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天才秘书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天才秘书

时间:2017-12-28 看到叶天龙手提皮鞭,推门进来,星娅好像一点也不奇怪的样子,反而媚笑如花的坐到了床边,只有将丰腴而又坚实的双腿以及紧腻的小腹露在披风外,雪白柔嫩的肌肤有着让人难以移目的感觉。反手将门关上,现在房间里面就剩下叶天龙和星娅两个人了。「叶天龙大人,我一直在等你来。」星娅的媚眼如波,脸上带着一种靡艳的感觉,望着叶天龙缓缓走向自己。「你知道我会来,这是为什么啊?」叶天龙站在星娅的身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那张妖艳媚惑的粉脸。「因为我从大人的身上感觉到了黑暗的气息,我们都是同一类的人。」星娅一边说着,一边缓缓从床边站起来,披风也渐渐分开,露出了坚挺高耸的雪白双峰、平坦光滑的小腹,以及那芳草寥寥的桃源盛境。「错了,你只是一条发情的母狗而已。」说着,叶天龙的眼神一厉,突然伸手一把扯掉了星娅身上的披风,将她推倒在床上。还没有等星娅回过神来,叶天龙手中的皮鞭已经落下了。「啪啪啪啪……」一下子,星娅雪白柔嫩的肌肤上便泛起了道道的红色鞭痕。其中有一鞭更是抽中了饱满坚挺的乳房。敏感幼嫩的乳尖被鞭子击中,那种有如电击的感觉,让星娅忍不住尖叫了一声,身子好像离开水的白鱼,在床上跳动,发出一片眩目的白光。「这只是个开始而已,贱人。」伴随这一句话,皮鞭落到了邪恶女神战士的小腹上。道道赤红色的印痕,更加激发了叶天龙心中的火焰。就在他再次举起手中的鞭子时,星娅的身子突然从床上暴起,一双修长健美的玉腿在空中变成了可怕的武器,剪向了叶天龙的脖子。变生猝然,叶天龙却毫无惧色,他甚至连动也没有动一下,任凭星娅的双腿夹住了自己的脖子。「没有想到,你这个贱人还藏了一手,可惜太自不量力了。」叶天龙一边冷笑着,一边猛的一运气,强大的暗黑之力将星娅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力量尽数摧毁,而且还将她的一双玉腿从自己的脖子处弹开。同时,庞大的暗黑之力急速冲入星娅的体内,这尖利如椎的劲气,让星娅全身变得酸软。现在的邪恶女神战士除了身躯可以轻微的扭动之外,四肢都已失去了动弹的能力,只能软软地垂在床上,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动物。通过和看守的交合,星娅暗中吸收了不少的力量,并用此来化解辛西雅下在自己身上的禁制。但这一次,她又彻底被叶天龙打回原形了。「这是给你一个教训,竟然还想图谋不轨。」鞭子在空中发出了响亮的声音,狠狠的抽在了星娅的雪臀上,已经加上了真力的抽打,留在雪白玉臀上的是一道隆起的血痕。数下之后,原本雪白耀眼的丰臀已经一片血红色,道道高凸的鞭痕,触目惊心。当一鞭子抽在女人粉嫩的肉沟之中时,星娅终于忍不住惨叫了一声,浑身剧烈颤抖起来。这时的邪恶女神战士,因为失去了全身的力量,变得软弱不堪,虽然仅仅是一鞭,却足以让她难以忍受。「给我趴好了。」在叶天龙的喝令之下,星娅就像狗一样趴在床上,高高举起自己的屁股,接着从后面而来的抽打。叶天龙狠狠抽打着泛起血丝的桃源玉溪之处,而且鞭鞭落力,在绵绵不绝的无边剧痛之中,泪流满面的星娅渐渐又感觉到一丝奇异的酸麻。终于,星娅再也无力支援,整个人软倒在床上,口中不住的呻吟着。叶天龙又狠狠的抽了一鞭,这才住手,将鞭子丢在一旁,站在床边冷冷的望着其状无比凄惨的女人。不愧是具有最强大的肉体修复能力,几乎是片刻的功夫,星娅原本被打得鲜血淋漓的双股之间已经恢复原状了。看着丝丝红色的印记,叶天龙的双手猛的握住星娅的两膝,将她双腿往两边尽力拉开,让她的蜜处尽现。两腿根处的雪肤金绒之中,此刻露出了一线紧密线缝,唇色生嫩,略带粉红,让叶天龙的眼睛不由得为之冒火。「你这个贱人,竟敢想来杀我,现在,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叶天龙说着,一手向前探出,单指挑起粉嫩的肉唇,来回滑弄着,另一手伸到自身腰下,解衣开扣,让胯下之物的遮掩尽去。虽然具有最强悍的肉体,但力量被制,而且叶天龙的暗黑之力又是她最为畏惧的魔神之力,星娅抗拒无力,只有任凭叶天龙狎弄。不过,在星娅的内心,还隐隐约约的期待着叶天龙的侵犯,因为她可以趁机吸取叶天龙的力量。「你一定是等得心急如焚吧,连水都流出来了。」叶天龙怪笑着,捏弄星娅私处密唇的手指倏然缩回,接着两指分压紧缝的两侧软唇,手下略一使力,便让星娅那最隐私的密处唇翻穴张,粉光淋淋中,里面的一径通幽,玉露点点。叶天龙的下衫鬆开,露出了一根纍纍粗物,只手轻扶中,如同钝箭般的菇头胀肉向前,抵在了软滑粉嫩的蜜唇之上。不过,叶天龙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先以茎头线眼,在那一线密缝上,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挑弄着。丝丝温痒浸入心中,星娅忍不住腻声呻吟起来。叶天龙顿时无情的嘲弄道:「你果然是一个贱人,连这样也会扭起屁股来。」这样的逗弄持续了好一会儿,叶天龙便将茎头下沉,滑到了唇缝的下方,对準了星娅那秘处桃源的开口凹陷处。「我现在就让你如愿以偿吧!」随着一声厉喝,叶天龙耸腰一顶,压在星娅胯下玉溪口的阳茎,倏然嗤的一声猛滑而入,粗大的菇头在一片滑腻中,硬生生挤开了紧合的唇缝,直入花心。星娅的心中虽然早已有了準备,可是在如此凶狠的攻击之下,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哼。叶天龙的双肩架起了星娅的双腿,双手紧紧抱住她的细腰,一口气发动了急风暴雨般的攻势。只冲刺了数十下的功夫,星娅的眼睛已经半瞇起来,口中的呻吟也变得腻软发颤,粉臀更是上下迎合。看到这样的情形,叶天龙的嘴角流出一丝邪笑。他猛的一下子抽了出来,在星娅半是不捨、半是娇嗔的呻吟之中,猛的转移了目标,将粗大的顶端顶在了星娅那纤细的菊蕾上。「这是干什么……」星娅还没有明白过来,就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从下面传来,让她忍不住仰起头大声哭叫起来。叶天龙将自己整个粗大的长物深深埋进了紧凑密緻的旱道之中,那种紧紧包裹的感觉,有如是无数的小手在用力握住一般,十分的舒服。但是对于星娅来说,可是难以忍受的,她只觉得粉臀之间宛如被一只火棒强刺戳入,好似直戮在她的心窝上头那般,痛得她闷哼不断,连眼泪都忍不住狂涌了出来。「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对吗?」叶天龙发出了一声怪笑,腰部更是连连耸动,粗大的阳茎也开始猛力一抽,在星娅的粉臀之间,将胀得青筋暴起的阳茎急速拉出将近一半,原本森森的茎身已是染上了一层血红,同时因为拉出的动作过急过猛,还在暴翻而出的破皮嫩肉中,带出了一股股渗血,响起噗啦的一声轻响,可以说是抽得星娅的股间红肉猛现,惨不忍睹。这一抽直让星娅在无边的剧痛中,好似连自己的五脏都快被从胯下直接拉出体外那般,这种椎心蚀骨的感觉,使她在痛得闷哼一声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一黑,星娅根本连一口气都尚未缓过来,叶天龙已经是虎腰再挺,沾满血丝的粗大之物,已是又嗤的一声猛贯而入,再一次对準星娅柔嫩紧密的旱道直捣了进去。那劲戳入心的疼痛又让星娅忍不住哀哼了一声,浑身都忍不住轻颤了起来。「真是痛快,我保证你以后永远也不会忘记这种滋味的。」叶天龙怪笑着说道。同时,用一手握着星娅架在自己肩上的双腿,扭腰的动作开始并不很快,但是每次都是直戳猛拉,好像是巨车撞击般,让星娅的浑身发颤动摇,忍不住闷哼连连。而他另外的一只手则是用力抓扭着星娅那盈白细挺的傲人双峰,让这两团硕大丰软的香肉,在自己的大手中不断变幻形状。片刻的功夫,宛如两座莹莹雪山的双峰上,已然布满了青色的指痕,而那胭红的两点高高挺立着,呈现出一种凄然的美感。随着叶天龙的猛进暴出,在这种令人尖叫的剧痛中,星娅终于开始意志渐散。啪啪脆响的撞肉声中,叶天龙腰下的戮拉动作越来越快,星娅的后庭旱道已是在嫩唇红肉翻搅中,渐渐变得鬆弛,好像有点适应了叶天龙那种强猛的吸扯动作。「知道吗?有时候,痛苦和爽快,只在一线之隔……现在你能够体会了吧?」叶天龙一边无情的嘲笑着,一边更加快速的冲刺着。星娅的神志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双眼中更是蒙上了一层迷濛淫艳的味道,口中也在胡乱的喊叫着。终于,星娅在叶天龙一阵有如疾风暴雨般的撞击下、啪啪密集的巨劲戳拉里,神志崩散,全身颤抖着,紧缩了起来。就在星娅的神志即将崩溃之际,原本在她的后庭旱道肆意横行的粗长之物,突然被叶天龙抽了出来,顿时后庭处那一阵奇异的空虚感让星娅忍不住大叫起来。但很快,叶天龙又再度将腰部一送,粗长之物尽根撞进了前面的桃源玉溪,顶端更是直接穿过了敏感娇嫩的花心。星娅顿时尖声大叫,同时感到一阵不由自主、牵心动魄的酥软从骨子里发出来,全身宛似电麻抽髓般地酸了起来。已经神志不清、头昏眼花的星娅,此时完全无暇去探究这种令人骨头都快尽酥的酸软狂洩强烈感受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怎么可能是在后庭旱道之中传过来的。现在星娅的脑海中,只是在尽情去感觉这种尽洩的快感。此刻的她,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种从骨髓里散放出来的酸软,实实在在地让她感受到……在这种情形下,星娅已经失去自主的神志,很自然地想要紧紧抓住这种蚀骨的麻爽快感。她几乎就像是飞蛾扑火那般,倾力地让体内所有的一切尽洩而出,便是就这样死去,她也是心甘情愿的……可以说,此刻在星娅的脑海中,这种迥异以前的绝顶感受,已经深深铭刻在她的身体里面,透过她那昏沉的神智,被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所记忆。经历过这样的感觉之后,她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凄艳而淫靡的味道,就这样在密室里面不住翻腾上升、在房间里面久久迴荡。而从一开始到现在,鲁图先一直都没有按照叶天龙的命令离开,而是守在这间密室的门口,悄悄的侦听着里面的一切动静。他从叶天龙的这一切动作之中,终于确定了自己心中的判断──现在的叶天龙,心中已经充满了魔性。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由于事先周密的安排,倩公主的登基大典按照预定的计划顺利进行。当天的下午,就在倩公主正式登基为皇之前,一队法斯特的士兵护送着一辆华丽的马车,悄然无声的滑进了艾司尼亚无忧宫的大门。凡是在法斯特上层社会有过经历的人都能够一眼认出,这辆华丽马车的车门上所烙的印记,正是法斯特三太子尤那亚殿下的标誌,也就是说,这一辆马车是尤那亚的座车。不过,此刻坐在马车里面的不是尤那亚,而是尤那亚属下参谋部的首席参谋官斯普鲁恩。今年五十六岁的斯普鲁恩,以前是尤那亚的老师之一,在尤那亚执掌军部大权之后,便在尤那亚的身边出任参谋官一职。马车到了无忧宫接见大厅前的台阶下,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此刻随车护送的士兵早已被无忧宫的侍卫挡在了外面。不等车伕拉开车门,一身雪白色法斯特军官礼服的斯普鲁恩便推开车门,身手矫健的下了马车。「斯普鲁恩大人,十分欢迎您的到来。」沉稳有力的话语传来,斯普鲁恩抬起头往上一看,不禁微微一愣。只见一身便装的叶天龙在一身黑色纺绸劲装、腰佩长剑的玉珠陪同下,面带微笑的站在接见大厅的门口。除此之外,接见大厅的门口再没有其他任何一名无忧宫的侍卫。叶天龙亲自出来迎接,这对于素来注重礼节的斯普鲁恩来说,绝对是非常受用和尊重的。不过,当他的视线落到玉珠的身上,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惊惧感。同时,斯普鲁恩也明白了,为什么叶天龙的身边就带着玉珠一个人。那是因为玉珠一个人便足以让任何一个图谋不轨的人为之却步。「叶天龙大人,您好。」斯普鲁恩依照法斯特的礼节,向叶天龙微一躬身行礼之后,举步向台阶走去。同时,他也微笑着向叶天龙说着礼节性的客套话。在大厅里面坐下来,微笑还挂在脸上,叶天龙的语气却已经完全转变了。「斯普鲁恩大人,不知你到此,有何贵干?」「我代表尤那亚殿下,想见倩公主殿下。」斯普鲁恩的话,暗中表明了他的态度──不承认倩公主现在的女皇地位,所以只是以法斯特公主的称号来称呼倩公主。「斯普鲁恩大人,您应该说是倩女皇陛下。」叶天龙的神情十分严肃,向斯普鲁恩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斯普鲁恩不可置否的微笑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了一封打了印记的书信,递给叶天龙,道:「这是尤那亚殿下的亲笔信,请转交给倩公主殿下。」「那么,你就自己交给倩女皇陛下吧!」叶天龙并没有伸手去接的念头,这倒让斯普鲁恩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了。双方正在僵持不下之际,一个侍从匆匆进来,向叶天龙稟报,北方军团的使者到了艾司尼亚,要求见倩女皇。于是,叶天龙将不识相的斯普鲁恩丢在一边,逕自出去迎接北方军团的使者了。北方军团使者带来的礼物,是叶天龙根本没有想到的,居然是法斯特二太子殿下文冶达的首级。原来文冶达战败之后,逃到了北方军团,寻求帮助和保护。等把北方军团的使者安排好之后,叶天龙回头去找斯普鲁恩,却发现他早已经离开了。而尤那亚的亲笔信,也已经交到了倩公主的手中。从倩公主的口中,叶天龙知道了尤那亚亲笔信的内容。尤那亚是以兄妹之情来劝说倩公主不要登基,和自己为敌,而且还提出了要和叶天龙一起攻打和帕里勾结的北方军团。而倩公主听到叶天龙说,北方军团向自己臣服,并以文冶达的首级作为礼物来祝贺自己的登基为皇,也不由得感到意外。「我们不要理会他们的事情。」叶天龙略加思索,便对倩公主说道。「我想听听如姬姐姐的意见,她也许会有什么好的见解。」听了叶天龙的话,倩公主犹豫了一下,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这句话让叶天龙不由得暗暗一愣。虽然月如这段时间,和倩公主走得很近,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倩公主已经这么信任月如了。「为什么要找她?」叶天龙忍不住向倩公主发问道。「因为如姬姐姐一直都在帮助我。」倩公主向叶天龙解释道。直到此刻,叶天龙才知道,原来从无忧宫前倩公主的及时出现开始,月如就在悄悄的指导倩公主。「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去请她过来吧!」叶天龙心中微微一动,突然想起了鲁图先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月如是个很好的人才,千万不要错过了。现在想来,原来鲁图先的话,是另有含义的。月如的建议,坚定了倩公主的决心,使她决定不理会尤那亚的要求,也不理会北方军团的请求,而是採用拖字诀。   ※※※在送月如出来的时候,叶天龙突然向月如提出了请求,希望她能够在自己和倩公主的身边出任一个职务,正式来帮助倩公主和自己。「你真的这么相信我吗?」月如反问叶天龙,在得到了叶天龙的肯定回答之后,她提出了一个非常的要求──如果真的要她出任职务,她就要当倩公主身边的国务秘书。虽然这个职务的地位不高,但是却参与所有政策文书的制定和发布。「没有问题,我答应你。」月如原以为叶天龙会被自己的非分之求吓退的,没有想到,叶天龙却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要知道,在大陆上,还从来没有过一个女人出任国务秘书这个职位。「你真是一个有趣的男人,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只好答应了。」望着叶天龙告辞的背影,月如忍不住微笑起来,她可以想见,明天的人事任命出来之后,一定会再度引起争议的。不过,现在看来,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话,的确是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十一月,倩女皇的诞生,使得原本就十分紧张的法斯特帝国局势,产生了爆炸性的连锁反应,加速了法斯特帝国内战的进程。随着倩女皇登基的消息传遍法斯特全境,有些受到神殿影响的地方势力也投到了叶天龙的旗下,更不用说,叶天龙自己控制的三个州,以及丽蝶所控制的大湖特别政区。原本忙于战斗的尤那亚和赵子义,以及海鹰扬和吉里曼斯,都纷纷临时停战。各方的势力开始了重新的组合调整,现在他们的最大目标都是佔据了法斯特帝国中心艾司尼亚的叶天龙。而对于后世的历史学家来说,这个时候让他们最难以理解的便是──叶天龙为什么会在条件如此不成熟的情况下,突然强行冒出头,成为众矢之的,以致于受到法斯特帝国乃至大陆各国的极大关注?!

上一篇:熟妇女佣 下一篇:发生关係的第一个中年女人