厚而充满弹性的双峰密实地贴在我的胸前,那悸动的心房和热切的鼻息我都能深刻地感应到,我让叶锋的舌尖引导着我的灵魂,无论她怎么在我的口腔里翻山倒海,我都紧紧顺应着她,丝毫也不敢遗漏与她互呧互吻,有时是两舌交绕在一起缠绵、有时是两舌互相刮刷舔舐,在轻津暗渡或彼此吸吮与咬噬舌尖的时刻里,在这场无言的告白中,我倾听到了叶锋发自内心的爱意柔情。   热吻、拥抱、爱抚,时间彷彿已经静止,在我俩闭目凝神地以舌头互诉衷曲之际,我们搂抱在一起贴得紧紧的,似乎想要除去衣物的阻隔合身为一体,本就衣着单薄的叶锋,曲线玲珑的惹火身材在我怀里显得是更加丰满诱人,我一面沿着她的耳轮吻向她的粉颈、一面轻轻地告诉她:「锋儿,你今晚好性感、好迷人。」   叶锋没有回答,她抱住我的后颈,再次吻上了我的嘴唇,这次我一边与她接吻,我解开她的大红色风衣,那件裸半胸、露全背、开高衩、性感贴身的鹅黄色高开衩单挂式晚礼服,顿时显露在我的面前,那柔软的布料更将她傲人的双峰突显得益加浑圆坚挺,就连那对动人的小奶头都若隐若现的浮凸着,我屏气凝神地欣赏着这对激烈起伏的傲岸双峰、以及裸半胸晚礼服下那道深邃而神秘的乳沟,趁着大片浮云过月的时刻,我低头吻向了乳沟的深处,同时我的左手也伸进去覆盖到那高耸的左乳房上,右手则顺着她那柔软的腰肢向下,摸进了那从衩口下裸露出来的修长肉丝玉腿上,那里不仅白皙嫩细得让人要流口水,就连她美丽的小腿肚下面那像牙色的三吋高跟鞋,看起来都显得无比性感诱人,从头到尾摸玩一番更让我欲仙欲死。   时尚美女叶锋为我的雄性气息所迷醉,而我也为怀里新娘叶锋的娇柔婉转而癡狂!当然,最令我彻骨铭心的,还是那对我所玩熟的、炫目耀眼的绝世豪乳!   我用心爱抚和抓捏豪乳尤物那浑圆而硕大乳房时,叶锋发出了轻声的吟哦,而我则一边由乳沟吻往她的右乳房、一边在心里暗自讚歎着造物主的伟大,如果不是神祇的旨意,人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精緻的九三公分的巨大乳峰?   上下翻飞的百忙之际,豪乳美女叶锋胸前的这对尤物仍让我唏嘘不已感慨万千,情不自禁想起了网络上流行甚广的那首《乳赞》!摘录如下,同好共享:乳赞~~叶锋篇美女怀中宠,帅哥掌上花;。   始发于豆蔻,饱成于二八。   动时若玉兔,静观如白鸽;。   白昼宜伏蜇,入夜展光华!   其色若何?隆冬雪染,其质若何?初夏新棉。   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   高耸耸,肉颤颤,粉嫩嫩,娇滴滴,曰咪咪,曰波波,曰双峰,曰花房。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   探手轻揉复醉吻,俯首深含又浅尝。   一如爱侣船入港,恰似鹤髮老还乡。   除去一身寒彻骨,赢来万丈迷迭香。   深含,浅蕩,爱起,情殇。   你心飞舞,我欲激昂!

上一篇:我所认识的小姐们 下一篇:KTV里跟好朋友遭轮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